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生意越是简单越好做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这就是高级科学家的作用。

一般情况下,科学研究不可能是独立的。

你发现一个科学家,就很可能发现一窝科学家。

徐光启的作用就在于此。

金尼阁这个人云昭没听说过,可是,汤若望!云昭还是知道的。

虽然他是一个神学家,是一个天文学家,这并不妨碍满清把他当火炮专家来用。

中国人是务实的,虽然天文历法很重要,在战争期间,一个火炮专家对国家的重要性更加的大。

为了获取西方的一些学识,徐光启可以加入耶稣教会,这是他个人为获得知识而做的一些妥协。

为了获得一些火炮知识,满清的统治者们可以许诺给汤若望高官厚禄,以及传教的便利条件。

为了让自己脑海中的大炮早点出现,云昭也准备做一些妥协——比如绑架汤若望!

根据后世跟科学家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跟科学家好好说话纯粹是自己找虐!

尤其是真正有本事的科学家,在对待官府的态度上出奇的一致——他们不把官员当人看!

一个严谨的农学家在考察了云昭带领农民自建的温控大棚之后,在发现云昭没有获得发明专利者的同意之后就自建了大棚,并且打算在村子里的扩建之后。

为了鼓励云昭这种行为,他把一杯茶水泼在云昭的脸上,然后把云昭的行为上告给了上级政府,还扬言法庭见。

上级政府给专家赔礼道歉,补上了专利费用,还严厉的批评了云昭这种行为,当然主要是批评他没事找专家给乡村土法大棚找技术支持的愚蠢行为。

从那以后,云昭见了科学家一般都绕着走。

面对一位神学家兼科学家,云昭觉得没法子用一般做事的方式请动此人!

而绑架毫无疑问,是最方便,最直接,可能也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

西安人都知道,在六年前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异族人金尼阁在莲湖修建了一座神庙,叫做伯多禄堂。

两年后金尼阁病重,由一个叫做汤若望的耶稣会教士接替,在进士王征的资助下,又进行了扩建,建成之后的庙堂叫做——天主圣母堂。

尽管这位教士心地仁慈,经常给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分一些食物,给他们一些衣衫,甚至收留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在教堂留宿。

他并没有留下一个好的名声。

主要是西安的很多人认为,这个留着一脸大胡须且红头发绿眼珠的异族人好吃人心,那些小乞丐进了教堂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所以,汤若望的传教大业进展出奇的缓慢,即便是他招募的仆人也不愿意追随他信仰耶稣。

“少少,你信不信耶稣教”

云昭问钱少少。

钱少少道:“少爷觉得我应该信耶稣教吗如果需要,我当然可以信!”

“多多信耶稣教你看怎么样”

“也不是不成,主要是看重要不重要了,如果重要,我姐姐会信的非常虔诚。”

“云杨呢”

“估计有些难。”

“云卷,云舒,云飞,云树他们呢”

“可以信,不信的话,少爷打他们一顿他们也就信了,少爷要不要信呢”

“我就算了,我要是信了,家里一堆祖宗怎么办谁祭祀啊”

“我们要信这东西几年”

“直到我理想中的火药跟大炮出来,就随你们的便了,说不定你们以后会很喜欢信耶稣。”

钱少少笑了,他觉得少爷的话现在越来越无聊了。

“金胜寺里有一个石碑,记得给我弄回来。”

“什么样的石碑”

“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

“呀,金胜寺可能不准!你一定不肯给金胜寺布施,咱们怎么把那个碑弄回来呢用抢的”

“派一些流民去金胜寺,应该能把这个碑给带回来吧”

“好的,我让高杰去弄,他的心思活络一些,先前少爷说还要绑架一个番邦和尚,谁去弄呢”

“你跟你姐姐带人去吧,不过,要等玉山上的教堂修建好了之后再去。

以后啊,咱们这里要来很多番邦和尚,没有一个合适的寺庙也不好,我已经请玉山书院的冯奇先生主持修建,好在石料,砖瓦,木料,工匠都是现成的,西安城里负责修建天一圣母堂的工匠也在,两个月左右居住地就能修好,半年时间大殿就该修建好了。”

钱少少看着云昭道:“既然是我们姐弟俩出马,那就是骗而不是绑架是不是”

云昭瞅着钱少少笑了,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只要人,以后还要来很多番邦和尚,我不要他们的神,我只想要他们肚子里的学识。

我们大明看不起奇巧淫技,却不知很多所谓的奇巧淫技对我们非常的有用,而那些番邦和尚对于奇巧淫技的研究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钱少少点点头道:“好的,既然不是硬来,那么你需要给我一点时间。”

云昭耸耸肩膀道:“随你,我先告诉你,我在濠境买了一些番邦奴隶,再有两个月就要抵达玉山,在这些人到玉山的时候,我希望这个汤若望能够安心的留在玉山。”

“少爷,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玉山书院不能只有我们汉学,西学也应该有一些。”

“西学”

“你还不懂,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了,去吧,干你的事情。”

云昭现在很少干一些具体的事情,就目前而言,云氏的一干人手把事情处理的很好。

这些人治理一州一县是够的。

蓝田县最大的事情依旧是种粮食,就算云昭很想开通商埠,也必须有粮食这种大宗货物来兜底,如此,才能把蓝田县变成一个真正的商埠。

无农不稳,无商不富,这八个字云昭理解的太深刻了。

吴甡的十万两银子按照市价只能买到两万担粮食,好在他支付的都是官银,没有火耗损失,这笔生意到底还是能做。

吴甡也极其的无奈,在来蓝田县之前,他带着银子从京师出发走过几十个州县,早就想把银子换成米粮,可惜,十万两银子能一次性买到两万担粮食的地方,只有蓝田县。

面对这个小小的知县,吴甡觉得自己身为一省参政,在他面前没有任何优越感。

蓝田县之所以能在三月天里还能拿出两万担粮食的依仗就是遍布蓝田县的大小水库跟水塘。

在蓝田县绝对没有多余的水被浪费掉,即便是来一场大雪,百姓们也会主动把雪丢到水塘里,下一场大雨,原本流淌的满地都是的雨水,也会被大小沟渠送进水塘。

一旦水塘里的水入不敷出,蓝田县的水库就会开闸放水,重新把水塘灌满。

到处是水车,到处是输送水流的木槽。

瞅着水渠里淙淙流淌的清水,吴甡几乎以为自己身在江南水乡。

“就这么简单,下官没有为了凑您需要的两万担粮食就搜刮百姓,没有因为这两万担粮食就逼迫的百姓铤而走险。

我们把银子拿出来,百姓们就拿出家里的存粮,过秤,拿银子然后您得到两万担好粮食。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不明白,大人缘何穿州过府的居然弄不到区区两万担粮食。”

吴甡蹲在水渠边上一边洗手一边淡淡的道:“本官经过的地方,百姓手中无粮。

粮食全在粮商,或者大地主手里,人家嫌弃我给的粮价低,不肯买。”

“粮食其实没有这么贵!”云昭凑过来也看着水渠里的水。

吴甡擦擦手道:“人心坏了。”

云昭点点头,深以为然。

只要水库,水塘里的水是满的,云昭就不太担心灾害,自古以来,蓝田县只会遭受旱灾,从未发生过水灾。

至于蝗灾……现在根本就不怕,灾民们在前两年的时候,已经快把蝗虫吃绝种了。

虽说“旱极蝗生”几乎是一定的,可是,陕西大旱这么些年,只有旱灾却没有蝗灾的主要原因就是蝗虫没了生存的根基。

第一二三章 第一二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