第七十章 何以为人?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杨的方脸膛已经逐渐定型了。

只是这个家伙同样继承了关中汉子手长腿长的优点,即便是跨着腿站立,也高了云昭一头不止。

“今天早上骑马跑了四十里!”

云杨夸耀完毕就把手塞进云昭肚子上的口袋里,从里面摸出两个核桃,用手一捏就碎了。

核桃很干,云杨吃的很干脆。

云昭郁闷的看着云杨,这些核桃是他专门用来补脑子的,他整天想的太多,生怕弄坏了脑子。

像云杨这种人吃什么核桃啊

多吃点肉长点肌肉不好吗

“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你骑马这件事的”

云杨遗憾的看看手里的核桃皮随手丢掉,云昭口袋里就剩下这两核桃了。

“没错,其余的兄弟都开始骑马了,就是不见你,特意来找你一起骑马。”

“我年纪太小了。”

“出溜爷爷说了,从小骑马最好。”

“被马踩死的也多。”

“出溜爷还说骑兵跑得快,战力强,就是费钱,出溜爷说战马不能光吃草,还要饲料,其中十二匹好马最好喂点鸡蛋。”

云昭抽抽鼻子,探手入怀,将最后一锭带着体温的银子递给了云杨。

这样的银子他原本有两锭,被福伯捡到一锭之后还给了母亲,这锭银子就是他全部的家底了。

云杨拿到了银子,也顾不得云昭的心情,就抛着银子道:“我去收鸡蛋了。”

云昭恶狠狠地道:“战马吃我认了,你们要是敢偷吃,我就请家法,还是你爹行刑!”

云杨摸摸鼻子道:“老出溜把战马看的跟祖宗一样,没人能抢战马的口粮。

咱们家还有九匹马怀着崽子,这些银子买来的鸡蛋都不够它们吃的。”

“我娘把我每天吃的,用来长身体的鸡蛋都停了……”

云杨捏捏云昭的肥肚皮疑惑的道:“你不用吧”

云昭悲愤的看着面前高大的玉山道:“我真的很想快些长大。”

傍晚的时候,徐先生从玉山上下来了,今天是给大殿换梁的好日子,他不放心自己去监工了。

因为流民多的缘故,加上云氏放开了山林,修缮玉山书院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冬日里的树木本就水份少,加上徐先生似乎有些急功近利,粗大的松木才被砍伐下来,就被他当做梁柱给架到房顶上去了。

“湿木头做梁柱会弯的。”

“不会,只要木头够粗!”

“春天来了,这样的梁柱会发芽的,您不觉得一根树从梁上垂下来很诡异吗“

“没事,这是雅趣。”

“您干嘛这样着急呢”

“时不我待啊……”

“您这些天都没有给我们授课!”

“你不是琢磨着怎么弄死憾破天吗哪有时间上课,你的兄弟整天黏在马背上,都决心当强盗了,我上课有意义吗”

“怎么没有意义,强盗也需要念书的!尤其是要当一个大强盗的时候,一定要读书!”

徐先生嘿嘿笑道:“云杨以前认为读书很重要,自从当了强盗,他就不喜欢读书了。”

“那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考状元的潜质。”

“你呢”

“我认为读书很重要,不论云杨他们喜不喜欢读书,《礼记》一定要让他们学好,学透!”

“哈!强盗学《礼记》”

“没错,越是强盗越是要明白‘天地宗亲师’是什么!尤其是后面的‘宗亲师’三则!”

“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天地君亲师”才对吧!“

“我不管,到了我云氏,我们就学‘天地宗亲师’!”

“这个‘宗’是你云氏本宗是不是”

“没错!”

“不教,太下作了。”

目送先生远去的背影,云昭多少有些感慨。

前天晚上的时候,云虎走了,昨天早上,云霄,云豹走了,昨天下午时分,云猛,云蛟走了,今天早上的时候,云杨收了好多鸡蛋也走了。

现在,先生也没有多余的说话时间也走了……每个人似乎都非常的匆忙。

似乎他们的时间都很紧迫。

云家庄子高墙前边的人送走一批,马上又会来一批,年轻有力气的被送去了玉山书院工地,没有工钱,却能吃饱……

妇孺们就被送去了云氏霸占的十六条峪口,从现在起,就要开荒了。

玉山这片土地,空气湿冷,土地却不会上冻,即便是有的地方会上冻,也仅仅是薄薄的一层硬土皮,用锄头就能刨开。

开荒的场面惨不忍睹,无数的妇孺老人在冰冷的土地上劳作,壮年人还能站在土地上挖土,老弱就很凄惨了,力气不够有跪在地上开荒的,有的年幼的孩子没有农具……就用手挖……

干活的人有饭吃!!!

