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暖人心的无意义建议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于根据地这个名词,云昭太有感触了。

根据地对于一个强盗来说,就是家!

只要有一片稳固的根据地,原则上,只要根据地在,强盗就打不死。

即便是第一代强盗在外边被人打死了,还会有第二代,第三代强盗跟上,如果生殖系统发达,完全可以做到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项羽就是不明白根据地的重要性,百战九十九胜,垓下一战失败就走投无路,落得一个乌江自刎的下场。

历史上的很多农民起义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经营根据地。

很多人即便是经营了根据地,也学了朝廷的那一套,建立了统治,唯独没有跟百姓建立感情。

建立生死相依的生态圈!

没有让百姓对他有永世难忘的感情。

这都是错误路线,完全是错误的,且错误的近乎愚蠢。

云昭现在要做的就是笼络人心,甚至是要把这里的百姓当做家人一般对待。

修水利工程抗旱颇有成效这件事,已经让这里的百姓不再抗拒他这个八岁县令了。

拿出家里的粮食来救灾,让百姓们看到了云昭仁慈,善良的本性,他又拿出家里的借据一把火烧掉,让这里的百姓完全放弃了对云氏一族最后的一丝警惕。

所以,云昭现在只要等到新粮食丰收就能进一步获得民心。

一个有魄力,有能力,有手段,又仁慈,又善良的领导者,对百姓来说是老天给予他们的最大的仁慈。

当然,云昭八岁的年龄,让百姓们对他的将来充满了期待,八岁就已经成这个样子了,要是成年了,天爷爷啊,天知道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说不得蓝田县也会受到很大的益处。

水库,塘堰,水渠加上水车,桔槔,翻车让蓝田县的百姓人心安定。

现在要做的就是准备春播就好,一个冬天整饬的水利系统,让蓝田县六成以上的田地成了水田。

剩余的山地,本就是靠天吃饭等收获的土地,天下大旱,人们也就对那里的产出不报什么希望了。

天气渐渐变热的时候,云福回来了,老人家什么都没说,指着长长的装粮食的车队给了云昭一个八千担的数字,就一头钻进屋子,不吃不喝的酣睡了一天一夜,等他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原本花白的头发,在睡了一觉之后就变得白如霜雪。

翻越秦岭,进攻金丝峡的过程云福一句话都没说,战死的六百多人也被他烧成了骨灰带回来了。

事情办得完美,却让云昭心里暗暗发寒。

“原本有一万两千担粮食,洪承畴要走了四千担,不过呢,他把骡马全部给了我们。”

云福再一次蹲在花园的矮墙上抽烟,声音里没了疲惫之意,却懒洋洋的。

云昭知道这是云福努力之后的结果,就算是自己去也不可能获得比现在还好的结果。

“这一次洪承畴算是发大财四个贼窝,他掏了三个,最肥的不是瓜背王陈滚,而是一翅飞。

此时的洪承畴算得上是兵精粮足,不日就要去延绥地履新,算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云昭皱眉道:“福伯以为洪承畴这一次可以剿灭延绥地的王自用这些人”

云福叹口气道:“大明军中还是有敢战之士的,王自用,高迎祥这些人未必就能撑得住。

以前官军之所以屡战屡败,最大的原因是卫所军早就糜烂不堪了,这一次来的红水河参将梁河,他可不是一般人,红水河所部原为游击将军所属,这些年除过打仗之外没干过别的。

现在,困扰梁河的粮草被洪承畴以战养战的给解决了,他去了延绥,那些拿着木叉的草寇未必就是对手。

少爷,不可高看强盗们的战力,也不可轻视官军的战力,如果官军在军饷,军粮充足的状况下,强盗一般不是官军的对手,就算是我云氏也一样。

凤凰山一战,四大寇集七千之众被人家堵在峡谷里,五百火炮手枪炮齐发,贼寇死一千余人,剩余的六千人跪地投降,不论巨寇如何催军,贼寇们依旧不敢再动,四大寇率领亲卫冲阵,被火炮手弓箭手,打死了数百人,原本只要再冲几十步就能冲进官军军阵,展开肉搏战,这是贼寇们所擅长的,可惜,就在这个时候,瓜背王陈滚却胆怯了,第一个转身逃跑……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说头了,一场大战中,领头的跑了,别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跟着跑,虽然镇天王刘雄拼死作战,依旧于事无补,被人家乱刀砍死。

