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昙花一现的大锅饭!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回到家里的时候早就天光大亮了。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依旧有人挑着箩筐装着孩子往云氏走。

问过之后才知道,卖孩子这种事情还是要去云氏才好,满蓝田县最能出价钱的人家就是云氏。

西安府城卖孩子也不过三十斤糜子。

漂亮的女孩子,男孩子卖的贵一些,长相蠢一些的白送都没人要。

眼见那些人踉踉跄跄的挑着担子走路,云昭心如刀割!

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情绪是怎么来的,心里就是难受的想要大喊大叫。

徐先生站在村口落光了树叶的大槐树底下,跟干枯的槐树枝子一般冷峻。

“这些孩子都给我,不得有卖身契!”

听先生这样说,云昭笑了,指指钱少少道:“我很想跟他立卖身契,他不肯。”

徐元寿挥挥宽大的袍袖道:“别的孩子也不肯。”

云昭猥琐的笑道:“我认了!”

徐元寿冷峻的面容逐渐解冻,俯身按着云昭的肩膀道:“你若不能成大事,天理不容!”

云昭瞅着响晴响晴的天空道:“我只希望天理能够在解冻之后给我下一场春雨,好让我把所有的种子都种到地里。”

徐元寿笑道:“总会有办法的。”

顺着徐元寿手指的方向看去,云昭看了一幕让他心都要碎了的场面。

只见田野里到处都是人,河沟里也满满的是人,河沟里的人在用锄头刨冰,刨出来的冰就会被人装在箩筐里,挑到远处的农田里。

“这些人自己想出来的办法……他们准备用冰块覆盖田野,即便是春日里没有雨水,田地里也有足够多的水,可以完成播种。

现在就是担心天气热起来太快,冰融化的太早……”

云昭长叹一声道:“果然是心忧炭贱愿天寒!”

徐先生点点头道:“灾荒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灾荒面前低头。

从山里流出来的溪水,被农夫们筑坝截流,形成了一个个水塘,只要水塘足够多,田地里就有水浇灌。

这种场面,某家很久没有见识过了,云昭,你看清楚,这就是人的力量。

别的地方的官员这个时候会求雨,会向朝廷求粮,以为这就是完成了职责,殊不知,向苍天求雨,向皇帝求粮,这两样都给不了百姓活路。

此时此刻,我希望你暂时忘记你的宏图霸业,全心全意的先救救这些百姓。

我相信,你救了这些人之后,再去追求你的宏图霸业会事半功倍。”

云昭默默地点点头,就回到了家中。

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写了好久的字,直到傍晚,才把钱少少叫进来道:“把母亲,福伯,猛叔他们全部请过来,我有话说!”

钱少少见云昭前所未有的冷静,就出去叫人去了。

不一会,人都到齐了。

云昭站在屋子中间,先是跪下来向母亲叩头,一连叩头三次之后,制止了别人的搀扶,对不知所措的母亲道:“娘,这一次,云氏可能要真真正正的出一次血了。

如果我云氏真的到了衣食无着的地步,孩儿就带着母亲去逃荒,去讨饭。”

玉娘颤声道:“儿啊,你要干什么?”

云昭又朝云猛叩头,也是三个嘿嘿笑道:“如今蓝田境内,我们已经抢无可抢了吧?”

云猛默默地点点头道:“只有商南的圣世王、瓜背王、一翅飞、镇天王这四股人马,以我们家目前的实力还打不过。”

云昭笑道:“这算是真正的穷途末路了,猛叔,我要你将东乡,西乡,南乡的大户人家的主事人都请来云氏。

我准备一把火烧掉所有的欠据,借据,先让蓝田县成为一个没有任何人欠债的地方。”

“什么?”云福吃了一惊,从椅子上站起来瞅着云昭道:“你想清楚,没了这些借据,云氏就没办法驱使乡民!”

云昭冷笑道:“今年一个冬天就下了一点残雪,就算开春有春雨,墒情依旧不足。

想要度过眼前这场灾难,只有同心协力才成。

蓝田县的富户需要让百姓觉得自己还有最后的依靠,觉得富户们是准备跟他们同甘共苦一次的,不至于拖家带口的去当流民。

再说了,能去哪里呢?

这是我做的一些计划,你们看看,如果觉得可行,就按照这个执行吧!

如果我们渡过了灾荒,以后,云氏在蓝田县将会一言九鼎,我即便是不做官了,在百姓眼中云氏依旧是蓝田县真正的统治者。

如果失败,我们就带着这里的百姓去跟圣世王、瓜背王、一翅飞、镇天王这些人拼个你死我活,吃光了这些人,我们就去吃西安府,吃光了西安府我们就去吃凤翔路,吃光了凤翔路我就敢带着你们去吃北京城!

告诉你们,把我逼急了,人肉我都敢吃!”

云昭的一番话,让在座的众人呆若木鸡,尤其是云娘,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一般。

“烧掉借据,仅仅是第一步,下一步我要将全县的粮食都给我收集起来,我要统一分配,当然,富户可以留足自己家中的口粮。

第三步,我要将全县人手统一起来,统一听指挥,统一吃饭,我们就算是死扛,也要扛到新粮食成熟!”

云福木然道:“富户们不会答应的。”

云昭瞅向云猛。

云猛咬咬牙道:“由不得他们!”

“如此一来,云氏将会把蓝田县的富户得罪光,说不定会有反噬。”

云昭摊摊手道:“接下来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明白的告诉他们。

今年,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灾荒,还有盗匪,有流民,如果他认为他们一家一户能够躲在堡子里扛过去,可以不来!”

钱少少将云昭写的计划分发给了云娘,云福跟云猛。

云娘仔细看过云昭的计划书之后,就对儿子道:“你随我来!”

云昭苦笑一声,跟着母亲去了内宅。

久久,云娘一句话都没说,就这样死死的看着云昭。

云昭笑道:“您如果不明白,就当您生了一个败家子!”

云娘叹口气道:“为什么一定要毁家纡难?这是你云氏祖上数百年才打下的基业,你不觉得可惜吗?”

云昭指指胸口道:“我心难安!”

云娘又道:“真的不可惜?若真的按照你说的法子干,咱娘两真的会去讨饭的。”

云昭皱眉道:“不可能,就算去讨饭,一两年之后,孩儿再还母亲一个更加强大的云氏就是!”

云娘往儿子身边挪挪,抱着儿子的圆脑袋道:“你真的觉得那些流民可怜,而不是因为你总想当强盗,想把这些人统统都弄成你的部下?”

云昭艰难的笑道:“你儿子心中有宏图大志不假,想要纵横天下也不假,问题是,眼前还顾不上。”

云娘长出一口气,在儿子的额头亲了一口满意的道:“这就好,这就好,这说明我儿子就是我儿子,不是什么野猪精!”

云昭皱眉道:“您怎么总认为我是野猪精呢?”

云娘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太能干,一年前的傻孩子,开窍之后就变得无所不能的,为娘怎么会不担心呢。

既然你好好地是我儿子,你要干什么就去干,别管福伯怎么想,这个家说到底是我们娘两的。

与他们外人不相干。”

云昭抱住母亲的腰仰头看着她道:“我是该有多幸运,才能有您这样的一位母亲。

您放心,我现在执行的这一套办法,以前有人执行过,效果很好,就是不能持久下去。”

云娘摸着儿子的脑袋道:“既然这样,你就去做,如你所说,了不起我们母子去讨饭就是了。”

得到了母亲的支持,云昭回到大厅的时候底气就足了很多,见众人还没有散去,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冲着众人笑道:“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成功的,云氏也会因为这件事成为蓝田县的首善人家。”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