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戚家军!戚家军!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高杰是一个聪明人,他永远都知道他需要什么,算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云昭喜欢这种人,只要自己能给他所需要的东西,他就会非常的听话,如果给了他需要的东西,他依旧欲壑难填,那么,云昭以为杀起这样的人来,他的眼皮子都并不会眨一下。

相比起高杰,云福就很麻烦!

这个人似乎除过抽烟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爱好!

眼看着胖厨娘从云福的屋子里无精打采的走出来,云昭就暗暗地为厨娘可惜,看样子今天她又没有获得云福的好感。

厨娘见到云昭有些脸红,不过,马上又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从云昭面前走过,似乎还扑了香粉,有些呛人。

云福一个人坐在炕桌边上喝酒,吃菜。

酒好像是好酒,菜,则是简单的辣椒炒肉,闻闻味道,就知道这是厨娘上心炒的菜,比云昭炒的好吃的多。

云昭凑到桌子上,拿手抓了一块肉塞嘴里嚼了几下,感慨的道:“这婆娘居然舍得用猪里脊肉炒辣椒。”

云福喝了一口酒看看云昭道:“少爷,您是一个聪明的,只是,你莫要把你的聪明劲用在我身上。

还是那句话,想要武库,就拿鞑子跟倭寇的脑袋来换。”

云昭继续用手抓菜吃,一连吃了好几口在停手,笑眯眯的道:“我现在有能力制作我想要的任何武器!”

云福用嘲讽的目光看了云昭一眼道:“你做不出来!”

云昭笑道:“火器?虎蹲炮?”

云福自知失言,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闷酒。

“武器这东西历来都是有时效性的,五十年前的武器,放到现在未必就是最好的,尤其以火器最甚。

火药有存放年限,虎蹲炮如果是铜铸造的,或许还好些,如果是铁铸造的,几十年下来,恐怕已经成一堆废铁了。”

云福依旧不说话,只是脸上的神情似乎更加的充满了嘲讽之意。

“我年纪太小,还没法子去跟鞑子或者倭寇作战,福伯如果肯把武库给我,我说不定就有机会杀鞑子跟倭寇了。”

云福停下筷子,瞅着云昭道:“十年,我等得起!”

云昭默然,片刻之后道:“我总感觉的您好像不是在等我,好像是在等别人!

那个人是谁?”

云福沉声道:“武库不仅仅是云氏的,你祖父只是其中之一,我不能告诉你还有谁,以你的心性,你会杀了他们。”

云昭起身朝门外喊了一声道:“钱少少!”

钱少少的大头立刻出现在窗户上。

“去我书房拿我装在箱子里的那些文书,全部都要,不论巨细,一张纸都不能漏掉。”

钱少少的大眼睛呼扇两下,就匆匆的跑了,不一会又跑回来了,给云昭带来了一双筷子跟一个酒杯问云昭又要走了钥匙,这又匆匆的跑了。

云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地啜饮一口道:“我用了一千担粮食请洪承畴帮我作了一些调查。

结果发现,自从戚帅被皇帝罢官夺爵,罢了俸禄,在贫病交加中去世后,戚家军在北方的日子非常的难过。

虽然有入朝鲜作战的大功,却被李如松给消弭掉了,原来答应给的赏赐没了,就连军饷都没了下落。

石门寨王宝一声令下,三千三百余戚家军束手入校场,手无寸铁之下,被屠戮了一个干净。

仅存的将校,也在王宝的点名中被一个个斩杀……宋应昌抑郁而终,其余将领也纷纷心灰意冷辞官归乡。

我算了时间,我祖父就是那个时候辞去了游击将军的官职,赋闲还家的。

您说的武库里,不外是什么神威将军炮、佛郎机炮、还有鸟铳、倭刀、铁甲这些东西而已。

而鸟铳应该是数量最大的一种武器。

福伯,说实话,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武器这种东西只要是存在过的,制造起来就不难!我有的是信心把这些武器全部都重现。

只是,我想知道这些人的下落!”

云福抬起头,眼睛亮的吓人,握紧了拳头瞅着云昭道:“你想知道谁的下落?

他们都已经死了!”

