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东窗事发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少爷不去看看冯英?”

云昭闻言笑了一下,从盘子里抓过一把煮黄豆一粒粒的往嘴里丢。

“少爷如果能获得这个小姑娘的欢心,将来会少走很多弯路。”

云昭继续摇摇头,似乎吃黄豆比世上任何事情都重要。

“这就是老奴的小心思,少爷莫要恼我。”

云昭终于吃完了手里的黄豆淡淡的道:“我们家是强盗,这一点已经没有法子改变了。

蜀中秦帅是大明忠烈,这一点也是不会改变的。

我知道福伯的意思,你想让我跟冯英结成连理,将来就会有更多的可能。

你的想法是好的,问题是——我不愿意!”

云福摇摇头道:“与冯英结亲,不会辱没云氏。”

“我知道,冯英这样的女子不论长成什么样子,嫁给谁都算是下嫁,刚才已经跟你说了,我不愿意。

云氏既然是强盗,那就好好的把自己的强盗之路走下去好了,没必要在半路上改弦异张。

对我来说,我知道那条路才是最近的路,没必要跟随别人抄小路,那样的话,可能要走更远的路。”

“少爷认为秦帅会干预你?”

云昭点点头道:“这是一定的,而我讨厌别人干预我的事情。福伯,我困了,要睡觉。”

云昭说着话就拉开云福特意给他准备的毯子盖在身上,不大功夫就睡着了。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云昭就匆匆起身,带着钱少少去了汤峪,不是为了避开冯英,而是汤峪出事情了。

“有人追踪到了汤峪!”

“追踪谁?”

“还不知道!”

云昭才到汤峪,就从云猛口中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山谷口的温泉里倒着十一具尸体,云猛找人辨认过,这十一个人里面,有三人去过少华山。

“封锁边境!”

“已经做了。”

“那就发公告,告知我蓝田县每一个百姓,有恶贼来我蓝田县胡乱杀人,为了防止这样的惨案再度发生,请蓝田县百姓留心任何外地人,只要发现不妥,就要迅速报官。

告诉百姓们,这股强盗很危险,极度的危险,万万莫要独自抓捕,只要报官,就有银子拿,没必要自己冒险。”

云猛匆匆的去办事了。

钱少少在一遍遍轻声道:“要不要派人告诉那个冯英,问问是不是她的人干的?”

云昭摇头道:“我们可以不见她,不能冤枉她,这是礼数,看在那些前辈英灵的份上,我们也不委屈她。”

钱少少撇撇嘴道:“那个女人蠢的很,被我捉住丫鬟,她就现身了,没有半点城府。”

云昭认真的看了钱少少一眼道:“如果你被冯英捉住,且命悬一线,我也会露头的。”

钱少少不解的道:“你不该露头的。”

云昭怒道:“你知道个屁啊,我要是连你都不救,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我?

跟着我混,混着,混着连命都丢了,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不是说,钱给够了就生死有命吗?”

“话可以这样说,事情不能这么办,这么办事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不好,基本上都是被部下干掉的。

人人心里都有一笔账,欠钱而已,又不是欠命,就算是好人只要把欠你的钱还你了,也能走的心安理得,无牵无挂。”

“既然这样,我们就跟他们讲人情?”

“狗屁,处处讲人情,还要律法干什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情理法兼顾!”

“兼顾不了以何为尊?”

“法!”

这就是云昭跟钱少少之间的日常对话。

很多时候云昭都会把后世的一些道理讲给钱少少听,而钱少少的学习能力还是很惊人的,现如今,已经可以跟得上云昭的一些思维了。

温泉里的人被捞出来整齐的摆在地上,这些人死亡之前曾经受过很重的刑罚,其中一具尸体的骨骼被人用钝器砸断了不下十五根。

又有两具尸体的手指缺失了一半,其余的尸体上就没有那么多的伤口了,基本上都是一刀毙命。

“人家通过严刑拷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现在,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已经逃离了蓝田县。”

匆匆赶来的云霄表情凝重,分析尸体却分析的头头是道。

“何老三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是昨天晚饭时分,他从家里吃过饭之后说是出来洗澡,然后就一夜未归。

按照这个时间计算,人家有时间逃离蓝田县。”

云昭绕着十一具尸体转了两圈之后问云霄:“现在能确定是谁干的吗?”

