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倒霉的人都是有原因的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崇祯三年十一月初七日,关中大雪!

一夜之间,天气变得奇寒无比,寒风卷积着白雪堵塞了道路,即便是最耐寒的寒鸦,此时也缩在鸟窝里不敢露头。

钱多多却穿着绿色的棉袍,提着一个小小的竹篮,在收集被冻僵的菊花花朵上的白雪。

“钱多多,你扫花朵上的白雪做什么?”

已经胖成球的小楚将一张圆脸从窗户里露出来,惊奇的问道。

钱多多笑着回答道:“菊花的冷香已经浸透了这些白雪,正好储存起来烹茶。”

“咦?菊花上的雪跟地上的雪烹茶有什么不一样吗?”

钱多多透过窗户瞅了一眼正在聚精会神写字的冯英道:“这自然是不一样的,原本梅花花瓣上的雪才是最好的,只是这里没有梅花,只好用菊花将就一下,总好过什么花都没有。”

“哦,钱多多,我们今天吃什么?”

钱多多靠近窗户,抬手捏捏小楚胖胖的脸蛋道:“吃了这么多天的条子肉,还没有吃够吗?”

小楚摇摇头道:“一辈子都吃不够。”

钱多多点点头道:“也是啊,去年的时候,家里想要吃一口白米饭都是难事,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年,家里就顿顿有肉吃了。”

小楚遗憾的道:“钱多多,等雪化了,路开了我们就要回石柱了,再也吃不到你做的条子肉了。”

钱多多再次捏捏小楚的胖脸道:“没关系,你们走的时候我再给你们炸一些肉丸子留着路上吃。”

“钱多多,你真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钱多多咯咯笑道:“我也会记住你的。”

说罢就提着竹篮回自己的房间去捣鼓她的冷香水了。

小楚失望的回到冯英身边,瞅着已经收拾好的行礼,重重的叹了口气。

冯英抬头看看自己已经快没有人形的丫鬟吃吃笑道:“现在多存点膘,回到石柱以后,你还会瘦下来的。”

“小姐,你就看着我被人家喂胖是不是?”小楚一头钻到冯英怀里撒娇。

冯英抱着小楚小声道:“你是一个贪吃的,从小跟着我却没吃过几顿好的。

现在有机会了,让你美美的吃几顿也算是了了你的心愿。

吃胖点没什么,回到石柱又要被秦夫人督促练武,没几天你就瘦下来了。

现在,这个云昭啊他欠我们半个武库,我们自然要讨回一些好处。

在没有得到合适的补偿之前,我们在这里吃喝都要算他云昭的。

彭叔,鹞子叔他们不好出面,只能是我们姐妹来对付这个云昭,大家都是小孩子,不管怎么闹都不会撕破脸皮。

现在好了,我们虽然没有拿到半个武库,却拿到了好多新庄稼种子。

我请教过徐先生生,这些新庄稼都适合在石柱这种山地上种植,相比武库里的武器,我更想让家里的人都吃饱肚子。”

小楚躺在冯英怀里,将食指放在嘴里委屈的道:“我们种的粮食本来是够吃的……”

冯英叹息一声道:“大军开拔要粮食,大军打仗要粮食,大军去护卫京城还要粮食,别怪秦夫人。”

小楚点点头,又看着冯英道:“我们真的要离开石柱吗?”

冯英点头道:“是要离开了,已经有人对我们很不满了,如果我们还想继续在石柱住下去,那些已经长大的男孩子就要上战场,为朱明皇帝卖命。

母亲临死前告诉我,不准我们为朱明皇帝卖命,凡是给朱明皇帝卖命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我只想带着兄弟姐妹们好好地种地,过活,没想给谁卖命,这一次从云昭这里弄到了不少钱,我们可以在山里修建自己的寨子,加上这些新粮食,总能过活的。”

“可是,石柱的土地都是马家的,他们不肯给我们。”

“那就离开石柱,我们自己过活!”

