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钱少少瞅着云杨脱掉鞋子上了云昭的床,忍不住道:“你的脚好臭。”

云昭抽抽鼻子道:“好汉屁多,英雄脚臭,这件事我忍了就是,等他成不了英雄我们到时候一并算账。”

云杨哈哈大笑道:“福伯停了冬日训练,所以我们都回来了,可是呢,又不能坐吃山空,小昭,我们总要找点事情干才好。”

云昭把身子靠在被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云杨道:“这么说已经有了目标,至于,明月楼什么的笑话就不要说了。”

“高一功跟贺锦!”

云杨蹲在床上,用热切的目光看着云昭,他真的很希望云昭能够同意他们走一遭扶风县。

云昭闻言笑了,从床柜上取出一份官府文书递给云杨道:“王自用,王嘉胤,高迎祥已经离开关中,去了山西,如今正在攻打河曲。”

云杨看了看文书道:“这些大贼去了山西跟高一功,贺锦何干?”

云昭笑道:“高一功在扶风,贺锦在乾县,郝摇旗在长安县造反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三边总督派兵绞杀,好让王自用,王嘉胤,高迎祥这些人突出重围去山西。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说,高一功,贺锦这些人还会留在扶风,乾县这样的死地吗?”

云杨奇怪的道:“我听军中兄弟说,扶风县的盗匪如今日子过的好极了,吃的用的,都是县官给送的,如果县官不送,他们就打县官的板子。

我觉得我们可以赶走高一功贺锦他们,咱们自己人去当县官,岂不是美事一件?”

云昭用手指指脑袋道:“以后干事情之前先过过脑子,现在啊,大盗全部去了山西,陕西官军的实力大增,这个时候再乱动,只会便宜了官军。

你就好好地在家待着,去玉山书院读书,将来有事的时候再出来做事,到时候只要别不敢出动才好。”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动?”

云昭叹口气道:“等我们都长大了,等这天下变得更乱,更糟糕,就该我们兄弟出马了。”

云杨倒在云昭的床上,看看围拢在身边的众兄弟,双手枕在脑后看着云昭道:“你快些长大,我们都等着你呢。”

云昭笑道:“所有人都在等着我长大……放心,我很快就会长大的。”

“现在,我们做什么呢?”

云昭笑眯眯的道:“做生意,做盐巴的生意。”

“我们没有盐巴,怎么做?”

“明年我们就有更多的粮食了,自然就能做盐巴的生意了,有一个叫做范肖山的盐商,想跟我们用盐巴换粮食,价钱给的不错,只要我们每年支应范肖山两万担粮食,我们就有二十万两银子的利,范肖山还同意帮我们打通跟蒙古人的联系,可以重新打通西安到草原的商道,这条商道一旦开通了,我们两家的货物都能走,我仔细算了一下,就算是卖一些瓦罐铁锅一类的东西,一年下来利润也很丰厚,这件事可以做一下。”

“范肖山?等等,这个名字我为什么这么熟悉?”云杨终于肯用一下他如今满是肌肉的大脑了。

云昭,钱少少都笑嘻嘻的看着云杨,等着他的记忆苏醒。

“咦?我们上次在少华山干的那笔大买卖的货主好像就是这个范肖山啊。”

“没错,大贼寇们统统去了山西,所以呢,山西的粮道也就断了。他如果还想用粮食换取边军的盐引,就只能从陕西拿粮食,偌大的陕西想要大宗的粮食,只有我们蓝田县才有。

这个消息是云掌柜从西安传来的,范肖山的大掌柜已经找过他两次了。”

云杨猛地拍一下脑袋道:“真的好,我们可以收他们的钱,不给他们粮食。”

听云杨这样说,云昭立刻就绝了跟这家伙商讨事情的想法,让钱少少把烤好的红薯拿过来,邀请一干兄弟大吃一顿。

送走了云杨他们这群人,云昭就微微叹息一声。

钱少少道:“你不喜欢云杨?”

云昭摇头道:“相反,我很喜欢这些兄弟,他们单纯,忠贞,只要我一声令下,就算是最胆小的云树也会拼死向前。

有这样的兄弟我还能奢求什么呢?”

钱少少点点头道:“也对,忠贞的人就不会太聪明,太聪明的人就不可能忠贞,这就是徐先生给我讲的鱼跟熊掌不能兼得?”

云昭瞅着钱少少道:“你算是什么人?聪明人还是愚笨的人?”

钱少少坐在床沿上,把脚塞进云昭的被子里,伸长了身子道:“我跟我姐姐欠你一条命,我想还上。”

云昭落寞的摇摇头道:“不用还,不过说了你也不会听,你现在就去派人走一遭西安城,把云掌柜他们都请回来,我想把这笔买卖给做了。

还记得我跟洪承畴的许诺吗?”

“你要去草原上当马贼?”

“少少,我们没得选。”

“为什么没得选?”

“现在说出来为时过早,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的,现在去办事吧。”

钱少少忧心忡忡的走了,云昭很少有事情瞒着他,这一次少爷不愿意说,钱少少觉得事情可能不对,或者该是一件非常难的一个抉择。

钱少少走了,云昭就站在张贤亮制作的那幅《天下供应图》看了良久,最终叹口气将手按在山西的位置上,一把将上面的黑色丝线扯了下来。

大雪晴了,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白雪,不过,太阳才出来,这些白雪就有融化的迹象。

大旱的年月里,有这样的一场雪,天气虽然冷了一些,却让农夫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冯英要走了。

两个小姑娘,三辆马车,四个残缺的护卫,站在古道边上,有说不出的萧瑟之意。

云昭想要找人护送,被冯英拒绝了,那四个年纪很大的人也没有提出什么意见,似乎他们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护送冯英她们安全的回到石柱。

“有秦夫人的旗子,在蜀中,没人敢对我们不利,只是,这杆旗子我们用不了多久了。”

冯英站在马车前,看着云昭笑的灿烂,如同这难得一见的晴天。

“只要你不谈武库的事情,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我有都会拿给你。”

云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没头脑的话。

不过,话说出来之后,云昭发现自己的心胸变得舒畅了很多,堵塞在胸口的那一口气终于吐出去了。

“世兄待冯英亲厚,冯英铭感五中,待我安定族人之后,会亲自登门感谢世兄。”

瞅着这个身材单薄的小女孩,自从彻底了解辽阳遗孤们的生存状态之后,云昭很想给她一个拥抱,她就像这大明世界的大部分女子一般,所求不多,却努力的活着。

“如果不能在异乡立足,可以来关中,这里地大物博,总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云昭发现自己的嘴巴似乎又不受大脑控制了,开始胡乱的给人家许诺。

冯英盈盈下拜,庄重的谢过云昭,就带着肥胖的小楚爬上马车,一个独臂老汉甩了一下鞭子,马车就缓缓地上了古道,不多时,就成了古道上的一串黑点。

“拿主意的是坐在车辕上的彭寿。”

云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云昭背后。

“这个人的身份跟你是一样的是吧?”

“不一样,戚家军也没有那么多的宝库需要人看守。

人家比较重情,虽然断了一条臂膀,却发誓要守护那些妇孺周全。”

云昭转过头看着云福道:“为别人搭上自己的一辈子,你们这些人啊,真是奇怪。”

云福冷笑道:“等你的部下出现了我们这种人之后,你的大军也就到了所向无敌的程度了。”

第一二一章 第一二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