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第一次抢劫(1)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霄做事很稳健,在不伤害云昭自尊心的情况下,轻易就夺走了指挥权。

而且还被所有人默认,当然,除过钱少少跟云杨有些不满意之外,别人都没有注意云昭这个小孩子。

小孩子,哪怕是野猪精转世,在没有表现出与野猪精身份相称的战绩面前,他的意见无足轻重,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云氏的族长,哪怕他现在是蓝田县的县令。

以前,云昭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失败了,无非是损失一些钱,作为族长,当败家子没什么好稀奇的,就算是成功了,大家也会以为这是云氏全族的功劳。

可是呢,真正要打仗了,他们宁愿相信傻了吧唧的云虎,也不会相信云昭的。

就连云福这种老军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云昭跟钱少少只能站在一边听大人们商讨,一边在心里策划自己的方案,准备等开战之后看看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有用。

事实上这场实地勘察的时间很短,甚至不到一个时辰就结束了。

按照福伯说的话——既然要开打,那就打就是了,其余的要交给老天。

这话充满了土匪作战的气息,让云昭很是怀疑他曾经是否在大明朝最精锐的军队里服过役。

或者——战场本来就是这么简单?

云福,云霄最后制定的战术简单的让人不可思议——那就是等云福一枪干掉“撼南山”之后,先是一通乱箭,然后骑兵冲一次,再然后大家伙一拥而上,用一千人的人潮把对方埋掉。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斥候从山脚下取回来了一份礼物。

礼物是“撼南山”派人送来的,礼物不算重,也不算轻,两枚二十五两重的银锭安静的躺在锦盒里。

里面还有一封言辞谦卑的信,说是要借道少华山,还请山上的诸位头领看在“撼南山”的面子上,准许他们过去,等买卖完成,再备厚礼美酒上山与诸位头领把酒言欢。

云霄收下了礼物,同时也在路口插上了一面黄色的旗子,算是答应了“撼南山”的请求。

对于这一幕,云昭看的津津有味,这都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奇景。

于是,到了中午,“撼南山”又送来礼物,这一次的礼物是两匹丝绸,说是给山寨上的女眷做几件衣裳。

云霄又接下了礼物,随后又挂上了一面蓝色的旗子,意思是邀请“撼南山”上山寨一聚。

傍晚的时候,有一匹马驮着一个骑士,直接来到山门前,在山门前放下了两坛子美酒跟一封信,大意是,这次公务繁忙,不敢叨扰诸位头领,且等交割了镖,便上山赔罪。

云霄接下了礼物,遂命人收起了黄蓝两色旗子,将一面大红旗子挂了出去,还在旗杆上用绸缎绑了一朵大红花。

不一会,那个前来送酒的骑士,就朝旗子施礼三次,就扛着旗子回去了。

“这样做有用吗?我是说,拿了钱,绸缎跟酒之后,就不用抢劫他们了吗?”

云霄笑道:“这就是有名的“三段锦”是镖局拜山的一种法子。

按照道理来说,少华山接受了礼物,赠了前途无量旗子,在镖局车队过少华山的时候,是要闭寨门一日,让人家放心通过。”

“咦,接受一点小钱,山寨就不做买卖了?”

“不是这样的,接受了雄风镖局的好处,就表示我们是朋友,以后山寨有人需要下山去了洛阳,就能在洛阳雄风镖局居住,而镖局是要保证来人不被官府捉拿。

如果山寨上下要是有采买事宜,也可以交给雄风镖局去做,他们是一定要做好的。

如果有人不遵守规矩,坏了规矩,以后走这条道的镖局都会将少华山当成生死大敌,如果少华山坏掉的买卖足够大,很多镖局就会联合起来进攻少华山。

这可是很大的麻烦,加上“撼南山”自己实力强悍,以“赛伯当”的实力跟性子,是不敢得罪“撼南山”的。

听了云霄的解说,云昭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不论是盗匪也好,镖局也罢,他们其实是相互依存着生存的。

如果没有镖局,山寨里的人就不会得知,那些没有找镖局运货,想要自己偷偷蒙混过关的商家的消息。

没有山寨,镖局自己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有钱大家赚的情况下,镖局跟盗匪的身份可能已经分不清楚了。

又过了一天,少华山山寨的大门紧闭,空空荡荡的山寨聚义厅里,只有云昭跟钱少少两个人。

云昭坐在那张豹皮交椅上睡了一觉之后,还是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跟云霄说好了,一旦“撼南山”的车队过来了,就会派高杰来叫他们去战场看看,没想到,都已经中午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撼南山”不会不来了吧?”

钱少少四处搜寻好东西,胸口已经装的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收了一些什么好东西。

等他哗啦啦将东西都倒出来之后,云昭才发现,钱少少居然把人家的青铜门钉给卸下来了。

“会来的,听西安云掌柜说,这批粮食是范肖山跟王登库两个商贾要运去蒙古,跟蒙古人换牛羊的,要赶在秋天结束之前送到,他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云昭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给了钱少少一个肯定的回答。

就在两人一起数青铜门钉的时候,高杰匆匆走了进来,对云昭道:“来了。”

“确认马车上装的都是粮食吗?他们会不会用沙子骗我们?”

“斥候确认过了,是粮食,斥候的眼睛毒着呐,想用沙子瞒过他们的眼睛可不容易。”

云昭跟钱少少两人立刻就不再理会那堆门钉了,随着高杰急匆匆的离开了山寨。

三人来到一棵大树下,高杰将云昭,钱少少送上树,自己就匆匆的跑了,林深草密的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两人匆匆的爬上松树,这才发现这是一处绝佳的观察战场的好地方。

视野开阔不说,距离云霄设定的战场不过三百米远,可以完整清楚地看到整个战场的全貌。

钱少少疵牙咧嘴的表情痛苦,云昭连忙问怎么了,钱少少才忍着痛道:“有人用弹弓打我的屁股。”

云昭四处看看,没发现有人,就听钱少少恶狠狠地说:“一定是云杨,按照前两天的安排,他应该就在附近,可是,他们的战马在山背后,他怎么敢逃跑?”

话音未落,钱少少的屁股上又挨了一下,这一次云昭看的很清楚,是一颗绿色的山果子。

顺着射击路线瞅过去,果然发现云杨站在一人高的茅草里冲着他嘿嘿傻笑。

“快上来!”

云昭朝云杨挥挥手,云杨就猿猴一般爬上松树。

钱少少鄙夷的道:“被出溜爷给撵出骑兵队了是吧?”

云杨怒道:“是要我过来保护你们两个。”

钱少少道:“那就是被撵出来了,我们两个不用你保护!”

云昭没空听他们两个吵嘴,在道路的尽头,已经有一条黑线出现在了视线中。

也就在此时,一道雄浑的声音在山脚下响起:“我武——雄风!”

四五声过后,六个短打扮的精壮汉子手握长刀从山脚处拐了过来,六人呈雁翅状阵型,两人走大路中间,四人分别走在道路两边,在用脚一步步的丈量脚下的土地。

云昭,云杨,钱少少小心的藏好身体,从树枝缝隙里向外看。

眼看着那六个人一步步的走进预设的战场,云昭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咚咚作响。

第一百章 第一零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