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将军万里谋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从未像现在这般渴望长大!

尽管他已经表现的很好了,却被秦良玉派来的人给无视了。

他们宁可让同样年纪的冯英来跟云昭玩游戏,也不肯自己出面好好地跟云昭谈一次。

高门大户的骄傲在他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云氏武库是一个说不得的秘密,哪怕是对秦良玉这样高山仰止的人,也应该保密。

可惜,这个宝库如同云福说的那样,不全属于云氏,尽管云昭已经拿到了武库,对于秦良玉,或者说冯英,依旧需要一个交代,必需要达成一个相互都满意的交易才好。

否则,一旦这件事传扬出去,后果严重。

或许,这就是秦氏来人高高在上的原因所在。

“石柱秦氏门下冯英见过世兄!”

云昭吸着气缩着肚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瘦一些,很有风度的拱手还礼道:“世妹千里跋涉,辛苦,辛苦。”

冯英没有解下头上戴着的锥帽,也没有撩起面纱的意思,轻轻落座在云昭特意准备的小一号椅子上用手触碰一下钱少少端上来的茶水就算是喝过茶了。

“小妹此次前来,不为别的,乃是为了先祖留下的一批火器!”

云昭坐在对面,松弛一下缩回来的肚子,用手指敲着桌面道:“因为斩杀奴酋的原因,这批火器已经归属云氏所有,世妹远道而来,也不能让世妹白跑一趟,来人啊。”

话音刚落,钱少少跟钱多多姐弟两就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放在云昭前边,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套金光灿灿的头面首饰。

“世妹虽然不是云氏血肉至亲,却与我云氏同气连枝,世妹前来云氏省亲,云昭欣喜若狂,见世妹行囊简单,就略备一些金银俗物为世妹添妆。

若世妹觉得浅薄,尽管提出,但凡云氏所有,无有不允之礼。”

冯英一言不发,只是微微叹息一声。

她的丫鬟小楚似乎很想说话,却对上钱少少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竟然没了说话的勇气。

钱多多在一边啧啧赞叹着把箱子里的首饰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在铺了绸缎的桌面上,每拿出一眼,就细细的给冯英讲解首饰的妙处。

云昭并没有看坐在对面的冯英,而是一直看着门口,就在此时,忽听得冯英轻叹一声道:“世兄莫要等人了,不会有人来的,这里能做主的人就是小妹。”

云昭并没有转过头看冯英,淡淡的道:“乱世将至,世妹如何自处?”

冯英道:“小妹虽然是一介女子,却秉承了父兄余烈,面对乱世唯力争上游而已。”

云昭皱皱眉头道:“秦帅没有给世妹一个交代吗?”

冯英道:“蜀中石柱,尚有我父兄们留下来的遗孤,冯英虽然托庇于老夫人,却自耕自食,日子虽然过的清苦,却无需老夫人照顾。”

“哦?这是为何?”

“辽阳遗孤不喜朝廷,若不是老夫人一力压制,几乎沦为匪类。”

云昭听冯英这么说,忽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辽阳遗孤们对朝廷非常的不满,而秦良玉却是一个性如烈火以身许国的人。

她虽然并不允许别人欺辱这些遗孤,却也不允许这股对朝廷有怨隙的人过于强大。

加上石柱一地原本是马氏故地,那里有这群人拓展空间的余地呢。

来到大明这么久,别的事情云昭没有弄明白多少,却对族群的认知极为深刻。

抱团生活在大明世界是人们的一种生活常态。

堂兄弟就是亲兄弟这毋庸置疑。

虽然偶尔内部会有一点利益纷争,可是,在对外的时候,他们一定是你最坚定的战友。

同时,家族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觉维护家族权益的义务,如果不能维护家族利益,这样的族人基本上没有好下场。

很多时候,家族内部的规矩要大于律法,比如现在的云氏,云昭年纪虽小,已经执掌了对族人的生杀大权。

石柱马氏也是如此,家族中人不会因为秦良玉喜爱冯英,就容许冯英侵占马氏的利益。

当然,除非冯英融入马氏,成为马氏的一员,否则,她永远都没有可能在石柱一地自立门户。

“这么说,辽阳遗孤们已经不愿意继续在石柱一地待下去了是吗?”

