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就因为多了一点!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福伯,如果一群战士,每日都好吃好喝的供着,每日要经历最剧烈的战斗,他们最后是不是就能成长为最强悍的战士呢?”

“少爷啊,没有这个可能,他们只会因为每日都要作战,伤上加伤在很短的时间里死掉,没机会成长为最强的战士的。”

“会不会有例外?”

“如果你继续让云猛,云虎,云豹,云蛟,高杰,云杨他们轮番的带着人去跟那几个建奴对打,我保证他们活不过两年,就会被活活打死。”

“我没有让他们下死手!”

正在喝土豆汤的云福抬起头举着手里的木勺道:“莫说每日战斗,我只需每日用这个木勺在随意的时间里敲你一百下,不出一年你就会疯掉,或者自杀!”

“哦,这样的话,咱们家里的建奴不够用这如何是好?”

云福大口的喝着土豆汤不愿意理会话多的已经妨碍他吃饭的云昭。

云昭安静的等着云福吃完。

云福最喜欢吃这种用土豆煮化之后形成的浓汤,每天下午,厨娘都要给他准备一碗的,这是他最大的享受。

“蜀中有人来讨要武库里的兵刃了。”

“告诉他,已经没有了。”

“这要你亲自去告诉他。”

“谁啊?”

“冯英!”

“他是从哪里钻出来的鸟蛋?”

“人家不是鸟蛋,是辽阳之战的遗孤,她父亲是最后一批慷慨赴死的戚家军,她父亲战死四个月后,她出生了,被赶来为弟弟收尸的秦良玉收养了。

按照道理来说,比你更有资格接收这批武器。”

“哪个秦良玉?”

“就是你最担心的那个上柱国光禄大夫,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驻四川提督、总兵官,镇东将军,一品夫人,字贞素的那个秦良玉!”

云福见云昭已经惊恐的将手都塞嘴里了,就微微一笑道:“这批武器虽然是我戚家军的,却也属于三千川军,属于战死的秦民屏,秦邦屏兄弟。

这个冯英虽然只大你一岁,人家身兼两家之长,那一边的关系都比你硬扎。

这就是我当初为何不愿意把武库轻易交给你的原因!”

“这个冯英在哪?”

云福放下饭碗,遗憾的瞅了一眼空空的碗底打了一个饱嗝道:“快来了吧,我收到信的时候,算算信里出发的日子,应该已经出发六天了,再有十来天就到蓝田县了。”

云昭的眼神阴郁,准备扭身离开的时候,又看着云福道:“你怎么可能泄露他的行踪给我?”

云福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大的笑话,指着云昭道:“你要是能下得去手,尽管下手!”

云昭在脑海中迅速的衡量了一番,慢慢坐下来道:“我确实下不去手!”

云福不屑的道:“你不是下不去手,是不敢下手!你要是这样做了,你现在辛苦聚拢的一切都将成为一盘散沙。

你想用戚家军,川军将士死战不退的英灵来凝聚你需要的军队,你知不知道,冯英才是那九千将士的英灵所化!

加上秦帅视冯英如骨肉!杀了冯英?你不如去自杀来的痛快些!”

云昭哆嗦着嘴唇喃喃自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天不会这么便宜我的,老子最近缺德事干多了,他就丢下一枚凤凰蛋坏我的好事。”

云福冷笑一声,掏出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烟,很少能看见这头野猪精失魂落魄的模样,他想多看一会。

云昭慌乱了片刻就心思就逐渐变得清明起来。

摊摊手对云福道:“我留一半可行?”

云福摇头道:“不是成不成的问题,这批武器正好是一营的装备,分拆两半之后,大家拿的都不全,战力会损失一半还多,不论是谁拿,都要拿全了,才能彻底的发挥这批武器的价值跟威力。”

云昭皱眉道:“我给他钱粮可以吗?”

