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神灵的天使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在距离天主圣母堂不到一里远的地方,就是大明第一代秦王朱樉引水淹没洼地形成的一个湖泊,作为自己的花园名曰——莲花池。

从第一代秦王朱樉起,这一支朱姓王的脾气都不太好,所以,没有人愿意,也没有敢跟他们做邻居,于是,这一带最多空地,进士王征当初资助金尼阁在这里修建教堂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用神佛的力量感化暴戾的秦王。

而天主圣母堂的修建更是这个原因。

祈祷之后,汤若望的精神变得好了一些,重新戴上兜帽匆匆的回到了圣母堂。

跟往日冷清的圣母堂相比,今日的圣母堂显得相对热闹一些。

至少有一些虚弱的小乞丐敢躺在圣母堂高大的拱璧下避雨。

汤若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当他走到拱门前边的时候,掀开了兜帽,准备了一个最慈祥,最和善预备跟这些虽然贫穷却活泼的孩子们问好的时候,一个最瘦弱的孩子惨叫一声,其余的孩子立刻跟着那个最瘦弱的孩子一哄而散。

独留下尴尬的汤若望一个人站在拱门前。

这样的事情汤若望经历的多了,也就没有感到太失落,敲响了门环,一个大明仆役打开门,小心的向汤若望问安后,就把他让进了圣母堂。

“吴,如果那些孩子还来这里避雨,不要驱赶他们。”

仆役小心的答应了,就关上了门窗。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汤若望希望能够记录下来,如果可能,他还想给远在濠境的徐光启去一封信,告诉他自己此刻的彷徨与不安。

做完了这些事情,已经是日落时分了,汤若望打开窗户,一股潮湿而冷冽的空气涌进房间,站在窗前的汤若望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些孩子就像是一群容易受惊的小麻雀,在受惊飞走之后,等他们觉得安全了,就又飞回来了。

瞅着那些还在在春雨中冻得瑟瑟发抖,就高声的呼唤自己的仆役。

“吴,给那些孩子一点吃的,他们一定是饿坏了。”

仆役老吴无奈的摇着头道:“神父啊,您不能再跟小乞丐们打交道了,这里有很多愚蠢的人,他们总是认为您吃了那些孩子。”

汤若望笑着摇头道:“亲爱的吴,天上不会掉下玫瑰来,想要更多的玫瑰,就要自己去种植。

这些小天使很可能就是我的玫瑰种子。”

仆役老吴学着汤若望以前教他的西方礼节,挥挥手弯弯腰然后痛快的道:“这就给送,不过,您的仆人老吴要警告您,您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而西安城里的人都在盼望蓝田县能够再运送粮食过来。

在我们买到粮食之前,您的仆人希望您能够再节俭一些,莫要那么慷慨。”

汤若望大笑道:“去吧,老吴,耶稣不会让他的牧羊人没有食物的,我们每天都祷告,如果真的没有了食物,耶稣会赐予我们的。”

老吴嘟嘟囔囔的去给孩子们拿食物了,汤若望就小心的躲在窗帘后面,他很担心自己的模样会吓跑这些容易受到惊吓的孩子们。

老吴出来了,孩子们并没有跑远,见他盘子里端着一些黄色的糜子馍馍,就缓缓地靠近,真的如同汤若望说的那般,这就是一群胆小的小麻雀。

“能让我先尝尝吗?”

一个好听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老吴循声望去,他发誓,是一个美丽的蓝衣仙女娉婷袅娜的从窄小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她胳膊上挂着一个竹篮,上面覆盖着笼屉上的布。

看的出来,她的篮子也装满了食物。

“我不相信神灵的仆人会伤害一些无辜的孩子。”

老吴呆滞的看着这个衣着朴素,却美的不像话的少女从他的盘子拿走了一个糜子馍馍,她从黑黄的糜子馍馍上撕下一块,吃了下去。

看她皱眉的模样,老吴就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做糜子馍馍的时候放一点糖霜。

美丽的少女品尝了老吴拿来的所有糜子馍馍之后,就粲然一笑,宛若百花盛开一般让人愉快。

“很好地糜子馍馍呢。”

少女夸赞了老吴的手艺,老吴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膛道:“放心吃,都是很干净的馍馍,你们要是信不过,以后我先吃。”

眼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的吃光了老吴端来的糜子馍馍,少女有些羞涩的对老吴道:“我也带来了一些吃的,要不,你也尝尝?”

掀开笼屉布,露出篮子里装的菜团子。

少女有些难为情的道:“我只有很少的一点粮食,就添加了一些野菜。”

老吴毫不犹豫的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菜团子放在眼前看一下,然后就一口给吞掉了。

“好,好吃,姑娘的手真是巧,能把这东西做的这么美味,太难得了。

姑娘,我想给我家神父也拿一个菜团子可以吗?这些年,他总是傻傻的给人家粮食吃,自己却从未得到馈赠。”

少女掩着嘴轻笑道:“如果不嫌简陋,就请你家先生吃一些。”

老吴愉快的从篮子里取了两个菜团子装在盘子里,然后就大呼小叫的回教堂去了。

这一幕完全落在汤若望的眼中,此刻,他的心暖和的厉害,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的付出,终于有了一些收获,而那个美丽的少女,在他眼中,简直就是天使。

“神灵的仆人一定是善良的……哦,多美的语言啊,赞美耶稣,这就是您给我的启示吗?”

汤若望幸福的吃着老吴拿来的菜团子。

这东西真的很简陋,只有穷人之家在食物不够的时候才会用它充饥。

不过呢,做工很精致,菜团子里面虽然只添加了很少的一点面,在蒸过之后却显得晶莹剔透,一口咬下去,口中满是野菜的清香。

一个天使般的美丽少女,与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们混在一起显得极为不相称,却又透着一股子圣洁的意味。

尤其是当那个美丽的少女在给一个小乞丐擦干净了脸蛋之后,还重重的在小乞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没有半分做作,显得那么自然而温馨。

“姐,你以后不要胡乱亲我了。”钱少少对姐姐的行为大为不满。

“多多姐,你可以亲我。”云卷嘿嘿笑着把脸蛋凑了过来索吻。

“滚蛋,你鼻涕都没有擦干净呢。”

“姐,我估计明天那个耶稣会修士就会出来了,我们是不是还应该继续跑路不见他?”

“是这样的,少爷要摧毁这人的心智,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只是一味的用说教的办法是没有救的。

要让他意识到,好人要受到奖赏,坏人要受到惩罚,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如此,这人才能全心全意的帮我们制造新的火炮。”

钱少少笑道:“那就把时间拉长一点,把感情积蓄的更加饱满一些,也让他看到惨剧之后,才能更加的痛苦跟愤怒一些。”

汤若望站在窗户后面笑吟吟的看着那个美丽的少女跟小乞丐们玩闹。

直到天色将黑的时候,那个美丽的少女才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小乞丐们,走进了那条幽深的巷子。

天黑了,小乞丐们就相互簇拥着躲在拱门下睡觉。

汤若望没有邀请这些孩子进入教堂,而是让老吴给他们送来了两条毯子。

眼看着孩子们缩在毯子下面睡着了。

汤若望就来到教堂的大厅,跪在耶稣像底下,双手交叉抱拳低声祷告道:“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你今天展现的神迹,我已经全部看到,您赐予的天使之灵,破开了我的困惑。

你的威能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荣耀,权柄,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第一二六章 第一二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