为了一口饭吃,所有的人都在拼命!这在云昭眼中几乎成了一个悖论……

人们干活是为了吃饭,吃饭是为了活着,现在,要用命去换一口饭吃,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众生皆苦!”

云昭寻声看去,只见去年春日里那个意气风发的道士拄着一根拐杖站在寒风里,形容枯槁。

“这是佛门的偈语,你一介道士说出来不合适,会让人误会你的身份。”

梁兴扬站在寒风里,潇洒的将一绺随风飘荡的头发捋到脑后,笑眯眯的道:“大半年的时间,小野猪也该长成大野猪了,至于偈语,和尚说得,我这个道士就说不得”

云昭笑道:“小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自诩为野猪精转世,现在却恶名难改,道长莫要笑话我了。”

梁兴扬笑道:“当野猪精有什么不好的,如果可能,我也想化作一头高如山岳的野猪,用自己的蹄子,獠牙,拱嘴弄翻这个世界,然后一屁股坐在皇帝老儿的脸上。”

云昭想了一下道:“延绥路让道长心痛了么”

梁兴扬怪叫一声道:“心痛贫道是走了一遭十八层地狱!”

“很糟”

梁兴扬指指峪口中开荒的饥民,偏过头瞅着天上的太阳道:“你看这些人都觉得心中不忍,在我看来,这些人比起延绥路上的人……宛若身处天国。”

云昭叹口气,听见一声孩童的哭喊,转过身才发现那个孩子从山坡边上的地埂子滚落下来,可能碰到石头了,哭泣两声,又赶紧爬上山坡,继续从开好的荒地里挑石头垒在地埂子上。

梁兴扬以欣赏的目光看完这一幕,对云昭道:“我真的很希望你是一头野猪精,如果你真的有法力,就施展你的神通,让百姓别像延绥路上的人那般苦。

我愿意为你建庙颂功。”

“我母亲请你来,是为我驱邪的。”

“邪灵这个时候可是一个好东西,不能驱赶。”

“为什么啊”

“魔鬼在世的时候,邪灵就不是恶灵!”

“咦你到底在延绥路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末法时代!”

“什么是末法时代”

“人不能称之为人,野兽比人类善良的时候!就是末法时代!”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野兽不吃人,人吃人……”

说罢,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声嘶力竭,笑的涕泪交加。

云福从远处走过来,扛起梁兴扬就走,还对云昭指指脑袋,意思是说这人已经疯了。

“我没疯,我没疯,我真的看见……呜呜……”

云昭目送梁兴扬被云福捂着嘴巴扛走,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再遇见这个道士了。

升仙观跟云氏百十年的交情可能也毁于一旦了。

云昭背靠着一颗李子树坐了下来,摸摸瘪瘪的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才想起来,口袋里的吃食早就散给一群孩子了。

云福过来了,递给云昭一颗鸡蛋,鸡蛋还是热的,云昭默默地剥皮,这一次他没有嫌弃蛋白,将一整颗鸡蛋塞嘴里,努力之后才嚼碎吞咽了下去。

“梁道长已经垮了,自从回来之后,他就不断地告诉别人,人原来是可以吃的!

还说人肉不是酸的,吃起来跟猪羊无异。

接他的人呢,也是一个傻子,什么话都没有问,就把人接回来了。

刚到庄子上,就跑的不见了人影,幸好有人看见他朝峪口来了,怎么,没被一个疯子吓到吧。”

云昭摇摇头道:“我觉得他没有疯,说话的时候很清醒,福伯,人饿极了真的会吃人”

云福皱眉道:“听说过,没见过,战场上喝敌人的血是为了震慑敌人,肉咬下来就吐掉,没人真的吃人。”

云昭指指梁兴扬被送走的方向道:“我觉得他可能真的见过……

我今天来的时候,有人向我兜售他们的儿女,给五十斤糜子就成。

我算了一下,一个孩子至少二十斤肉,换五十斤糜子可能亏了。”

云昭紧紧的抓住云福的手臂又道:“福伯,我们家买下来好不好

全部买下来!

我很需要人手!

我好害怕他们真的变成锅里的一块肉!”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