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兵者,国之大事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中午冯英跟小楚从野地里回来的时候,满怀欣喜等着吃条子肉的小楚没看见条子肉,满心的失望。

普通蔬菜里混着肉炒出来的菜,已经不能满足小楚那颗对肉食充满渴望的心了。

钱多多跟钱少少在吃条子肉,而且看起来皱着眉头对条子肉很不感兴趣。

小楚很霸道的将自己跟冯英的辣椒炒肉给了钱少少,然后就正大光明的换走了条子肉。

这碗条子肉很肥,全是肥油看不到多少瘦肉……

钱少少对吃什么东西从不挑拣,条子肉他能吃,辣椒炒肉他也没有问题。

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手里的书本上。

喝汤的时候抬头见姐姐笑的眼睛弯弯的,再看看桌子上的菜,就无奈的摇摇头,觉得姐姐很可怜。

冯英对这碗条子肉毫无兴趣,倒是满足了小楚对肉的渴望,一个人吃掉了一大碗条子肉……

“可惜了……少少啊,你觉得那个冯英喜欢吃什么?”

钱多多眼看着小楚把肉全给吃掉了,就有些遗憾。

“不出三个月,那个丫鬟就能胖成猪,有这样一个猪一样的丫鬟,冯英只会被衬托的更漂亮。”

钱少少对女子们的争斗毫无兴趣,三两口吃完碗里的饭,就匆匆去了云昭那里。

贺人龙在扶风被高一功联合贺锦给埋伏了,路过一片松林的时候,松树倒了……

这一战,贺人龙损失了四百六十七个战兵,狂怒的贺人龙从松林里钻出来之后,再想寻找高一功跟贺锦,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为了不被洪承畴处罚,贺人龙在扶风县就地招兵,短短三日就招收战兵六百八十人。

闻听高一功,贺锦出现在乾县,贺人龙匆匆前往,等他到了乾县,高一功,贺锦又出现在了扶风县。

贺人龙准备带领兵马离开乾县的时候,又在黑风峡,被人从悬崖上丢了滚木礌石,乱军中,两边的草丛里箭矢齐发,贺人龙自己的脸上中箭,这一箭反倒激发了贺人龙的凶性,带领残存的军队,死死的咬住高一功,贺锦不放,两帮人马在十五里长的黑风峡鏖战了足足两个时辰。

直到天黑,高一功,贺锦这才有机会脱离战场,而贺人龙在点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麾下的军卒又战死了三百余。

凶性勃发的贺人龙用刀剑逼着乾县知县再一次为他征兵,还打开县衙武库补充损坏的武器。

两天后,贺人龙的一千大军再一次齐装满员。

就在贺人龙准备离开乾县,扶风这两个让他颜面尽失的地方的时候。

半夜,他的军中忽然一片哗然,有贼人趁着黑夜,偷袭军营,由于贺人龙军中连续两次招收新兵,百夫长对部属不熟悉,在黑夜中挥刀斩杀了两个乱跑的军卒,也不知是谁在黑夜中喊了一句“高一功大队人马杀过来了。”

军营顿时变成了被捅的马蜂窝,黑夜中人人自危,刚刚被招收如军的百姓,纷纷抱头鼠窜,剩余的军将则相互残杀,人人都在战斗,在厮杀,却不知对手是谁……

贺人龙奋力呼喝,命心腹亲兵点起灯笼火球,自己站在光明处,希望部属能够向他靠拢,从而阻止这场乱局。

纷乱中一柄短刀没入贺人龙腰背处,贺人龙咆哮出声,单手掐住刺客的脖子,竟然生生的将此人的喉管拔了出来。

明军见主将悍勇如此,纷纷靠拢过来,逐渐稳住乱局,贼人见无机可乘,遂悄悄溜走。

待到天明之时,身负重创的贺人龙眼见军营中尸横遍地,狂怒中哀嚎道:“此生必不与张道理干休!”

