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令人失望的先进武器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据云福的传授,打枪可分为以下步骤:倒药,装药,压火,装弹,装门药,装火绳,完成这些,算是做好了打枪的准备。

射击时,需打开火门盖,点燃火绳,以蹲跪姿或立姿瞄准扣动扳机发射。紧急时也可直接向火门点火不瞄准发射。

云昭面无表情的扣发了扳机,眼瞅着那根鸟嘴一样的击锤带着火绳钻进了药仓,然后就听见一声巨响,眼前腾起大片的呛人烟雾,至于枪管里面的三钱铅弹飞去了那里,云昭是不知道的。

开了一枪之后,云昭就对打枪失去了任何兴致,甚至有些索然无味。

如果可能,他很希望从福伯掌管的武库里弄到一枚漂亮好看的集束炸弹……最不济也要来一门马克辛水冷机枪!

等福伯收起鸟铳,云昭满怀希望的道;“有没有短铳?”

“有,不过那东西没什么用,准性太差!”

云昭又回想了一下大诗人普希金为了妻子的名誉跟人用短铳对射的决斗场面,再一次摇摇头,二十步的距离,两人齐齐的举枪对射,一个被有神枪手之称的家伙打中了肚子,一个毫发无伤,这就很说明问题了……短铳不靠谱!

而这样的短铳,还是一百年后的短铳。

如果建州人愿意学习西方军队排着队相互射击来决定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云昭一定很喜欢用这种枪。

可惜,建州人喜欢骑马,还会射箭,甚至很喜欢用大炮,这就很麻烦了。

云昭不认为自己有本事组建一支可以跟戚家军媲美的军队,而没有戚家军这种战斗力的新式军队,在建州人面前,往往是不堪一击的。

除非走关宁铁骑的路子……同样的,关宁铁骑这种军队对云昭这样的土匪来说,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云福不是多拉爱梦,他能给云昭的只有一些鸟铳……

这让云昭何等的失望啊!

人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辉煌的一面。

比如,云昭在面对流民缺少粮食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自己当初检查猪饲料工厂的一幕,那里有堆积如山的玉米……最过分的是,养猪场里的某些高价值猪,甚至要吃鸡蛋跟药材!

现在,看到最真实的鸟铳之后,云昭的脑子里就出现了无数的画面,从核弹爆炸,到导弹齐飞,潜艇出水,巨舰迎风,飞机直插云霄,再到万炮轰鸣,坦克铺天盖地碾压过来的场面,每出现一帧画面,云昭的心就发酸一次。

“少爷看不上这样的好铳?这飞鸟铳百步之内杀人于无形之中。”

“我希望有更好的!”

云福傲然一笑,拍拍手里的飞鸟铳道:“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铳了。”

云昭瞅着云福道:“会有的!”

说完就在钱少少的帮助下爬上马背,继续向少华山方向奔去。

云昭抵达少华山的时候,云虎,云霄,云蛟,云豹已经全部到了,不仅仅他们来了,还带来了专门推着独轮车驮粮食回蓝田县的两千人。

进了聚义厅,里面苍蝇多的烦人,云昭用鼻子嗅嗅看了高杰一眼道:“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吗?”

高杰瞅瞅乱飞的苍蝇连忙拱手道:“属下知错,下一次不会在屋子里胡乱杀人了。”

云昭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块金子丢给高杰道:“这是你办事的赏赐,给秀秀打副头面首饰。”

高杰立刻就变得高兴起来,将金子高高举起道:“兄弟们,看清楚,这可是金子,只要大家这一次把买卖做好了,也能拿到这样的好东西,用来讨老婆欢心最好不过!”

高杰的话引来一干强盗头目们的一致哄笑。

在乱哄哄的场面里,云昭来到闷闷不乐的云虎身边道:“虎叔,还是解不开心结?”