一翅飞韩耀飞想要攀岩逃跑,才爬了不到十丈高就被人家用弩箭给射下来了摔成了肉酱。

圣世王张翰拼死跳上被大雪封住的小路,想要逃遁,却被积雪困住,又把自己埋在积雪中,想要躲过一劫,最后生生的冻死在积雪中,人被挖出来的时候依旧是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

瓜背王陈滚最是狡诈,选了一个不怕死的亲卫乔装自己,自己装作一个被裹挟的老贼。

结果还是被洪承畴给找了出来,再有十天,就会在西安城接受千刀万剐之刑罚。

这就是老奴当初不赞成少爷去当贼寇的原因所在。

当了贼寇可以快活于一时,下场往往非常的惨烈,贼寇这条路就是一条不归路,不论多么厉害的贼寇,总会遇到更加厉害的人,一物降一物之下,想要一个善终都是奢望。

咱家阴阳两族,只有少爷一支血脉,只要能活下去,老奴就不赞成少爷去当一个真正的贼寇。”

云昭认真听了云福的话,在心中忍不住长叹一声,老人家的话一点都没错,可惜,他对时局的看待依旧太乐观了。

如果大明朝还有挽救的余地,云昭也不至于走到他的对立面去。

以后的大明朝只会江河日下,一天比一天糟糕,一天比一天衰弱,在这个时代做官,将会被历史的洪流卷走,最终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随波逐流。

“少爷天生聪慧,现如今当县令也当得风生水起,我云氏如今在蓝田县堪称如日中天。

假以时日,以少爷的手段,接管陕西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时候,云氏不但是蓝田大族,也将是关中大族。

老奴愿意为少爷大业死而后已。”

云昭靠近云福,一老一少都蹲在花园的矮墙上,云昭不愿意说话,云福也把心里话都说完了,剩下的只有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昭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忽然想起住在自家猪圈里的那些妇孺,就忍不住对云福道:“有人住在咱家的猪圈里。”

云福悠悠的道:“老奴也跟猪睡过觉,大雪连天的日子里,抱着一头猪睡觉,就像抱着一个火盆一般温暖,那些人倒是会选地方睡觉。”

“我们去看看,我总觉得人跟猪睡在一起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现在啊,马上就要春播了,离乱的时候妇孺可能没人管,一旦日子安定了,人人思定,那些妇孺会有人自发的照顾,放心吧,蔫萝卜配盐菜,不会有剩余的。”

虽然福伯说的有趣,该亲眼看一看的自然是要看一眼,该不相信的自然不能相信。

当一老一少来到云氏猪圈之后,发现这里果然空无一人,只有几头肥猪百无聊赖的哼哼着乱拱墙皮。

云氏的猪圈干净的令人发指,原本满地的猪粪被那些人给收拾到猪圈外边去了,还盖了黄土沤肥,肥猪胡乱撒尿的地方也被黄土垫的严严实实,至于茅草棚子底下供猪睡觉的地方则铺着厚厚的麦草。

“这是一家勤快的人,能把猪圈收拾的可以住人的妇人,谁不想抢着讨回家呢”

听见福伯由衷的发出了赞叹之声,云昭郁闷的道:“要不,咱们再去牛圈看看,说不定还有更勤快的妇人,讨回来给您暖脚也不错!”

云福摇摇头道:“头发胡须全白了的人,就不要拖累人家了。”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