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春江水暖鸭先知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四月底的时候,刑部公文通过西安府知府衙门下达到了蓝田县。

直到这个时候,云昭才想起来,自己这个知县还有断案子的权力。

虽说刑名一道自然有人主持,上报知府衙门的文书却是要云昭用印的。

所以,蓝田县大名鼎鼎的少年知县,第一次来到被云福修缮一新的蓝田县县衙查问大狱。

原以为这里会冤狱丛生,结果,云昭查验了整整一天,也没有发现什么漏洞,至少,从文书上来看,判词都是四平八稳,且证据确凿,待在监狱里的人也多是罪有应得。

除过犯人在看押期间死亡率高了一些,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

对于犯人死亡这件事,云昭从最开始觉得不人道,到现在已经能够泰然处之了。

不是因为别的,当外边的百姓都一大群一大群的死,囚犯的生命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格外廉价。

进入大狱亲自视察的时候,里面的人还有力气高呼‘冤枉’这让云昭很是欣慰,至少,这些人还有力气,且中气听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看过卷宗的云昭拿着卷宗一个个的问罪犯,罪犯们一个个也没有了狂呼‘冤枉’的底气。

除过因为欠钱,缴纳不起赋税的人被云昭当场释放之外,云昭对于刑事案件的犯人,大多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因为斗殴这种小事进来的人早就出去了,而犯了杀人这种事情的犯人也早早被押解西安府了。

整个县衙大狱里,最多的是偷盗!

这些人云昭准备不问青红皂白,先打五十大板然后再放出去。

他没有精力处理这种小事情,不管盗贼偷东西的原因是什么,总之,抓到偷盗的,打一顿板子不算冤枉。

至于女监,里面根本就没人,在蓝田县,女子犯案,根本就到不了县衙,亲族们担心女子被脱掉裤子打板子丢人,在乡里就已经处理掉了,而处理的唯一方式就是——沉塘!

不过,自从云昭不允许再把人丢池塘里污染水源的禁令下达之后,据说乡里面又发明出一种刑罚——叫做卷席筒!

云昭不知道被沉塘痛苦还是卷席筒更加残酷,却无力改变这一点,这他娘的也是乡规民约里约定成俗的,根基之深,甚至超越了《大明律》!

看热闹是大明百姓的习性,当三十七个犯了偷盗案子的盗贼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五十大板之后,人群里叫好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血肉横飞是一定的,云昭却不允许把人打坏!

然后,这群盗贼被打过板子之后,又被理解错误的蓝田县百姓拖去游街,且不准他们穿裤子!

深夜时分,云昭依旧在看土地册簿,这才是云昭最看重的东西,大明世界里的百姓大多是佃农,也就是说他们基本上除了自己本身之外,没有任何生产资料。

这样的人群,天生就是被奴役的对象,且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只有当李洪基,张秉忠这样的人声名鹊起之后,他们才有改变身份的可能。

同样的,他们要以自己的生命为改天换命的代价。

门口有人咳嗽……

云昭抬起头,发现县丞章天雄以及主簿刘学礼,典吏何诚道三人一人手里端着一盘子点心,笑眯眯的站在门口。

云昭笑着邀请三人进来,钱少少端来茶水之后,就站在云昭身后等着给蓝田县的四大巨头添茶倒水。

“县尊真是勤勉啊……”

为首的章天雄先是感叹一声,似乎非常的感慨。

云昭笑着用目光扫视了三人一眼道:“有什么事情就说,都是本乡本土的不用藏着掖着。”

说着话,从章天雄端来的盘子里抓过一块金刚酥,狠狠地咬了一口吃的香甜。

章天雄见云昭吃了他端来的食物,就笑眯眯的道:“家里的婆娘粗手笨脚的,也就这幼时学会的金刚酥还能拿得出手。”

云昭喝了一口茶将嘴里的点心沫子吞了下去,又抓了一块糕点道:“婶婶不是关中人?”

章天雄笑道:“襄阳府人!”

