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会办事的高杰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嫁给我吧!”

云昭在喝了半碗面汤之后,舒服的倒在椅子上,冲着钱多多不断地眨巴眼睛。

“就因为一碗面?”钱多多对这种玩笑话早就免疫了。

“一碗面还不够吗?”云昭就当身边的钱少少是空气!

“徐先生喊你明日上玉山一遭!”钱多多侧影很好看,尤其是她微微有些上翘的鼻子,在灯光下似乎变得有些透明,蜜蜡一般的美丽。

“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为了你说的“关学四为句”,张师认为你可能不懂!徐先生说你可能理解错了,韩师认为你是在他们八个关学弟子面前讨好。

而葛师则认为你有大气度,其余几位先生认为你的人品有问题。

总之,几位先生要给你补一下这方面的学问,免得你以后被人耻笑!

也让关学丢脸,横渠先生蒙羞!”

云昭摇头道:“不去!”

“为何呢?”

“我目前学识不足,只能借用横渠先生的名句来振奋人心,给那些学子一个学习的目标。

等我的年纪再大一些,我会提出自己的主张,作为“关学四为句”的补充。”

钱多多高傲的哼了一声,算是听到云昭的话了。

钱少少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听课呢?”

云昭指指自己的大脑袋道:“这里面装的东西跟”关学“主张有些差别,不能学混乱了。”

“我就这样跟先生们说?”

云昭点头道:“别人可能不会体谅我的难处,徐先生一定会明白我为何要这样做。”

钱少少还是不太明白云昭为何会这样做,毕竟,自从他认识云昭以来,他都是一副勤勉好学的模样。

云昭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自己作为一个后世人唯一的一点骄傲了,这点骄傲不容侵犯。

关学在历史长河中虽然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可惜,这颗明珠终究没有机会成为太阳。

理念这种东西是要与时俱进的,不同的时期,人民对统治者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不能将还没有解决温饱时期的口号拿到小康时代大喊,那样的话,会显得格外的滑稽。

李洪基的大顺政权就是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才因为一战失败后便土崩瓦解了。

起初的“闯王来了不纳粮”这句口号之所以能够给他带来星火燎原一般的威势,原因就是天下太穷困了,人们只要能多一口吃的,就不再顾忌其它。

李洪基之所以不纳粮,不过是因为抢劫大户还能勉力维持他的大顺政权。

当大顺政权庞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抢劫大户无法满足军队,政府开支的时候,中户就成了目标,当时局再恶劣一点,下户流民这些原本支持他的人也就无法幸免了。

到了这种地步,他的统治基础荡然无存,最终灰飞烟灭。

“关学四为句”对于读书人来说是有很强吸引力的,也只适合在读书人中传播,如果把这四句话告诉百姓,相信大多数人是听不懂的,效果远远比不上李洪基将来提出来的“闯王来了不纳粮”。

人在疯狂或者别无需选择的情况下都喜欢做一些急功近利的事情,云昭打算避免这种疯狂的无理智行为。

因此,他准备把蓝田县做成一个世人皆知的标杆!

让秩序给人们带来富足跟便利,顺便让这样的光芒照耀全大明。

毕竟,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云霄送来的消息很明了,一支运粮队伍已经抵达了渑池县,距离西安只有六百里。

以运粮队的速度,还有十天才能到少华山。

运粮队的护卫有三百二十人左右,主力是洛阳的雄风镖局,总镖头名叫韩南山,人送外号“撼南山”,据说,他走镖的时候都会在背上背六杆短矛,遇敌作战之时,双手连抓,顷刻间就能将六杆短矛全部投出去,且例不虚发。

作为总镖头,此人最大的本事不是武艺过人,而是交游广阔,雄风镖局专门走洛阳到长安这条道,每次走镖之前,镖车还没到,拜帖礼物就已经送到了沿途的山寨上。

小股的盗匪打不过撼南山,大股的盗匪收到了礼物,也不愿意为难这个镖局。

所以,十余年来,雄风镖局从未丢过镖!

“高杰把事情办妥了吗?”

“办妥了!‘赛伯当’的人头被虎叔拿走了。”

“山寨里的人呢?”

“杀了一些死忠,其余的送去了秦岭,我们的人已经进驻少华山。”

“这么多人去少华山惊动地方官府了吗?”

“人从长安县的峪口出发,沿着秦岭走山路,没有惊动其他人。”

云杨在回答云昭问题的时候站的笔直,等云昭问完话之后,身体立刻就垮了下来,老猫一样缩进云昭对面的椅子上懒懒的道:“高杰这人不错,杀‘赛伯当’的时候说他是虎叔的仇家,‘赛伯当’居然当场表示愿意请虎叔去少华山饮酒,好方便高杰杀虎叔,只求高杰饶他一命。

然后就被虎叔的亲卫梁三把人头砍下来了,顺便杀了“赛伯当”全家。

本来呢,虎叔派梁三跟着高杰去少华山,就是为了给“赛伯当”留条后的。

这下好了,杀的那叫一个干净!”

云昭点点头道:“高杰办事还是很有一套的。”

云杨从桌上拿起两颗核桃,捏碎了一边吃一边道:“通过虎叔这件事,我算是看清楚了,以后我只信自家人,就算是不小心死了,至少家眷还能混个饱饭。

这外人啊,是靠不住的。”

云昭笑道:“这个想法要不得,只有我们家,只用我们家的人,我们就只能窝在蓝田县里,想要走出去,用外人是必须的。

外人我们一般不用,一旦用了,就要重用他,给他足够的权力跟信任!”

“所以,你打算重用高杰?”

“是的,不过,怎么也要等到他跟秀秀成亲生子之后。”

“哦,这也行,好歹算是半个云家人,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少华山?”

“明天就走,我不走,福伯就不肯拿出武库里的东西。”

“要不,让钱少少留下?”

云昭瞪了云杨一眼道:“你知道个屁啊,刚才跟你说了,既然相信一个人,那就信到底,不能掣肘。”

云杨丢掉手上的核桃皮道:“早就告诉你,把云甲,云乙,云丙,云丁这四个人换掉,你就是不肯听。”

云昭淡淡的道:“这也是信任的一部分,就是因为有他们四个人还留在主宅里,我才有底气在福伯身上用各种计谋,而不至于让福伯心凉。

这驭人之策最讲究平衡,你以后要多体会,不要一棒子就把所有人打死。”

云杨毫不在意的道:“我以后尽量用弟弟们,好使唤不说,还没有后患,好了,就说这些,你去少华山准备骑马去?”

云昭点点头,云杨坏笑道:“那就让婶婶给你弄一条厚厚的棉裤。”

云昭笑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娇嫩,骑马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事情了。”

云昭第一次出门去抢劫,自然要瞒着母亲,否则她会发疯。

只说要去巡视云氏的各个峪口里种植的红薯,云娘不疑有他,愉快的同意了儿子出门的计划。

原以为福伯可能不会跟着去少华山,云昭出发的时候,福伯骑着一匹马出现在云昭身边。

他腰胯长刀,皮革囊里装着火药,铅弹,身上背着一支足足有两米长的鸟铳,背上这东西,云昭觉得福伯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年轻了。

“这一次让你好好地见识一下戚家军的杀敌利器!免得你整日里心高气傲的看不起任何人。”

“我没有看不起谁啊。”

“你是没有看不起谁,你是看不起任何人,这所有的人在你眼中,就是一头头的大牲口!”

第九十八章 第一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