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强盗世家的厉害之处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豹是被板车拉回来的,算是待遇最好的一个。

这一战,云氏战死了十九个人。

因为需要更多的板车拉粮食,所以,他们的尸体就被随意的掩埋在战场附近。

高杰的胸口上绑着绷带,云昭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就这稀饭吃黑面锅盔。

云昭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鸡蛋,剥皮之后放在高杰的粥碗里道:“辛苦你再走一遭,把我们战死的人都带回来。”

高杰愣住了,看看碗里的鸡蛋,再看看云昭有些不解的道:“都埋了……”

云昭皱眉道:“生是云氏的人,死是云氏的鬼,他们必须埋在我们自己的地头上,不能做孤魂野鬼。

去吧,我把玉山工地停了,那里的木匠正在赶工做棺材,记住,残废的也给我带回来,不能乱丢!”

吃了一嘴锅盔的高杰喝了一口粥,却把鸡蛋剩下,用一块肮脏的布巾子包起来,对云昭道:“给我三辆车,三个人就够了。”

“五辆车,千万别把他们摞着拉回来。”

云昭挥挥手,云甲,云乙,云丙,云丁就赶过来五辆驴车,高杰跳上一辆无主驴车,吆喝一声,抖抖缰绳,就率先离开了云家庄子。

“秃山上的黄土厚,是个现成的墓地。”

“生有时,死有地,不错了。”

“哟,棺材不错,两指厚的棺底呢,就是木材湿了些,住着潮湿啊。”

“我早就说过,咱们清峪寨的人宽厚,死人都要给快地方安身,我们这些还能动弹的,不会被丢掉的。”

“没听猪少爷说吗?有他一口吃的,就不会没了我们的吃食。”

“狗屁,那是猪少爷跟豹子爷说的话,那个字里说你的名字了?”

“你懂个狗屁,猪少爷给豹子丫头分一半,我们舔碗底难道不够吃的?

这一次咱们打下了憾破天的黑风岭,粮食不缺,只要家里的粮食够我们吃到身子痊愈,爷爷还能出去抢!”

“听说这一次偷袭黑风岭是猪少爷的主意,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最好把整个关中盘下来,我看咱们家的猪少爷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废话,猪少爷是野猪精附体,我上次见那头老野猪了,天爷爷啊,两颗牙像弯刀……”

云昭面无表情的从伤病群中穿过,尽管这些伤病嘴里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依旧没有骄傲,挺着肚子去了云豹的病房。

云豹依旧在酣睡,只是面如金纸,摸摸他的额头,并没有发烧,这是一个好现象。

“豹叔放屁了没有?”

“放了,一连串,屋子里熏的待不住人,豹叔还笑呢。”钱少少鼻孔里塞了两个麻布卷,说话瓮声瓮气的。

“张婆婆她们呢。”

“豹叔要出恭,不让她们看,说被老太婆看了晦气。”

云昭又看看放在床头的饭碗皱眉道:“不是说不准吃东西吗?”

钱少少无奈的道:“豹叔不肯,说他已经活过来了,吃饭才能长好伤口,我就给了一碗粥。”

云昭掀开被子查看了一下云豹肚子上的绷带,还不错,没有渗血,芦苇管子里依旧在缓慢的向外流淌腹腔积液。

云豹本来就是一个极为强壮的人,他既然能从曳湖战场扛到云昭帮他,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

只要方法用对,他活下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只是没想到,自己这种不把人当人的治疗方式,也能救命,并且成为一个传奇。

中午的时候,云娘来探望过云豹,云豹对自己受伤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告诉云娘不可太过仁慈,这一次的大饥荒,到了来年四五月,才是最惨烈的时候,这时候没必要太照顾那些饥民。

这让云娘很为难!

云豹的闺女云妞见到父亲被绑的如同粽子一般,嚎叫一声就要往她爹的身上扑,被云昭跟钱少少两个捉住,总算是安静了一些,看她哭嚎的丑模样,云昭很担心她以后该怎么嫁出去……

钱少少很懂云昭的心思,凑过来低声道:“不用担心吧?山上,男多女少!“

提起秦岭里面的那些流民,云昭刚刚因为云豹病情好转生起来的好心情立刻就没有了。

“那些人吃的好多啊……”

钱少少拍拍肚皮道:“我刚到家里的时候,一顿饭吃的东西够你吃一天是不是?”