云福摇头道:“蜀中其实并不缺粮,缺粮的是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你从缺粮之地运粮食去蜀中,会被人笑话的。

你可以试试比武!”

听了云福的建议,云昭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不用猜就知道结果的事情,那个家伙自幼跟着秦良玉这个武功强悍的妇人,如果不能学一身好本领,哪里会有讨要武库的需求?

云福这样的建议实在是没必要提出来。

“我听说蜀中缺少战马,我们这一次弄了不少战马,福伯,你觉得两百匹战马换这些兵器,应该可行吧?”

云福听了这话,忍不住站立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云昭道:“你舍得你刚刚组建的两百人的骑兵队伍?”

云昭叹口气道:“在我眼中,这批火器比骑兵重要,我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所以,我选火器!”

云福欣慰的摸摸云昭的脑袋道:“你到底是一个很好地孩子,把你逼迫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愿意作出退让,而不是选择除掉对手,很好,很好,这说明我没有选错人!

少爷,你就不问问冯英如此占优,我为何还是会选择把武库交给你,而不是冯英吗?”

云昭低头看看自己的肚皮哀叹道:“难道是因为我长得肥硕?”

云福嘿嘿怪笑道:“是因为你比冯英多长了一点东西!”

云昭不明就里,捏着自己肚皮上的肥肉往上提提道:“难道是因为我肉多?”

云福嘿嘿奸笑着把目光定在云昭的胯下……

云昭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猛地跳起来爬到桌子上抓着云福的肩膀道:“这个冯英是女的?”

云福大笑道:“确实,在我没有答应你之前,我确实不知这个冯英是男是女。

在你们两人中间我没法子作选择,这才拿出规矩来说事。

谁先拿到鞑子,建奴,倭寇的人头,谁就先得武库!

冯英既然已经出川,我觉她可能已经拿到了所需要的人头,所以,就违背诺言从武库中取出来了一些鸟铳跟火炮,希望能帮你一下。

只是没想到,少爷的运气实在是太好,抢劫镖局也能遇到真正的建奴,还杀死了建奴中勋贵。

就在老奴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接到冯英传来的信,说明了她是一个女娃的事实。

至此,少爷获得武库,老奴心中再无半点心结!”

“就因为冯英是女子?”云昭心惊胆战的追问了一句。

云福脸上的笑容慢慢褪下,哀叹一声道:“戚家军处处受人排挤,是因为戚家军得张居正赏识,不论是军饷,还是待遇都是最高的,这才引来别人的不满,最终烟消云散。

秦帅以妇人之身率领白杆军南征北战所向无敌,堪称巾帼英豪。

也就是如此,秦帅也处处被人贬低,哪怕有皇帝御制诗文赞扬,白杆军依旧处处被掣肘,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秦帅是妇人!

老奴不敢猜测冯英是何等人物,不过,既然秦帅允许冯英蓝田县起出武库,就说明这冯英也非泛泛之辈。

这狗日的老天从不给好人一个好活路,冯英既然是川军与我戚家军中最后的血脉,老奴希望她能平安过一生,而不是如同秦帅一般半生作战,半生孤苦,最后连兄弟都搭进去……”

云昭掀开裤子低头瞅瞅,发现小兄弟依旧好好地在老地方待着,顿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以前他对老顽固一般的福伯没有多少好感,现在,他只想让福伯变得更加封建一些,更加重男轻女一些。

只因为自己胯下多了一点,就让凤凰一般的冯英没了下场,这种不用比本事,只因为生理原因就让别人败的无话可说的感觉……云昭觉得实在是太好了……

对别人最大的不公,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公平——云昭如是说!

“福伯你明日派人去西安城,将城里最好的金匠通通招来,我打算拿出二十斤金子给冯英打一套金饰,只要是家里有的宝石珠翠,能用的全用上。

这一次,我不求好看,只求贵重,一定要上冯英小姐感受到我云氏对战死的川军,以及戚家军将士们的无上敬意!”

第一零八章 第一一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