云虎哀叹一声道:“当年一个碗里喝酒的好兄弟,居然在卖我的时候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要不是梁三亲眼所见,我是不信的。”

云昭给云虎的空碗里倒了一碗酒笑道:“这就是我不怎么愿意施恩与外人的原因。”

云虎摇摇大脑袋,一口喝干了碗里的就,重重的一拳砸在松木桌子上道:“六十两银子!高杰用了六十两银子就买通了少华山的四当家,还亲自带着高杰去跟自家的大当家见面!

然后被高杰带来的百十个控制了局面,那些平日里号称要跟“赛伯当”同生共死的兄弟,眼看着“赛伯当”被梁三砍了脑袋,一个个立刻跪地求饶,愿意尊高杰为少华山大当家!

情意在这些混账眼中一个钱都不值啊。”

云昭笑道:“虎叔别怪这些人,他们之所以这样,都怪”赛伯当”自己,高杰从少华山弄出来的藏银足足有三万四千多两,这件事您知道么?“

云虎吃了一惊,一把抓住云昭的胳膊道:“这么多?”

云昭冷哼一声道:“还不算首饰跟玉器,粮食!一个山寨之主如果穷困也就罢了,手里有这么多的财富,他的四当家却因为区区六十两银子就卖了他,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他根本就没把自己的部下当成兄弟,只顾着自己捞钱,这样的人一旦倒霉,众叛亲离是必然之事。

您再想想您跟猛叔,霄叔,豹叔,蛟叔几个人是怎么做的?”

云虎皱眉道:“我们是真的穷!”

“要是有人抓住了猛叔……”

“老子撕了他!”

“您看,这就是区别,现在呢,您就莫要烦恼了,那种人死掉是活该,他是没机会卖您,要是有机会早就卖了,就不要为他烦恼了。

我们还是先想想如何才能从“撼南山”手里把这一万担米粮弄回去,咱们已经收了洪承畴的钱,就等着交货呢。”

云虎朝众人喊了一嗓子,聚义厅里就剩下不多的几个人。

“有什么章程?”云虎瓮声瓮气的道。

“福伯说他手持飞鸟铳,一百五十步内弹无虚发,我觉的撼南山这人武功高强,我们就不要正面跟他打了,让福伯一枪干掉了事。

剩下的人就应该鸟兽散了吧?”

云霄摇头道:“未必,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是镖局,镖局跟山寨不一样,整个镖局并不一定就属于镖头一个人,而是属于所有镖师的。

这一批货价值三十万两银子,他们损失不起,就算是镖头被冷枪给打死了,剩下的镖师还是会拼命的,而且会比以往更加的凶悍。

因为,这批镖丢掉之后,他们就没饭吃了,整个镖局要陪给人家货款,除非他们全部战死了,才能免责!

三百个刀客发疯,我们未必就能扛得住,就算是拿下来了,也会损失惨重,得不偿失啊!

小昭,我带你去我们事先踩好点的埋伏地,看过之后再说怎么对付这个“撼南山!”

云昭连连点头,自己确实有些想当然了,镖局这种行业能存在下来,本身就有自己不平凡的地方。

随云霄一行人看过埋伏地之后,云昭有些着急,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险要的地势可以借用。

从洛阳直达西安的官道被历朝历代的官府修建的又宽又大,即便是一边靠山,也是地势平缓的小山坡。

“我准备让出溜带着咱们家仅有的一百骑兵驻扎在这个小山坡后边,我们在靠近大路的另一边,挖坑藏在里面,等粮车过来的时候,先用乱箭吸引镖师们的注意,然后等他们的以为我们只埋伏了一边,出溜就带着骑兵从山坡上冲下来,彻底把镖师的阵型冲乱,最后大家一拥而上,干掉所有人。

当然,小昭你想让福伯用冷枪打死“撼南山”也是一个好主意,你看这样安排妥当不妥当?”

听云霄这样问,云昭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云福。

云福淡淡的道:“想藏在地底下,先躲过那些眼睛很毒的趟子手再说。”

第九十九章 第一零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