云昭点点头。

“现在吃的东西跟你差不多是不是?”

云昭摇头道:“你两天能吃我三天的口粮,然而,我还比你胖。”

“我其实已经吃饱了,就是想往嘴里塞东西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的口粮其实可以减半?”

钱少少摸着自己的肚皮轻声道:“在明月楼的时候,梁妈妈就没有准备我的饭,就是偶尔给我一点剩饭,那时候的我,还比不上徐先生养的那条黄狗。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没正经吃过饭,到你家之后,我才知道还有人吃早饭!

所以说啊,粮食不够的时候大家就少吃点,饿不死就成,这个时候没人怪你。”

云昭长叹一声道:“我坚信,人吃饱肚子是上天赋予的权力。

粮食不够,我们再想办法,你不知道,人一旦吃不饱肚子,会有很多后患,比如疾病,比如人性都会祸害我们。”

“那就抢!”

钱少少眼睛在发光。

“抢!”

云昭的眼睛同样闪烁着寒光。

云猛回来了,见云豹在睡觉,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他也是伤痕累累,只是没有重伤,随便包裹一下伤口就开始转运粮食。

这个时候,任何跟粮食有关的事情都会变得重要起来。

黑风岭跟云氏的老巢清峪一样,都是易守难攻之所。即便是云猛这个假的月牙山二当家跟龙袍水合力攻击黑风岭,为了保住得来不易的粮食,黑风岭的土匪这一次算是豁出命去了。

龙袍水在作战的时候被云蛟一斧头剁死了,剩余的土匪被云豹这些人当做炮灰驱赶在最前面,死伤惨重。

“当时向前一步都会遇到对手,就这么一路杀上山寨,没有半点的花巧。

憾破天也算是一条好汉,在我们如此猛烈的攻打面前,还能派出他的二当家从后路突袭我们,还抢走了被龙袍水当作人质的老婆孩子。

山寨要被攻破的时候,憾破天就一刀砍死了老婆,说什么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害了他的兄弟,还把他老婆的脑袋挂在山寨墙上……然后,黑风岭的人就开始拼命了。

龙袍水的兄弟死的差不多了,咱们的人就顶上去了,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死了十九个弟兄,你豹叔也被憾破天砍破了肚皮。

要不是你霄叔这个时候从黑风岭后山摸上来,占据了粮仓,让黑风岭的人军心大乱,这一仗的胜负还很难说呢。”

“有人知道是我们做出的事情吗?”

“没有,憾破天是两年前才起来的山头,跟我们没有多少瓜葛,龙袍水临死前倒是明白过来了,却没有机会往外说。

其余的土匪都以为我们是彭和尚的人。

憾破天背着儿子逃跑之前还大喊着要跟彭和尚不死不休。

用了一个晚上,把粮食运回来了,马车后面拖着树枝,没留下踪迹。

天亮之后,我派了一部分人赶着马车装着沙子去了月牙山,再空车去了汤峪,应该没有破绽。”

云昭摇头道:“这件事应该没完,这个时候谁手里有粮食,谁就亮的跟晚上的月亮似的,云氏就是一片云,打死都不做月亮,这件事必须栽在彭和尚头上!”

云猛摇摇头道:“我跟你霄叔几个合计过,云氏这时候再装下去会被人怀疑。

既然粮食已经到了彭和尚手里,我们云氏无论如何也必须向彭和尚下手了。

所以呢,我回来了,你虎叔,蛟叔带着剩下的兄弟去攻打月牙山了。

你霄叔假扮彭和尚固守山寨,眼见不敌,就一把火烧了月牙山大寨,连同粮食一起成了飞灰!

只有粮食被烧掉了,我们这片云才能继续隐藏在黑暗里不为人所知!”

云猛地一番话让云昭听得眼中异彩连连,确实,这才是云氏百年强盗家族的风范。

这份眼光跟手段远不是那些杂毛强盗所能比拟的。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