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见云猛跟云福两个人长大了嘴巴,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云昭就在心底暗暗地叹息了一声。

云氏本族还是缺少人才……

这两个人打仗,抢劫或许还能算是一把好手,要靠他们干大事,估计折戟沉沙的可能性很大。

同样的一番话跟徐元寿说了之后,得到的反应绝对会不相同,可惜,这样隐秘的事情,没法子跟徐元寿多说,毕竟,他还有一位兄长在京城担任高官。

“小昭,我们家从来都没有过要造反的心思啊。咱们家之所以占山为王,就是为了多一条活路。”

云猛在听到自己被秦良玉盯上了,白毛汗都下来了,尽管秦良玉不在,他还是忙不迭的连口解释。

云福点了一袋烟,抽了两口就低声道:“不会的,当初我戚家军与白杆军同气连枝,战死的人不分彼此的丢在一个大坑里埋掉了,夫人不会这么对我们的。”

云昭轻笑一声道:“我们现在就这么点力量,又不是活不下去,造什么反呢?“

云猛连忙道:“对,对,对,就是这样,我们家现在就好好地种地,好好地积攒钱粮,小昭你好好做你的官,我们慢慢地扩展地盘,称霸关中是迟早的事情。”

云福抬头看看云昭,又瞅瞅云猛,摇摇头,他觉得云猛一点都不了解他的这个胖侄子。

“既然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冯英的事情就慢慢拖着,我更希望她能去玉山书院,如果能带来一些遗孤过来一同就学,就更好了,至于,她们想要全部搬迁过来的事情,以后再说。”

尽管云福,云猛什么意见都没有说出来,云昭还是做出了决定,并没有给云福跟云猛两人什么选择的余地。

就目前而言,不论是云猛,还是云福都没有替现在的云氏作出决定的能力。

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在云昭没有彻底了解辽阳遗孤到底是一群什么人之前,他不可能将他们都迁徙过来,云氏现在需要的是暗中平稳发展,绝对不能在初期就出现内患。

云娘很喜欢冯英。

关中人更加喜欢英武的女子,而不是柔弱的女子,在这片土地上求生不易,有一个好的健壮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相比之下,钱多多在云娘眼中就有些逊色了,像钱多多这样的女子,美的不吉祥!

老派的关中人崇尚不全,哪怕是有了新碗都要打破一个缺口,认为这样有残缺的饭碗才好用的时间更长,更不要说人了。

冯英的长相自然是比不过钱多多的,她脸上的表情不多,更多的时候神色冷清,完全不像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即便是吃饭,也很有节制,从小楚的吃相上就能看出来她们主仆过的日子并不好。

可是冯英哪怕是见到最喜欢吃的食物,也仅仅多吃一两口,绝不多吃。

云昭在见了冯英一面之后,便消失了。

冯英很想再跟云昭谈话,却被钱多多拖着去了玉山书院。

这个小女子,在见到玉山书院之后仿佛才活过来,见到一群群的学子坐在教室里听课,就学,清冷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渴望之意。

钱多多见状,咯咯笑两声,就带着冯英去了她在书院的屋子,不大功夫,两个头上扎着头巾的小小少年就出现在徐元寿的课堂上。

执着的人一般不容易沉迷于某件事情,一旦沉迷,基本上就没救了。

学堂,学问对冯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玉山书院最不缺的就是学问高深的大儒,最不缺的就是浓厚的求学气氛,这两样太对冯英的胃口了。

于是,冯英在玉山书院住了下来,每日里穿着男装,带着小楚出没于多个教室,且有乐不思蜀的模样。

云昭现在很少去玉山书院,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汤峪里,被陈方一行人杀掉的十一个盗贼的坟墓前摆着九颗首级。

对于强盗来说,什么样的祭品都不如仇人的人头这样的祭品来的实际。

首领的权威就是用一颗颗仇人的人头一点点树立起来的。

只有彰显了自己的强大力量之后,才会从者如云,并且让这些人知道,哪怕是自己为首领死掉了,自己生命的价值一定会获得更大的回报。

普通的,庸俗的献身理念就是这样慢慢生长出来的。

至于更高一级的,就需要一套更加繁杂且高明的手段,让人从被动献身走向主动献身——基本上,这样的情况非常的少见,毕竟,这需要极高的主观能动性,需要实现思想的共鸣才成。

云霄这些天很忙碌,他在孜孜不倦的清洗蓝田县周边的零散盗匪群。

不论是打闷棍的,吃馄饨面的,还是背门板的亦或是包人肉包子的,他不准备放过一个,也不允许他们逃遁。

乱世里,这样的家伙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这对辛辛苦苦干活的百姓是不公平的。

当强盗就能吃饱饭,老实干活的就要饿死?

天理不该是这样的。

当强盗化身为正义的化身的时候,他们铲除邪恶的速度是惊人的,而且快速有效,对这些恶人的震慑力远远大于官府对他们的震慑力。

在完成这些事情之后,云氏很快就从盗匪逐渐向统治者变幻,且变幻的速度惊人。

云氏数百年来在蓝田县为祸一方,按照云昭的理解,可以称之为罪恶累累。

好在,关中自古以来多强盗,人们对强盗的存在早就习惯了,而云猛,云虎乃至向上几代人,都不敢顶着一个云姓为非作歹,大名鼎鼎的“摧山虎”大爷,名震关中,却很少有人知晓他的真名。

即便是巨寇刘宗敏一类的人,也仅仅知晓想要跟“摧山虎”打交道,必须先要找云氏这个地头蛇才成,而云氏专门跟盗匪打交道的人就是云猛。

这样的人,在很多大族都有,并不足为奇。

蓝田县整治盗匪,整治刀客的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蓝田县的百姓们发现,这一次县尊大人真的是要整肃地方,且信心坚定,于是,就有了无数人开始向县尊大人举报隐藏乡里的恶人。

到九月的时候,仅仅是蓝田县就地斩杀的恶贼就不下七十余人,而押解到西安府的罪囚则多达两百四十一名。

秋决大典一开始,西安府街头再一次被盗贼的血染红,西安知府张道理,以及有司衙门对蓝田县押解过来的罪囚,简单的询问过之后,就下达了秋决令。

这一场大屠杀过后,再无盗匪敢进入蓝田县,即便是刀客进入蓝田县之后也战战兢兢不敢生事。

本土县令一般很少这样做,不论他杀的是恶贼还是其余的什么人,都会引起乡民的厌恶。

云昭却是一个例外!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蓝田县的秋粮也获得了丰收!

秋粮与夏赋不同,这一次百姓们能留在手里的粮食就更多了。

对于很多百姓来说,夏粮除过口粮之外,其余的都要上缴赋税,而秋粮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只需要给主家四成,其余的都属于种田人。

家里有了存粮,人们就格外的担忧那些盗匪抢劫,现在,县尊大人一口气把所有强人都给抓起来了,杀了好大一部分,即便是有一部分没有杀,也被派到蓝田县永远也修建不完的水利工程,没日没夜的在鞭子底下干活。

云昭在蓝田县的强硬手段,终于引起了周围大大小小盗贼们的警惕,能距离蓝田县远一些的,就远一些,实在是不能走的就小心做人,小心做事,唯恐被蓝田县的那个小魔头给盯上。

一边是官府的强硬手段,一边是众盗匪的销声匿迹,在蓝田县周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权力真空!

关中从来都不缺少强人,在百年难得一遇的权力空间出现之后,一些新的不知死活的盗贼就揭竿而起。

实力最强劲的就是长安县骊山贼寇——郝摇旗!

第一一五章 第一一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