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做坏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回到家之后,明明困倦的要死,两只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毫无睡意。

他以为自己身为经常去最偏远乡村的公务员,对于贫困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

他见过最破旧的屋子不过是一栋快要倒塌的土坯房,见过最穷困的人也仅仅是无钱治病,见过最惨烈的伦理冲突不过是子女与父母争夺房产。

来到这里之后,他对贫困的认知下限在不断地被刷新。

云氏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村子里的富户而已,或许还是一个恶霸。

这样的家族在后世,是要被严厉管束的。

像他这样肆意胡为,且作恶多端动不动就杀人,还把人丢温泉水里泡着的行为,早就被官府放在病床上,往血管里注射毒药而死了,那里还能以救世主的姿态俯视人间。

原则上,越是穷困的人脱贫就越发的容易……不过,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有强大而有效的国家支持!

扶贫理由越是充分的地方,获得的拨款相对多,同时,改造贫困地方的手段就越是先进!

在大明世界里——云昭除过这身肥肉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很怀念自己背着病孩去领导办公室居住的壮举!

尽管事后因为方法错误问题被领导虐待了两个月,却没有人说他人品的不是,甚至还被同僚们高看一眼。

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一幕,云昭无比的怀念那个曾经被他诟病了一千遍的组织……

“人必须是要吃饱饭的……”这是某一个粮食价格会议上的讲话。

“不能死人!”这是某一次减灾会议上的命令。

此时此刻,那些老生常谈,且经常被云昭拿来画领导猪头画像的会议变得高大,且肃穆!

当然,云昭最怀念的是自己参观过的那些粮库……其中一个粮库因为机械装粮食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粮仓,被散落的粮食埋死了一个工作人员……

那真是秃山一般高大的粮仓啊……

“嘭嘭嘭”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传来。

云昭才坐起来,钱少少已经打开了门。

云福黑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少爷,走吧,去见云豹最后一眼。”

云昭心里咯噔一下,顾不上穿外衣,赤着脚就急匆匆的要往外跑。

却被云福抓住了,按在床上穿好衣裳跟鞋子,这才拖着云昭走了出去。

“云豹腹部中刀,肠子流出来,看样子活不成了。”

云昭闻言心头一震,脚底下打了一个绊子,被云福拖起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昏暗的屋子里,赤裸着的云豹躺在一张床上,鲜血染红了床铺,那个花白胡子的大夫不断地用柳枝水擦拭云豹的身体,他腹部绑着厚厚的绷带,即便如此依旧有血往外渗出。

“带妞儿过来,叫昭哥儿过来,我有话说……”

云豹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中,嘴里却不断地呼喊着闺女跟云昭的名字。

云昭来到床边就被云豹一把抓住胸口。

“照顾好妞儿,照顾好妞儿。”

云昭红着眼睛道:“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她饿着。”

云豹闻言,欣慰的松开了手,瞅着云昭笑道:“这次失算了,被憾破天砍了一刀,不过,他的寨子也被我们夺了。”

云昭强忍着眼泪道:“你不要说话,好好躺着。”

云豹的面孔在灯光下惨白的厉害,轻轻摇摇头道:“不成了,肠子流出来了,活不成了。”

云昭转头冲着大夫吼道:“治好我豹叔,治不好我拿你去喂猪!”

大夫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幽幽的道:“肚皮被人开了半尺长的口子,你来治?”

“你没有缝合吗?”

云昭狂怒道。

大夫不但不理睬云昭,还轻蔑的冷哼一声出去了。

“肠子破了没有?”

云昭的声音变得凄厉起来。

“不知道!”

大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云豹冲着云昭道:“别难为二把刀了,他已经是附近最好的大夫了,听我说,我死了之后,你要给我披麻戴孝,多烧些纸钱,老子穷了一辈子,不想在下面在被钱打住手。”

云昭的目光盯在已经被血染红的麻布条子上,此时此刻,他的脑子无比的清醒。

这样的场面自己好像见过……

“烈酒,盐水,芦苇杆子把麻布条子用水煮了,再给我找一些用水煮过的丝线,两根用火烤过的针。”

云福想要说什么,钱少少已经狂奔了出去。

不大一会,云昭要的东西都送来了。

云昭左右看看,对云福道:“你们都出去,钱少少留下。”

云福皱眉道:“你要干啥?”

云昭开始用烈酒洗手,淡淡的道:“给豹叔治伤,我就这么几个亲人,没有一个是多余的。”

云福还想说话,见云昭已经开始剪云豹肚子上的绷带,什么话都没说,挥挥手,挤了一屋子的人立刻就出去了。

云昭留下最后一层被血浸透的绷带,对钱少少道:“把你的手用酒洗了,洗仔细了。”

钱少少遵从无虞。

云昭又对云豹道:“豹叔,你养好精神,我这就给你治伤,说真的,这点伤算不上什么大病。”

云豹虚弱的道:“别骗你豹叔了。”

“我是野猪精啊!”

“野猪……”

“没错,你看看野猪就知道了,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是过几天就好?

你要信我,熬过今晚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一个月后,您又是一条好汉。”

云豹无力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的侄儿不会在这个时候祸害他。

“剪开一点布条。”

钱少少就拿着剪刀剪开了一截布条,云昭就开始用烈酒擦拭伤口……

或许是疼的已经麻木了,云豹就这样低着头看侄儿在自己的肚皮上做针线活。

他亲眼看着侄儿在自己的肚皮上缝了三层,亲眼看着侄儿将烈酒泡过的芦苇杆插进肚子,然后看见一些血水从芦苇杆子里流淌出来。

大明朝的第一场外科手术在病人亲眼目睹下完成了。

云昭看了那个大夫给云豹准备的金疮药,想了半天,还是没敢用,最后又清洁了一遍,就用开水煮过且烘干的麻布条子重新绑好了云豹的肚子。

“我听说,只要豹叔明日里放屁了,就活下来了。”

云豹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努力。

摸摸云豹的额头,没有发烧,这是一个好现象,如果发烧,云昭也没有办法了。

钱少少往外泼血水的时候,云福走了进来,见云豹肚皮上重新绑上了绷带,绷带上也没有血迹渗出来,就指指睡着的云豹低声道:“昏过去了,还是睡着了?”

云昭道:“睡着了。”

“哦哦,这就好,这就好……”

钱少少按照云昭的吩咐叫来了两个干净的仆妇,给云豹换了干净的床单,暖和的被子,云昭嘱咐仆妇们要注意云豹是不是在发烧,只要发烧,就必须要烈酒擦拭脖颈,腋下,大腿内侧。

云昭出了房门,天色已经微微发亮,那个把人当牲口医治的大夫没走,高傲的站在寒冷的院子里流着清鼻涕。

“刚才晚辈激怒攻心,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恕罪。”

“无妨!”

云昭很谦虚的低下头准备迎接大夫的训斥,却没有听到,抬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人家已经走远了。

之所以在院子冻了这么久,就是等一声抱歉,如果等不到,以后云氏的大门他再也不会踏进来。

“憾破天干掉了吗?”云昭吐出一口白气小声问道。

“没,跑了,龙袍水死了。”

“憾破天的寨子呢?”

“拿下来了,粮库里面的粮食确实很多,就是担心粮食出问题,云猛这才没有连夜追击憾破天。”

“憾破天的家眷呢?”

“寨子攻破的那一刻,妻女被憾破天自己杀了,这家伙背着五岁的儿子跑了。”

“背着儿子跑了?看来这家伙没有找我们复仇的决心!

甚好!”

第七十章 第七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