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汤若望的迷惘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运抵蓝田县之后,就被云昭安置在玉山山腰处的一个小山坳里。

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山谷,一道白绢般的瀑布从断崖处落下,在岩石上撞成漫天珠玉,最后跌落进一个小小的水潭里。

到了中午时分,恰逢阳光灿烂,就会有一道虹横跨在瀑布半腰处,煞是美丽。

矮小难看的灌木被挖掉后,山坡两边就只剩下柔软的青草,在柔软的青草坡尽头,一座即将完工的哥特式石雕建筑矗立在青天下,美轮美奂。

一座不算高大的殿堂上却竖立着很多尖顶,就连雕花的圆拱门,细长的石柱,以及那尊三尺多高的耶稣受难石雕也已经初具规模。

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被云昭安置在教堂外面草地上的一个亭子里,这一次,云昭将这座石碑安置的如此结实,在石碑底部打孔,以粗大的铁条连接,深入底下一丈以上,再浇灌上糯米粥混合的三合土,将这座石碑牢牢地与玉山连接在一起。

徐元寿瞅着水潭里的花鱼道:“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云昭指指骊山方向道:“郝摇旗祸乱骊山的时候,好多有钱人都跑了,虎叔最后上山的时候,从一些人家的池塘里找到了这东西,觉得我应该会喜欢,就给我送来了。”

徐元寿叹口气道:“一个传教士而已,值得你下如此大的本钱吗?”

云昭笑了,对徐元寿道:“先生有了妒忌之心?”

徐元寿道:“正是!你对玉山书院可没有这么上心!”

云昭道:“大徐先生将汤若望誉为西学东渐的第一人,还说对此人如何看重都不为过,这些话是先生前些日子才转告我的,您怎么就忘记了呢?”

徐元寿道:“你也跟我兄长一样认为,国人应该学一些西学?”

云昭道:“夫子曾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徐元寿怵然一惊,盯着云昭道:“你也认为国学不如西学?”

云昭摇头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也从来没有看不起祖宗留给我们的学问,就像横渠先生说的那样,我们要为往圣继绝学!

而学问这个东西原本就是一个逆水行舟的事情,如果我们故步自封,或者闭门造车,被人家追上本就是应有之事!“

“你看重西学?喜欢西人?”

云昭看着有些慌乱的徐元寿道:“先生,自信些,西人跟我们比起来,依旧处在茹毛饮血的时代里,我们现在,只是国家有些衰弱,就让您没了自信,如果天下彻底分崩离析,先生,你将如何自处?

学点西人高深的东西没有什么坏处,只要是对我中国有用的,能让百姓变得富足,国家变得强大,我们拿来就是,在这些事情面前,还谈不到什么脸面不脸面的。

再说了,我年纪还小,要什么脸面啊。”

徐元寿站起身道:“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你已经偷来了,汤若望什么时候来?”

“这要看多多跟少少两个人的了。”

“你让钱多多跟钱少少两个孩子去请汤若望?”

云昭摇头道:“我以前说过,可以绑架汤若望,可以骗汤若望,唯独没有说过邀请汤若望来玉山。”

徐元寿摇摇头道:“汤若望是耶稣会的狂信徒,否则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不远万里来到大明传教。

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的。”

云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拉着先生的手道:“这个世界上最好对付的就是君子,最好伤害的就是良善之人。

我,多多,少少都不算什么好人,所以,汤若望假如真的是一个好人,他就逃不出多多跟少少的魔掌!”

“你们小看汤若望了,他同样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他或许有很多缺点,同时,他的聪明才智能弥补他性格上的弱点,多多跟少少两个人毕竟年幼……”

“不如我们打赌如何?”

云昭摊开自己的胖手,等着跟徐元寿击掌为定。

徐元寿果断的摇头道:“不跟你打赌。”

云昭笑道:“先生不敢吗?”

徐元寿摇头道:“不是不敢,我是害怕你狗急跳墙,用一些我根本就无法接受的手段。”

云昭无声的笑了一下,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嘴里的白牙露出来八颗,在徐元寿眼中,那双满是童稚趣味的眼睛逐渐变得凶恶,而八颗洁白的牙齿逐渐变得尖锐,最后沾染了血。

四月的西安是最美的时候,杏花,梨花谢了,桃花开得正艳,石榴花也开始含苞待放。

一场阴雨过后,天街小雨润如酥的场面出面了,只是杨柳早已绽出绿芽,绿芽也早已化作柳叶。

让这座昔日的皇城变得满城烟柳。

以青灰色为主色调的城市里一旦有了绿色,就成了一幅妙不可言的水粉画。

春天的阴云总是显得低沉一些,似乎只要站在高山上,就能触手可及。

青灰色的阴云底下,天主圣母堂高高的尖顶像是要刺破阴云,偶尔有一些两三斤重的乌鸦从教堂的尖顶空隙处飞出来,呱呱的叫着在教堂上空盘旋,这就让教堂显得怪而恐怖。

“你不要再吃了,一会那个教士来的时候要是闻见你一身的腊羊肉味道,咱们就露馅了。”

全身上下破破烂烂的钱少少蜷缩在教堂的拱门底下,担忧的看着缩着瘦小的身子大口大口吃腊羊肉的云卷。

“不会露馅的,我这瘦怎么吃都长不胖,换上乞丐衣衫,那就是一个小乞丐,如果不说话,就是一具合适的饿殍。”

云卷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就换了一个姿势躺在拱门下面,不一会,居然睡着了。

同样躺在拱门下得孩子不仅仅是钱少少跟云卷,还有从玉山书院挑选出来的,带着各种穷形怪样的学子。

假扮乞丐都是很有经验的,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他们不久前的生活。

所以,当这些孩子倒在教堂门口,就算是最没有良知的人,见到他们的模样,心情也会变得很差。

一身黑色衣袍的汤若望从城外走进来,他的双手缩在袖子里,头上带着兜帽,柔柔的细雨已经打湿了他的斗篷,他却毫无知觉,一个人默默地从空旷的城外走进了热闹的西安城。

此时,他的心情如同这天气一般阴郁。

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已经丢失快八天了,他才知道消息,匆匆的去了一遭金胜寺实地看过之后,他才相信对耶稣会极为重要的,甚至是耶稣会在中国合法存在的证明的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确实消失了。

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一尊一千多斤重的石碑居然在一个人来人往的热闹寺庙里,消失的毫无头绪。

在这期间,唯一可疑的就是金胜寺的西院墙被水泡倒了……可是,寺庙里的所有僧人一口咬定,在西院墙倒塌之前,那座对耶稣教会极为重要的文献碑刻,还在寺庙里,几个专门负责洒扫碑林的小沙弥一个个信誓旦旦的证明,西院墙倒塌之后,他们还见过这座碑……

如果是一两个僧人这样说,金胜寺的主持昙秀大师还会追问一下。

现如今,众口一词之下,石碑就是因为西院墙倒塌之后,才被人偷走的。

石碑消失了,很多神奇的传说也就在金胜寺流传开来,有人说看见石碑在夜里闪闪发光,最后“咻”一下就化作一道长虹向西边飞去了。

也有人亲眼看到,那座石碑肋生双翅,就那么呼扇着翅膀一点点的拔高,最后向西飞去了。

听了这些传说,汤若望掀掉兜帽,让雨水浇灌在脸上,自己一手握着银质十字架,一手在胸前画着十字胸中默默地祷告。

“主啊,请给你的仆人一丝明示,好让你的仆人在迷茫中找到前进的方向……”

第一二五章 第一二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