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地图上的生命线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听母亲这样说,云昭心里终于有底不用胡乱猜测了。

云福可以把武库当做天大的事情,命一样的坚守,对于祖父来说就不同了。

武库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可是,武库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家人孩子重要,留一条路走是必须的。

这种便利云昭享受的毫无心理负担,毕竟,这是他的祖宗留下的。

在忙乱中,夏天在不知不觉中到来,粮食长得很是喜人,不论是麦子,糜子,谷子,豆子,亦或是云氏的新庄稼长的都很好,唯一的遗憾就是没了蝉鸣,蝗虫也没有大面积的出现,就连麻雀也遭了灾,被人用细网一网一网的抓,全进了肚子。

云昭觉得很是骄傲!

自从蓝田县开始以工代赈以来,有病死的,再也没有出现一个饿死的人。

为此,他写信给了洪承畴大大的夸耀了一下自己的功绩。

洪承畴也回信了,在信里,云昭第一次看到了李洪基,张秉忠这两个让他极为忌惮的人物名字。

在山西跟贼寇作战的洪承畴这一次没有占到便宜,主要是这些贼寇居然会跑!

一会在山西,一会在陕西,破来跑去的不好抓住砍头,这让洪承畴大伤脑筋。

同时催促云昭早点派人去东南买粮食,他在商南收获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因为不仅仅是他一支军队吃,还要时不时地接济一下兄弟军队,粮食消耗的很快,大大缩短了洪承畴预料中的作战时间。

云昭根本就没有打算去东南买粮食,这年头,粮食金贵的跟命一样,哪里都没有多余的粮食,即便是有,也被盐商们通过各种手段弄走换盐引发大财去了。

蓝田县今年的粮食也是一粒都不外卖的,必须作为储备粮存起来,即便是丰收了,也是如此。

既然云昭买不来粮食,也不想把自己的粮食卖给洪承畴,那么,云昭就剩下唯一的一个选择——抢劫!

“以前关中为天下重地,有大运河直通长安,每天进入长安的船只可以排十里地以上,以云氏占据的好位置可以轻易地抢劫一下大运河上的船只。

可是呢,运不济,总从蒙元避开关中,重新沿着泰山修建了杭州直达元大都的运河之后,关中的运河上就没有多少船只了,很多段运河已经废弃,残存的河道上也只剩下几艘小渔船。”

“西域人,吐蕃人不再是中原大敌之后,长安衰落,洛阳衰落,关中不再那么重要了,以天水,敦煌一线的西北防御线彻底失去了进取心之后,大运河转道直奔燕山防线也就顺理成章了。”

“自从唐朝节度使安禄山借助平卢,范阳,河东这三个靠近燕山的地方起家之后,历朝历代的君王就把防御中心放在了燕山,于是,天下大势就改变了。

唯有东南一地永远是供应财富之地,源源不断的用钱粮支撑起历代王朝的统治。”

云昭喝了一口水,准备继续再跟这群傻蛋解说一下天下大势,云杨却听得很不耐烦,坐直了身子不满的道:“我们就是去抢劫一下,你说这么一大堆听不懂的话做什么?”

云昭怒了,狠狠地看了云杨一眼道:“不谋一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算了,我就是想告诉你们,怎么抢劫,才能把一件坏事变成好事!”

云杨咧开大嘴笑道:“我们是强盗啊,也能干好事?”

云昭无奈的看着桀骜不驯的云杨,再看看昏昏欲睡的其余强盗接班人,就让钱少少拉开蒙在墙上的帘子。

帘子后面,是一幅大明地图,这东西出自玉山书院教授张贤亮之手。

这幅地图与云昭见过的所有地图都不同,地图上用细细的丝线跟绣花针连接出很多条线。

其中,从两个地方扯出来的线头最多,一个是京师,另一个就是杭州!

为了读懂这幅地图,云昭整整用了四天时间,且做了大量的笔记,即便是这样,他目前知道的依旧是皮毛。

以前的时候,他虽然对地域与地域之间的流通,交往关系虽然也有一点了解……在张贤亮穷十年之功制作出来的这幅天下地域关系图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大明到了现在,基本上属于拆东墙补西墙的恶劣局面了,这每一条丝线的长短其实就是东墙到西墙的距离。

云昭站在地图前面,忽然失去了跟这群傻蛋们解说其中关联的想法。

看着从东南一地出现的无数个线头,他的心里很不好受,作为知县,他知道,东南一代的人从有大明开始就承担了这个国家最重的赋税。

好好地一个鱼米之乡,被高赋税弄的良田价格仅仅只有二两银子,不交税的人家大肆屯田,百姓们却食不果腹,再这样下去,天知道东南还能供应京师多久!

而这件事情的起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当初支持了张士诚!就被朱元璋剥削的心安理得。

在云昭看来,仅仅为了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就大面积的打击所有人,这是朱元璋作为一个政治家不成熟的一面。

见云昭在地图前边呆住了,云卷,云树,云舒一群人就偷偷地溜了,只有云杨坐了下来,等云昭从发呆状态中醒来。

钱少少进来的时候,云昭喟叹一声道:“把地图盖上吧,以后不得展示与外人看。”

钱少少拉上帘子笑道:“张师准备做一个更大的,留着教学生用。”

云昭撇撇嘴道:“等到那群学生年级满二十岁再看吧,现在看也看不懂,告诉张师,这东西不能外泄。”

钱少少点点,就出去安排了。

云杨走上前,重新拉开帘子道:“说说,你这么看重,一定是好东西。”

云昭笑道:“你听不懂。”

云杨摇摇头道:“没关系,你能看懂就成。”

云昭见云杨开始认真起来了,就指着地图上的线道:“你看清楚,这里的每一根线都代表着财赋支出,比如这跟从诸暨到大同府的线就不能碰,一旦碰了,大同府的军兵就要饿肚子,鞑子的骑兵就能进入内地劫掠。”

云杨不以为意的道:“我们就算不碰,边军也会饿肚子!”

云昭叹口气道:“但是,不会死人。”

云杨仔细看了地图之后懊恼的道:“这上面的丝线密密麻麻,如果这个不能碰,那个也不能碰,我们还干个鸟的强盗啊!”

云昭笑了,指着墙上的丝线道:“我说的是这些红色的丝线不能碰,蓝色的丝线尽量不碰,粉色的丝线只要遇到了就做一票,至于黑色的丝线,我们一定要挖空心思的去做。”

“明月楼算是哪一种?”

云昭摇摇头道:“那种都不算。”

云杨皱眉道:“我怎么知道我们做买卖的时候碰到的是那条线?”

云昭指指脑袋道:“我会告诉你。”

云杨点点头道:“如此甚好,我去练骑刀去了,你去不去?”

云昭拍拍自己的肥肚皮道:“我可能没机会当一个合格的马贼了。”

云杨搂住云昭的脖子道:“一定可以的,我们兄弟一起纵马扬刀抢劫天下,如何能少了你。”

说罢,就硬拖着云昭走了。

钱少少从窗户里跳进来,找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地图前边,捧着下巴仔细的看。

虽然张师给少爷讲解这幅图的时候自己没有听,不过,少爷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以后这幅图就是大家伙吃饭的区域,这些丝线就是大家伙吃饭的饭碗。

一定要牢牢记住,不可缺失!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