两人说着话,就有两个青衣家丁抬着一个火盆走了进来,放在屋子里,又检查了通风口,没有发现问题,就退出了冯英的房间。

“这些人跟彭叔,鹞子叔他们一样,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小姐,你看,他们身上都有伤残。”

两个青衣家丁才离开,小楚就连忙向小姐诉说自己的新发现。

“云氏这样的伤残家丁有十七个。”

“小姐,你发现了?”

“我早就发现了,这些人都是同一时间来到云氏的,他们的伤残都是最近才造成,还不适应伤残的生活。

按照彭叔他们估计,一场大战下来,重伤的人能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看样子云氏在今年夏日打了一场大战,死伤人数在两百以上。

就云氏目前的样子来看,这一场仗是云氏赢了,一场仗就战损两百余人,彭叔猜测,云氏至少出动了千人以上。

彭叔跟鹞子叔还说,云氏的实力已成,目前之所以对我们以礼相待,就是看在大家同为戚家军一脉的关系上。

所以,武库之事不能再提,在不得罪云氏的情况下,多索要一些好处,才是我们能干的事情。”

“他家好有钱,嗯,粮食也多。”

冯英笑着推开小楚沉重的身子道:“只要我们肯下力气种地,我们也会这么富裕的。”

火盆里的炭火哔哔啵啵的燃烧着,屋子里很快就暖和了起来。

小楚瞅着炭火小声道:“小姐,我们吃烤红薯好不好?今早,钱少少跟云昭就在书房里烤红薯吃呢,我闻见香味了。”

冯英笑道:“好啊,反正大雪天我们也没有事情干,就烤红薯吃,记得拿最小的,大的我们还要当种子呢。”

听到有吃的,小楚欢快的跑出去了拿红薯了,冯英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瞅着风雪中的玉山喃喃自语道:“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云昭的书房温暖如春,主要是云昭喜欢用地龙,所以,他的书房里专门找人在冬天来临之前就铺设好了地龙。

铺设地龙很简单,只要把房间的地挖开,用青砖铺设烟道,然后将烟道用三合土覆盖好,最后又铺上青砖,在屋子外边架设一个炉子,只要在冬日来临的时候点燃炉子,不断地往里面丢煤炭或者柴火,屋子里的自然温暖如春。

云氏铺设地龙的屋子只有三间,分别属于云娘,姐妹们跟云昭。

福伯打死都不肯给屋子里铺设地龙,按照他朴素而固执的理念看来,这样做是一种僭越。

云昭不在乎这些事情,福伯却固执的厉害,于是,云猛这些人居住的屋子里也就没有了这东西。

“贺人龙被洪承畴重责了五十大板,还从守备降职成了百夫长。

这封信里,洪承畴对我们怨念很重,责备我不帮贺人龙,导致他被张道理那些文官给架在火上烤。”

云昭扬扬手里的书信,对正在小炉子上翻烤红薯的钱少少道。

钱少少将烤的吱吱作响的红薯翻了一遍道:“不关我们家的事情,我以为一份力都不该出。”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多烤点红薯,一会云杨,云卷,云舒,云飞,云树他们都回来了,这点红薯一定不够分的。”

钱少少的耳朵动了动,笑呵呵的对云昭道:“已经来了。”

话音未落,云昭就听到院子外边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很快,云杨高亢嘹亮的声音就出现在院子外边。

“袁三,快些把我的马拉去马棚,多添一些好料,别忘了披上马衣,刚才跑了一身汗,别给冻着了。”

云昭把身子往床角挪挪,他知道自家的兄弟都是个什么德行,只要来了,必定是要挤到床上的。

大门咣当一声被推开,寒风卷集着雪花从门外涌进来,穿着羊皮袄的云杨,一进门就脱掉皮袄,一把将钱少少搂在肋下,狠狠地亲昵了一下这才顺手丢开,对坐在床上的云昭道:“我们去做一笔大买卖如何?”

云昭笑道:“偷雨不偷雪的规矩你怎么就忘记了呢?”

云杨哈哈大笑道:“家传的手艺,如果长时间不施展,我担心会忘掉。

钱少少,你六天前不是跟着小昭去了西安府吗?那个明月楼还能不能再抢劫一次?”

第一二零章 第一二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