云昭认真的看了冯英一眼,他还是不太相信冯英对那些遗孤们有什么约束力。

要知道冯英与自己不同,自己身边的人起初并非因为相信一个孩童才围绕在他身边的,而是因为,他云昭是独子,是云氏天然的家主,即便云昭后来表现的不那么出色,他一样是云氏的家主,只是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罢了。

冯英掀开面纱,露出自己精致的面容瞅着云昭道:“石柱马氏有自己的难处,养育辽阳遗孤多年,我们已然感激不尽。

现如今老夫人处境艰难,冯英不愿意再让老夫人为难,闻听世兄在关中的大展雄风,就想来看看。”

云昭点点头道:“兹事体大,世妹可以遣主事人与我商谈!”

冯英看着云昭的眼睛道:“小妹就能做主!”

云昭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世妹就在云氏多住些日子,容我们慢慢商议。”

冯英起身施礼道:“小妹等世兄回话。”

说完,就带着小楚回房间去了,临走时,小楚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些美丽的首饰……

“把首饰送过去吧!”

云昭若有所思,还是让钱多多带着春春,花花抬着礼物跟着冯英去了内宅。

“你怎么看?”云昭问钱少少。

钱少少道:“别的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她们很穷。”

云昭笑道:“石柱秦夫人从未富裕过,马氏为国多年征战,男丁损失惨重,石柱一地也远非鱼米之乡,那里民风彪悍,诸族杂居,确实不适合一些老弱妇孺在那里安身立命!”

“少爷准备让她们来蓝田县?”

云昭摇摇头道:“人家也看不上我们,看样子人家想要独立于某一地,就是不知道她们看中了那里。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给冯英出主意的人就是秦夫人,秦夫人眼光毒辣,所图必然不小。

钱少少,把猛叔跟福伯请过来,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讨论一下此事的得失。”

钱少少迅速的去了,不大功夫,云猛,云福就来到了云昭的书房。

云昭把自己所思所想,以及秦良玉的筹划跟他们两人说了一遍,就靠在门框上道:“就是这个样子,秦良玉在京师的时候为袁崇焕说了两句话,就为皇帝所不喜,留下白杆军主将秦毅明拱卫京师,却让秦夫人回转蜀中,从今往后,秦夫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要被朝廷遗忘,直到下一次危机再起,皇帝才能想起这位老将军。”

云福呵呵笑道:“此事处理起来并不难,如果少爷愿意跟冯英结亲,所有困难都将迎刃而解。”

云猛听云福这样说,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迅速松开了,他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云昭笑道:“如果只娶冯英过门,对我云氏自然只有好处而没有半点坏处。

问题是,我们如果跟冯英结亲,那就要接纳她背后的一大群人,这么一来,我娶的可不是冯英,而是一群人。

我们这样的人家娶亲,与其说是娶妻,不如说是嫁娶利益,如何将利益最大化,才是我们要想的事情。

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冯英并非最好的选择。

我总觉得秦夫人对我们似乎不怀好意,她老人家不允许辽阳遗孤们跟朝廷站在对立面,难道就允许我们继续这般为自己家谋划?

武库已经落在我们手中,这一点秦夫人是知晓的,她虽然看在咱家老祖以及冤死石门寨的那些先辈的份上,对我们隐忍不发,可是呢,能够装备一营人的最好火器,她不可能不考虑这东西的危险性。

冯英不一定就在石柱住不下去,是秦夫人希望她们能来蓝田县,不是为了投奔我们,而是为了监视我们。

我甚至敢说,只要我们跟陕北的那些贼寇一样起兵造反,这位令人钦佩的女将军,可能会下死手清理门户!”

第一一四章 第一一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