云霄摇头道:“不知道,雄风镖局开出的赏格很高,同时那些在张家口做生意的商贾们开出来的赏格更高。

为了这些钱,整个关中的刀客已经疯了,挖地三尺的找凶手,基本上,所有人都有可能。”

云昭想了一下道:“雄风镖局开出来的赏格这些发现线索的人能拿到吗?”

云霄摇头道:“不可能,他们领赏钱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会这么积极寻找线索?”

云霄苦笑道:“只有实力对等的人才有拿到雄风镖局赏钱的可能,所以呢,那些小强盗找到线索之后,就会交给有实力的人去跟雄风镖局交涉,自己拿一点微不足道的赏钱就够了,这样他们才能拿到钱,还有机会活下去。”

“现在关中钱不值钱是吧?”

云霄闻言眼睛一亮,眯缝着眼睛道:“谁最有粮食呢?”

云昭笑道:“我记得我们县衙也发了悬赏文告是不是?”

云霄笑道:“不错,别人都是钱,只有我们答应给五十担粮食,而且蓝田县的县尊只有八岁,且是一个从不食言的人。

所以……这世上知道我云氏阴族存在的人除过我们自己,外人基本不知道。”

云昭跟云霄两人把话说透之后,就骑上马,快速的向蓝田县城狂奔。

中午时分,蓝田县大堂终于打开了,县尊今日要审案子,顺便处理一下县衙积压的公务。

县尊要审案子,这件事对刑名师爷来说有些奇怪,不过,一想到县尊只有八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刑名师爷翻了卷宗之后,就特意挑选了几件他认为对县尊有教育意义的案子呈递了上来。

不得不说,大明朝的师爷水平都不低,至少,在专门负责断案子的刑名师爷身上表现的更加突出。

自从成了蓝田县的县令,云昭不知怎么的就成了蓝田县孝子的楷模,据说在冬日里给母亲温席是常事,只要有好吃的东西母亲不吃一口他就难以下咽,所以,刑名师爷给云昭的第一桩案子就是“不孝”案子!

听钱少少给他解说了其中的缘由之后,云昭就觉得母亲这人实在是太过份了。

这些事情一定是母亲编造出来给他扬名的。

玉山又叫王顺山,是著名二十四孝中王顺担土葬母的地方,天知道母亲是不是把她代入到了王顺母亲的身上,觉得自家就在玉山脚下住,自己的儿子就该是一个大孝子。

当云氏土匪代替的蓝田县衙役将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娘子,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婆子带到大堂上之后。

云昭觉得没必要问案子了,关中的婆婆大多彪悍,柔弱的媳妇在年长之后也会自动进化成凶悍的婆婆。

只要看看那个粗壮的婆婆不断地推搡她柔弱的儿媳,就知道这件案子该怎么判了。

云昭一边处理着手上的公文,一边吩咐衙役将这个小媳妇的丈夫,中年婆娘的儿子提到大堂上。

工作之余抬眼看了一眼这个畏畏缩缩的男子,就对刑名师爷道:“家务事最难断清楚,今日,本官不妨就做一个糊涂官,打了妇人她就没法子做人,用夹棍又会伤了手,以后没了生计。

既然家里的两个妇人都闹到本官的公堂上来了,定是家中的男子治家无方,

来人啊,先重责张氏男二十大板!”

云昭的话在云氏历来是一言九鼎,不由分说,就把男子按在地上脱掉裤子,抡圆了板子,就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此时,两个妇人才如梦初醒,想要跑过去救自己的丈夫儿子,却被衙役一把推开。

老妇人嚎叫着说不告了,云昭充耳不闻,继续手不停笔的继续处理文书。

二十板子很快就打完了,云昭放下手中笔对两个妇人道:“回去好好地过日子,不要才吃饱饭就给我弄出一堆事情来。

从今往后,你们家将由里长监督,婆婆虐待儿媳,打你儿子二十大板,媳妇不孝婆婆,就打你丈夫二十板子。

若是母亲不心疼儿子,妻子不怜惜丈夫,这样的男人活活打死也就是了。

来人,叉出去!”

第一一一章 第一一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