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钱多多的善意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于贺人龙,大家只想用他一次,所以,就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法子,让他就范。

对于云昭,对西安府的官员来说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

所以,这些人就用了怀柔之策。

在官场中,越是诚恳的话语,挖的坑就越深,对别人的好处就越大,只是,对掉进坑里的人来说,没什么好处就是了。

云昭不好骗,也不能骗的太惨,要不然这个娃娃一旦发疯,大家都不好收场。

对于坑武夫,这些官员们没有半分愧疚之意,对于坑云昭,他们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难为情的,当然,也仅仅是难为情,并没有让他们停下坑云昭的脚步。

所以,他们就想出了大肆收购蓝田县余粮的主意,然后再把这些余粮装进府库,作为自己的政绩向朝廷交代。

第二天,疲惫的贺人龙就带领着人马携带着云昭赞助的五千斤红薯去了蓝田县。

西安到扶风县足足有三百里,到乾县也有两百里,不论贺人龙去哪个县剿匪,在全部都是步兵的情况下,都算的上是劳师远征。

好在这两个县挨着,如果贺人龙本事大,可以像推土机一样带兵横推这两个县的贼寇。

云昭不是很看好贺人龙,因为高一功跟贺锦很有可能是一伙的,既然是一伙的,合流的可能性很大。

不知道贺人龙能不能打败这两个传说中的巨寇,这件事云昭是不关心的。

在陕北巨寇们已经制定了跑路去山西的大方针之下,高一功跟贺锦不会长时间留在扶风,乾县的。

云昭回到玉山的时候,地里的秋粮已经收获完毕,广袤的田野里只剩下一些秋菜还长在地里。

云家庄子的人喜欢吃被霜打之后白菜跟菠菜,被霜打过的白萝卜,胡萝卜的味道也会变得更好。

根据这些经验,云氏庄子里的人还惊喜的发现,红薯叶被霜打了之后,吃起来有一种吃木耳的感觉……

冯英带着小楚背着背篓在秋菜田里寻找自己喜欢的美食。

胡萝卜才是小楚的最终目的,要是时不时的能从地里翻出一两个小小的红薯,小楚就会欢喜的大喊大叫。

不论是红薯,土豆还是胡萝卜,西红柿,辣椒,云氏对冯英的供应都很充足。

两个小小的姑娘却一口都舍不得吃,把种子积攒下来,准备带回去试着耕种。

蜀中石柱这地方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群山连绵,重峦叠嶂,峰坝交错,沟壑纵横的地方能种出什么好粮食来呢?

云昭很久以前参加的扶贫督促会上,总能听到石柱这个县名。

在极端强大时代里都没有脱贫的地方,现在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所以,贫穷是一定的,而事实上石柱马氏也从来都不是以富裕闻名大明朝。

很久,很久以前,石柱先民被中原人称为“蛮”或“夷”。

宋代以前,居住在武陵地区的原住民与其他族群的原住民一起,被称为“武陵蛮”或“五溪蛮”。

宋代以后,武陵蛮就单独被称为“土丁”、“土人”、“土民”或“土蛮”等。

反正没有一个名字是听起来悦耳的。

在很多地方,人活着的环境以及想要吃饱饭的难度,很难让人生出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生活条件恶劣的地方,民风总是彪悍一些的,很容易出一些吃苦耐劳的战士。

而石柱一地艰难的生活条件催生了吃苦耐劳的“白杆军”。

白杆军中将士人人以出征为荣,因为只有离开石柱这片贫瘠的土地,只有在战场上获得胜利,他们才能给家人带回来丰厚的战利品。

“小姐,这里的胡萝卜真甜!”

小楚从地里拔出一根指头粗细的胡萝卜,在衣袖上蹭蹭,就咔吧咔吧的嚼了起来。

冯英则从旁边的土地里抠出来一条梭子一般大小的红薯,欢喜的放进背篓。

这些天她已经打探清楚了,蓝田县的新粮食中,以红薯的产量最大。

“小姐,你说那个小贼今天还会不会给我们端那种好吃的肉过来?”