钱少少隔着窗户将一摞纸交给了云昭。

云昭摇摇手里的文书道:“在浙江承宣布政使司世代为官的就算了,我很想知道,这些人的下落。”

云福咬着牙道:“谁?”

“骆尚志,陈蚕,季金,吴惟中,王世琪,李超,杨文,还有蒋洲!”

每听到一个人名字,云福就哆嗦一下,等云昭报完人名之后,眼中已经有泪水涌出。

“骆尚志人家的子孙是世袭的定海卫百户,与朝鲜柳成龙交好,不会跟你沆瀣一气的当强盗。

陈蚕早就死了,人家的子孙是世袭的恩荫双百户么也不会跟着你来盗贼遍地的关中。

季金,人家也是做了高官,还平定了播州,你觉得人家的子孙会跟着你?

吴惟中倒是一个倒霉蛋,被罢官了,可是,这人已经找不到了。

至于你说的王世琪,李超,杨文人家也各个成了官宦人家,我的傻少爷哟,别指望他们了。

当年石门寨一事,戚家军已经被斩尽杀绝了,没人了,没人了!

就算戚帅的子侄辈还能作战,也不能称之为戚家军!”

见云福心神激荡,云昭随手就把那些纸张撕碎,丢进了水盆之中,用力的搅动,等纸张都成了一团黑漆漆的纸浆之后,这才重新回到炕上,坐在云福对面道:“这么说,当年在石门寨被杀的都是下层军卒与军官是吧?”

云福淡淡的道:“你不是都打听清楚了吗?”

云昭笑道:“既然如此,我想不出还有谁想要跟我争武库!”

云福苦笑道:“会有的!”

“谁?”

“你不是说你不在乎这些武器吗?”云福脸上又浮现出了惯有的嘲讽之意。

云昭睁大了眼睛道:“我只有八岁,你居然会相信一个八岁孩子的话?”

云福怒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该是八十岁人才能说出来的话,告诉你了,不要把你的聪明劲用在老奴身上,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夺不走!

再说一遍,想要这些武器,拿人头来换,你拿不到老奴需要的人头,就没资格用我戚家军的武器!”

云昭皱眉道:“需要多少?”

云福鄙夷的瞅着云昭道:“如果是你,拿来一个首级就成!前提是必须是你亲自杀的。”

云昭笑道:“长安城里有好多鞑子!”

云福冷笑道:“老奴虽然年迈,却还是能分清,什么是鞑子,什么是客商!”

云昭低头看看自己的肥肚子,叹口气道:“您这是在为难我啊!”

云福一口喝干杯中酒道:“这批武器不给你拿去为朱明效力,否则,武器上的冤魂会让武器成为你的噩梦。”

云昭摊开身体四仰八叉的躺在炕上痛苦的道:“我就看看还不成吗?”

云福不再说话,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着,似乎陷入了遥远的记忆中了。

事不可为,立刻远遁三千里,免得云福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之后大发雷霆。

云昭惆怅的在院子里背着手踱步,钱少少亦步亦趋的跟着,同样大小的两个人,同样背着手作沉思状,被云娘看见之后,又挨了鞭子……

“这样下去不成啊!”

痛的摇晃着手的钱少少跟云昭一起坐在花园的矮墙上,一起摇晃手,好减轻痛苦。

“我觉得武库就在这座秦岭中!”

“何以见得?”

“我当初命福伯看守那些珍贵的种子,福伯基本上做大了寸步不离!”

“你是说,福伯之所以不成亲,不生孩子,不离开云氏,并非是为了照顾你?”

云昭落寞的瞅着眼前云遮雾绕的玉山道:“我翻遍了祖父的手札,父亲的手札,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似乎没有能让福伯甘心为奴的手段跟气魄。

我母亲虽然很聪明能干,却被福伯吃的死死的,在我变得聪明之前,母亲就是依靠福伯才能好好地控制云氏,保证云氏阳族没有被阴族吞掉。

当初我派福伯偷袭瓜背王的金丝峡,就是想要看看福伯的能力,结果,人家的本事很大!

远超猛叔他们啊!

我今天原本想趁着福伯心情好,突袭一次,看来,又失败了!”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