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虚伪后的真诚更动人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发生在遥远的时间里的那场“辽阳之战”是戚家军最后的绝唱……

尽管那场战役距离云昭生活的现在,才过了十年而已。

已经没有人记得曾经有九千猛士在前无坚城,后无援军的旷野里与最凶猛的敌人鏖战了一场。

戚金临死前呐喊的那句“大丈夫报国,就在今日”尽管在辽阳城外回荡了许久,终究被风吹散了。

他们战死了,而敌军却没有死光,所以,按照人们对战争一贯的认知,这场仗,戚金,陈策,童仲揆,他们都是失败者!

朝廷的新皇帝痴迷于木匠活,他理解不了太高深的东西,他对斧凿的喜爱超过了对猛士的尊敬,所以那些将士们白白的曝尸荒野。

“福伯,你这时候可能需要一点酒!”

云昭抱着一个古朴的酒坛子放在云福的桌案上,有些猥琐,像是一个干了坏事的孩子。

“你还要问什么?”

“为何是天启元年?”

“因为那一年戚家军剩余的几十个人又回到战场上,直到战死。”

“为何是云氏?”

“因为云石连是唯一一个愿意掩埋石门寨死亡将士尸体的人,他既然已经保存了将士们遗留下来的一些刀剑,再保留一些没有来得及送去辽阳的武器,也应该没有问题。”

“福伯是戚家军?我是说真正的戚家军?”

“正是,万历二十三年,石门寨惨事发生的时候,那年我正好十八岁,由于军中缺粮,就去你祖父军中借粮,总兵王宝点将之时,我原本要出去,被你祖父拦住,称我是他军中的百人将,让我逃过一劫。

云昭,你如果想要我的命,尽管拿去,这是我欠你云氏的,想要武库中的武器,还是那句话,拿建奴,鞑子,倭寇的人头来换!”

云昭笑道:“你是我的亲人,我可能会惩罚你,会哄骗你,会讹诈你,唯独不会杀你,哪怕你对不起我,我也不会杀你,最多撵走了事。”

云福瞅了云昭一眼,继续低着头道:“这不像你平日里的做派。”

云昭撇撇嘴道:“杀亲人只会让我感到痛苦,我干嘛要杀他?这世上有的是可以杀,该杀的人。

另外,我讨厌杀自己人,因为这是最无能的一种表现。“

“你今天还逼迫云虎去杀“赛伯当”,这对云虎来说,比杀他好不到那里去。”

云昭抱拳道:“作为虎叔的侄儿,我这样做确实让虎叔难做了,可我现在是云氏的族长,既然是族长,我就不会只考虑虎叔一个人的想法,我需要更多的考虑云氏一族的将来。

按照我们目前的形势,粮食依旧是不够的,依附在云氏周边的人也是不够的,所以,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要粮食,我们要人。

“赛伯当”已经成了云氏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也是云氏前进道路上的臂助,只是,这种臂助只有在他死掉之后才能发挥作用,这两途都没有允许”赛伯当“活下去的道理。

所以呢,他必须死!”

“那是你虎叔的喝过血酒的兄弟。”

“云氏以后会慢慢摈弃一些土匪做派,我们要逐渐向正规军转变。

所谓军令已下,不可违抗!

以后这种事情会层出不穷的,虎叔交游广阔,难免会遇到一些亲朋故旧,早点断绝,比事到临头才知道要好。”

云福点点头道:“这话有道理,军令就是军令,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这一次你真的要去少华山?”

云昭点点头道:“真的去,我想感受一下战场……”

云福点着了烟锅子道:“我陪你去?”

“最好了。”

“你先前不是说让我看家么?”

“我是为了通过你的行踪来确定武库的位置,现在说开了,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已经确定武库的大概位置了?”

“是的,我以前一直在疑惑,直到从你这里知晓武库其实有两个是吧?其中一个就应该在云氏新扩建的宅院里,另一个,全火器武库应该不在云氏,也不应该在玉山上,火器保存的条件很苛刻,太潮湿恐怕是不成的。

只要让我找到适合储存火器的地方,也就大概能确定火器库的位置了。”

云福打开云昭拿来的酒坛子,就着坛子口喝了一口,钱少少瘦小的身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提着一个食盒,迅速的将两样小菜摆在桌子上,然后迅速离开了。

“监视我的人就是他吧?”

“你觉得不合适?”

“很合适啊。”

云福提起酒坛子又喝了一大口酒,有些感慨的道:“我这种从战场上下来的厮杀汉,不是你的对手!

今天被你一激,丘八性子就发了,什么都说出来了。”

云昭傲然道:“你以后会发现我比很多人都要强的多。”

“包括洪承畴?”

“没错,包括他,他现在仅仅是力量占优,我才陪他游戏一阵子,如果他真的没了现在的这股子劲头,我会在发现他改变的第一瞬间杀了他!”

“为何?”

“他是我来大明世界,第一个看上眼的人,我看重人的,不能给我丢人。”

“你真的是野猪精?”

“不是,我像是做了一场大梦,去年冬日才如梦初醒,那几年,我好像游历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知道很多事情,原以为就这样恍恍惚惚过一生,没想到,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世界变得真实了,然后,我就看见了母亲。”

“哦,那就是离魂了,你出生的时候,金仙观的王道长就说你的魂魄不全,身体就是一个躯壳,你母亲死死的相信王道士说的这句话,苦苦的等待你的魂魄归来,你终究还是回来了,还是在云氏最需要的你的时候回来了。”

云昭站起身,双手抓着桌子边缘道:“福伯,给我几支鸟铳,给我一尊火炮,我要好好地看看这些东西,然后自己制造出来。”

云福摇头道:“我就是给你了,你也造不出来,京师火器营都造不出来的东西,你指望蓝田县的这些工匠能造出来?

告诉你吧,戚家军的鸟铳,倭刀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制造的,还有戚帅抓来的无数倭国工匠,是他们一起造出来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论是大明的工匠还是戚帅从倭寇手中抓来的工匠,都应该死掉了。”

云昭呵呵笑道:“我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

云福笑道:“你既然如此自负,那就试试,鸟铳,火炮我都会给你,数量不会多。”

云昭高兴极了,终于说通这个老顽固了,一把抓住云福的手道:“我们现在就去拿!”

云福狠狠的甩开了云昭的手怒道:“滚!”

云昭遗憾的滚了,他知道,今天对云福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不能再强求太多。

离开云福的房间,云昭也觉得浑身疲惫,双腿软软的似乎支撑不起自己胖胖的身体。

智力上的交锋,有时候比身体交锋更加的令人憔悴。

钱少少从黑暗的角落里钻出来,搀扶着云昭回到房间。

钱多多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饭菜,云昭掀掀鼻子,一股浓郁的蒜香,辣香,酸香混合着不断地冲击他的鼻子,口腔里立刻分泌出大量的口水,力气也不知怎么的就回到了身体里。

凉拌的山野菜,云昭一口都不想吃,凉拌的猪耳朵,云昭也毫无兴趣,至于他早就吃腻了的泥鳅炖豆腐他更是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端起饭桌中间那个比他人头还要大的大老碗,转瞬间就吃出了猪吃食的声响。

加了辣椒的油泼面才是真正的油泼面……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