冯英直起身子,瞪了小楚一眼道:“你呀,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我们在这里有如此多的事情要干,你怎么每天都想着吃?”

小楚噘着嘴道:“那种肉就是好吃嘛,小姐你不是也多吃了一碗饭?”

冯英笑道:“等我们把这里的种子都带回石柱,我们自己就有吃不完的粮食了,只要勤快一些,猪肉也会有的,我们可以做多多的腊肉,挂在屋檐下吃一年。”

小楚忍不住吞咽了一大口口水,把手里的半截胡萝卜吃掉,就拿着小耙子跟着小姐,在田野里搜寻被云家庄子人遗落的红薯。

云昭掰开了一个烤的软乎乎的红薯,吃了一口金黄的红薯肉,被烫的疵牙咧嘴的。

钱多多正在往蒸锅里放一碗碗的条子肉。

云昭看了一眼就皱眉道:“你总是做这东西做什么?你就不怕我肥死?”

钱多多从板凳上下来,撇着嘴巴道:“又不是给你吃的。”

云昭道:“母亲跟姐妹们也不要吃太多这东西,你也一样!”

“是给客人准备的,是大娘子吩咐下来的,一定要把客人招待好,尤其是要吃好。”钱多多呼扇着漂亮的大眼睛说的合情合理。

“你不知道啊,还以为那两个小丫头在秦帅那里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呢,这些天接触下来才知道,她们的秦帅偶尔吃口肉都算是过年了。

咱们家今年人手足,因为红薯藤蔓爬的满地都是,为了不浪费叶子养的猪多,给客人多吃一点肉有什么不好的,你也太小气了。”

云昭又吃了一口红薯摇摇头道:“你呀,让我怎么说呢,害起人来没个够。”

钱多多怒道:“我怎么害人了?”

云昭瞪了钱多多一眼道:“早上吃热馒头夹猪油,中午是一大锅烩菜,晚上是一大碗条子肉跟米饭,你甚至准备了夜宵,给人家主仆二人一大碗油汪汪的条子肉跟一堆点心让躲在被窝里吃,你这是要把这主仆二人催成肥猪啊?”

钱多多笑道:“没有的事,你没见这两个小丫头刚来咱们家的时候瘦的快没人形了,现在才吃了几天呀,人家的小脸就红扑扑,肉嘟嘟的,尤其是那个叫小楚的丫鬟,简直就是一头猪,不论给她们多少吃的,第二天去看,就没有剩下的。

我每天又是糕点,又是换着花样给她们做好吃的,你居然埋怨我害人。

这世上哪里有用美食害人的,如果有,你找出来一个,我也愿意被人这样害。”

云昭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遂羞恼的恨恨捏了一下钱多多的鼻子道:“你小心报应到自己身上,我告诉你,厨子比吃饭的人胖的更快!

不信,你看看家里的厨娘就知道了。”

只要被云昭捏鼻子,钱多多就会傻笑。

“我每日里要练武,要跳舞,要干活,要上课,每天吃的东西都不够我补充体力,哪有多余的肉往身上贴?

倒是您的两位贵客,现在如同两只大松鼠,不断地从地里往回来弄种子呢。

少爷,你就不怕她们把咱家的好种子全部都拿走,送给秦帅?”

云昭抬头看看钱多多轻轻叹口气道:“你不明白,我从来没有打算把这些种子都隐藏起来独家享用。

只要是我大明人,谁来我都会给,只要多一个大明人吃饱了饭,我们的实力就强悍一分。

告诉钱少少,给冯英准备玉米种子五百斤,土豆种子五百斤,红薯种子一千斤,辣椒种子两斤,西红柿种子两斤。

我们不仅仅要给冯英种子,也要教会他们如何种植。”

钱多多吃惊的道:“你疯了?给秦帅送这么厚的礼物?”

云昭轻笑一声道:“送礼是一门学问,既然打定了主意要送礼,那就一次性的送到收礼人手软。

否则,就干脆别送!”

第一一八章 第一二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