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初遇镶蓝旗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氏盗匪们运送粮食的速度很快,当云昭处理完手边几个伤号之后,车阵那边的战斗依旧没有结束。

这让云昭多少有些焦躁。

云杨钻到人圈子里去了一趟,回来告诉云昭道:“有八个很厉害的人死守着一辆马车,不让我们靠近。”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霄叔说这几个人是建奴,他要活捉!”

听云杨这样说,云昭忍不住似笑非笑的看看云福。

云福脸上并无懊恼之色,反而有些兴奋,大踏步的钻进了人群,去检验云杨的话是否真实。

钱少少笑道:“这一次看福伯也还怎么说,少爷,你杀建奴的时候给我留一个,我也试试,看看杀建奴跟杀别人有什么不同!”

云昭大笑道:“我更在意马车里的人。”

说罢,也一头钻进了围观的圈子。

此时的车阵里已经是横尸遍地的模样,死去的云氏部族已经被拖回来了,死掉的战马也拖回来了,只剩下蓝衣镖师的尸体。

战圈里只剩下八个伤痕累累的蓝衣人兀自亡命的护卫着一辆马车。

马车上的帘子垂着,上边插满了箭矢。

云霄准备了百十个长枪手,正以环状阵势缓缓向前逼近,看的出来,这该是这八个蓝衣人最后一战了。

一个蓝衣人用一口流利的北地口音大吼道:“让马车离开,我们愿意付纹银十万两!”

云昭瞅瞅这家伙的秃脑壳,等他转身,又发现了那条丑陋的辫子,就对云霄活捉这些人的决定非常的满意。

不论蓝衣人怎么呼喊,云霄都只冷冷的回答‘降还是死?’

随着长枪手慢慢逼近,蓝衣人终于绝望了,他们没有上前迎战,而是不约而同的将手中武器捅进了马车!

马车里传来短暂的两声惨叫,就有血水从车板上流出来,这八个彪悍的蓝衣人就撕扯掉自己的衣衫跟帽子,咆哮着向长枪阵冲杀过来。

无数张渔网从半空中洒落,建州人奋力砍杀,却奈何不得这些渔网,终究被渔网缠的结结实实,然后,就有百十个人扑了上去,牢牢地把他们按住,直到把他们捆扎的如同粽子一般,这才开始清理战场。

云霄用长枪挑开马车帘子,然后示意云昭等人过来瞅瞅。

云昭小心的走近马车,只见马车里只有两个人,一个身着艳丽服饰的妇人,以及一个约莫有五六岁的孩子。

现在,他们自然是已经死掉了。

“搜!”

云昭轻声吩咐一声,钱少少就第一个钻进马车里,在两具尸体上摸索。

见钱少少在分门别类的搜检尸体,云昭就对云霄道:“霄叔,给我拉过来一个重伤难治的建奴,我要完成一个承诺。”

云霄大笑道:“这是自然,小昭,我们这笔买卖真的赚大了。”

云昭也跟着大笑道:“这是自然,出溜爷呢,你帮我问问他,这笔买卖值不值?”

断了一条臂膀的出溜爷站在人群里大笑道:“值得啊,值得啊,以后跟着少爷,怎么着我们也该有肉吃!”

云昭心安理得的享受了一干盗匪们的恭维,然后就朝着还在检验建奴真伪的云福道:“福伯,弄一个最纯种的建奴过来给我杀,好完成我们的约定!”

云福冷笑道:“镶蓝旗的人,属于建州下五旗,旗主莽古尔泰,此人最是残暴,最是记仇,连自己的母亲都杀,足以说明此人心性,从这个妇人能带一个牛录的人进入中原看来,必定是建州勋贵。

你小心了,这应该是不死不休之仇!”

云昭大笑道:“我只想知道杀了其中一个,能否兑现我们之间的承诺?”

云福笑道:“自然可以,少爷从此为武库之主,老奴为少爷贺!”