云昭闻言起身瞅瞅铺在桌面上的地图,沿着汉水一路向下寻找,片刻,就找到了襄阳府,用手指在这个地方点点道:“好地方啊。”

章天雄叹口气道:“久不复鱼米之乡的美称了。”

云昭道:“因为什么?”

章天雄无奈的道:“水灾!”

云昭皱眉道:“汉水?”

章天雄苦笑道:“就隔着一座秦岭,我们这边是旱灾,汉水那边在发洪水,以今年最甚。

有了水灾,就有了流民,有了流民就有了强盗,那里的官府中人全是酒囊饭袋,小小的匪乱都平息不了。”

云昭瞅着章天雄道:“你的意思是?”

“有些人家想迁来蓝田县!”

云昭皱眉道:“我们没有多余的土地。”

主簿刘学礼将自己带来的糕饼往云昭跟前推推,陪着笑脸道:“土地其实是有的。”

云昭从刘学礼带来的盘子里抓了一块糕点道:“我刚刚看了土地册簿,我怎么就没有发现?”

刘学礼嘿嘿一笑,将手指重重的点在商南县的位置上道:“这里的人快被杀光了,正好安置这些人,而我县衙也能收一笔大财!”

云昭似笑非笑的瞅着刘学礼道:“你可知晓我大明江山为何会落到如此境遇?”

刘学礼指指云昭,又指指章天雄跟自己以及何诚道笑着道:“我们这种人家的地太多了。”

云昭吃了一惊,站起来道:“你们居然知晓?”

何诚道在一边道:“县尊,我们如何会不知晓呢?我祖父时南乡的佃户占我南乡人口总数的三成,到我父亲这一代,就占据了四成,到我手里,就成了七成之多。

乡里的百姓们的日子越过越穷,这是我们亲眼所见,如何会不知晓呢?

就是因为知道家里有田地的人越来越少,佃户越来越多,我们才如坐针毡啊。

以前五里之地就有一个富户,现在南乡就剩下我何氏一家富户,偌大的蓝田县,称得上富户的就只剩下我们四家了。

这一次蓝田县流民遍地,若不是县尊应对有方,我们这四家能不能存活还在未知之间。

所以啊,不管县尊提出何等苛刻的要求,我们三家都齐齐响应,不敢有违,好在,我们齐心协力渡过了难关,虽然损失了一些钱粮,家业却保下来了,由于水田多了,今年的收益可能还要多一些。

有县尊在,我们三家决定以县尊马首是瞻。

只是,我们四家的力量毕竟单薄了一些,如果能引进襄阳府的富户迁徙商南,我蓝田县的力量岂不是又壮大了许多?

县尊年仅八岁就已经出手不凡,我等年迈,在县尊的羽翼之下,定能落得一个家业兴盛,子孙繁茂。”

听了何诚道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语,云昭很给面子的一连吃了两大勺子何诚道拿来的甑糕以示嘉奖。

吃完了甑糕,云昭擦擦嘴道:“商南县又不归我蓝田县管辖啊!”

章天雄大笑道:“县尊以为章某能否成为商南县县令?”

云昭愣了一下,马上指着章天雄道:“你觉得你成吗?”

刘学礼笑道:“他一人自然是不成的,若是将商南县也纳入我蓝田县团练使的保护范围,刘某觉得,章兄做商南县县令绰绰有余。”

何诚道见云昭默不作声,又道:“县尊,章兄做商南县县令,必定沿袭我蓝田县一切规矩,不敢有半分违抗。”

云昭睁开眼睛瞅着章天雄道:“知府张道理那里已经走通了么?”

章天雄道:“洪承畴洪都督搭的关系!”

云昭笑道:“既然如此,你立刻去西安府操办此事,此事宜早不宜迟!”

章天雄闻言大喜,抱拳道:“某家也知晓洪都督的意思,不过,他远在天边为官,这蓝田县还是以县尊为长!”

云昭笑道:“大善!”

送走了三个目的达成的富户,云昭背着手在院子里站了好长时间,见钱小小在一边很安静的在挖鼻孔,就问道:“你觉得我该答应吗?”

钱少少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如果想要杀掉他们三个,现在下令还来得及。”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