而后便不顾乾县县令苦苦哀求,径直统领剩余四百余人回延绥去了。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

……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冯英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跟随几位先生一起大声颂念文章。

先生说,读这样的文章,最好能诵读的大汗淋漓才好。

诵读盖世文章,是先生们每天都要做的早课。

为的是不忘初心。

先生们加上冯英,钱多多一起颂念这些文章的时候,其余的学子们就站在屋子外面倾听。

他们的年纪还小,还没有到学习这些内容精深的学问的时候,不过呢,先生们以为,久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久居芝兰之室久而不觉其香。

小孩子们总是会受到环境影响的,比如孟母三迁就是求学的好例子。

如果可能,徐元寿很想把这个学堂搬离云氏!

强盗文化已经融入到了云氏族人的血脉中,他们不觉得当强盗有什么可耻的,哪怕是因为抢劫别人丢了性命,也只会怀念那个为了全家人而努力奋斗抢劫最终死去的亲人。

这不合夫子的微言大义。

在冯英,钱多多跟着徐元寿一干先生们晨读的时候,云昭骑着一头矮小的驴子上了玉山顶。

山下虽然也已经是一派秋风瑟瑟的模样,毕竟还算温暖,不像山顶早已是一片白雪茫茫的模样。

山顶上有一排房子,一个没了一只手的少年正靠在门框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烤红薯。

忽然见到云昭跟钱少少过来了,就欢呼一声跑了过来,先是跟云昭,钱少少打了招呼,然后就欢喜的从驴子背上取包裹。

瞅着不多的包裹,云昭多少有些伤心,他第一次上山的时候,带了这样的八个包裹,后来变成了六个,直到现在变成了两个。

当初被他送到玉山山顶的伤兵,在来到山顶的第一天,就死了三成,后来又死了三成,最后就活下来了四成,今天,云昭准备带他们回家。

重伤的同伴活下来四成,云福极为惊讶,在他的认知中,在战场上,尤其是夏日的战场上,重伤基本上等于死亡。

四成活下来的同伴,也大多留有很严重的伤残,断手的张春风,跛脚的雷平,少了一只眼睛的袁三,整日里咳嗽的赵老四,脑袋再也抬不起来的王原……

云昭准备把这些人都弄到家里去,交给云氏的新管家云旗干一些轻松地活计。

云氏大宅里的家丁全部更换了一遍。

云昭宣布这个消息之后,留在玉山顶上养伤的众人一片欢腾。

云福已经带着甲乙丙丁去了凤凰山,那里是蓝田县安置流民的大本营。

以前那里基本上属于商南县,自从洪承畴在那里打杀一通之后,蓝田县的界碑就把整个凤凰山都囊括进来了。

云福,云霄,云豹是云氏新军的指挥官,而高杰,云杨则成了这支军队的低级军官。

而甲乙丙丁四个家伙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军队的教官。

以前的时候,云旗总是对云娘有意见,自从云昭确定他成了云氏管家之后,他所有的愤懑跟怨气都化作烟云,走进云氏内宅向云娘磕头认主的时候,礼仪毕恭毕敬,再无往日的傲气。

不在其位不知道其位的好处,身在其位只要结果好,前途光明,哪怕这个位置不适合他的屁股,他宁愿用刀子削屁股,也要合合适适的坐下去。

军队的事情,云昭不认为自己能比云福强,所以,在他没有掌控军队战力的能力之前,只能掌控军队的后勤。

这件事可大意不得,云昭即便是再相信自己的这些长辈,在军权的掌控上,必须做的一丝不苟。

从成军的第一天最好养成这个习惯,免得将来后悔。

如果说玉山是云氏的老巢,那么,凤凰山就是云氏的军营,两者相距不过七十里,快马一个半时辰就能赶过来。

为了方便交通,云昭特意下令开始修建玉山到凤凰山的大路,这对沟通玉山跟凤凰山很有好处。

第一一九章 第一二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