云昭得意的对伤痕累累的云虎道:“老天都站在我这一边,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云虎喘着粗气道:“我的娃啊,现在不是你得意的时候,我们要立刻打扫战场,然后马上回秦岭,云蛟那边传来消息说,渭南县已经有接应的人过来了!”

云昭连连点头,让开道路,任由云氏盗贼加快清扫战场的速度。

带着血的地皮全被铲掉装在袋子里丢到深山,搜寻遗落的武器箭矢,清扫战马奔腾之后的痕迹,收集所有的尸体运到少华山大寨里烧掉。

日头偏西的时候,战场上已经彻底回复了平静,大群的鸟雀云集,捡拾地上散落的稻谷。

再过一个时辰,鸟雀吃光了稻谷,也就四散飞去。

空空的粮车被运到了少华山寨,等渭南县接应粮车的人抵达战场之后,依旧有好手发现了蛛丝马迹,一路追到少华山寨,被寨子上的弓箭手射退。

不出两天,这件惊天大案,就在整个关中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

洛阳雄风镖局发出了英雄帖,召集天下英雄共击少华山,并且出纹银五千两买“赛伯当”的人头。

就连云虎都收到了一封‘英雄帖!’

“虎叔,你把五千两银子给埋了。”云杨帮着云虎念了英雄帖的内容之后,就堆着笑脸跟长辈开玩笑。

“没大没小!”云虎笑骂了云杨一句,就有些担忧的对云霄道:“我们能瞒过去吗?”

云霄道:“问题不大,我查验了四遍,确认,没有人逃脱,既然是无头案,想赖在我们身上很难。

等小昭把稻米换成麦子,糜子一类的给洪承畴送去之后,这件案子也就没有什么人愿意过问了。”

“留守在少华山的高杰什么时候撤回来?”

“等关中群雄齐聚少华山的时候,就一把火烧掉山寨,回来就是了,要是被人半路上堵住了,就说是接到了英雄帖,去围剿少华山的。”

“能骗得过去吗?”

“你过去自然是不成的,高杰可以!”

“你说,小昭留着那八个建州人干什么,为何不一刀杀了?”

云霄笑道:“小昭说这些人很有用,战力强悍,而且还是一个完整的牛录,打算送给福伯当练兵时候的靶子,等所有人都见过建州人,跟建州人做过战之后,在战场上遇到建州人也就没有那么恐惧了。”

“武库是个什么样子?你见过,我还没见过呢,能不能立刻把兄弟们武装起来?”

云虎现在最热心的事情,就是如何用这批武器。

云霄长叹一声道:“没那么容易,这批武器原本是送到辽阳的补给,补给没送到,戚金,陈策一行人就已经战死,且全军覆没了。

咱们家里的老兄弟是没有福气装备这些武器的,云福坚持不要咱们家的老兄弟,他只要流民中没有牵挂的青壮,人数也没有我预想中的多,只有一千人!”

“如此一来,我们的老兄弟怎么办?”

云虎听说新式武器没有他们的份,立刻有些发急。

云霄幽幽的道:“咱们只好用老祖留下来的武器,都是五十年前打造的,而且以倭刀最多,鸟铳只有很少的一点,火炮根本就没有!

而且,这些东西在地窖里存放了三十几年,天知道鸟铳还能不能用了。”

云虎沉默良久搓着双手道:“小昭这是不相信我们族中的兄弟?”

云霄道:“不是不信,而是我们做贼做习惯了,没法子适应福伯教授的那一套东西,军纪我们也没法子遵守,既然如此,只能从流民中挑选。

这件事猛哥,豹子老蛟都是同意的,我也赞同,老虎,你就别耿耿于怀。

我们都有些年纪了,没法子陪小昭征战到底,能帮他守好家,我们也就算是尽到长辈的责任。

等玉山书院的那些孩子成长起来,咱们云氏也就到了飞黄腾达的时候了。”

第一零二章 第一零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