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别人家的武器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半夜时分,雨歇云收,一轮明月挂在天空。

细雨压掉了尘土,在明月的照耀下夜色变得如同果冻一般充满了光泽。

换上睡衣,戴上睡帽的汤若望再一次来到窗前,打开窗户,那些孩子们就安静的躺在拱门下睡觉。

他们相互簇拥着,相互依偎着,如同一窝留在鸟巢中的小鸟。

汤若望在胸口划了十字,为这些孱弱的孩子们祷告,希望在主的庇佑下,他能能够长大,能够娶妻,能够生子,能够在家人的簇拥中死去。

年幼时有人照顾,有人疼爱,青年时有人相伴,有人爱,中年之时,有孩子,可以爱人,老年时,可以得到照顾,有人怀念……这就是汤若望认为的幸福。

贫穷,苦难,疾病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些阻碍罢了,他们不是生命的主体,生命的主体在于成长——就像一棵树明明被狂风吹倒了,它的生命还没有消失,只要给它一点时间,它就会重新昂起头来向上生长。

汤若望躺在干燥的床单上,长长的出一口气,白日里发生的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被主送去了地狱,只留下一些好的,一些可与与天堂相提并论的美好的事情。

“张老大他们该来了吧那个番僧已经吹灯睡觉了。”

“再等等,等他睡着之后再让张老大他们出来。”

“快点啊,我真的困了,而且,在石板上睡觉一点都不舒服。”

“等一会张老大他们打我们的时候可是真的打,要小心,别被打伤了。”

“为什么我们挨打,那个和尚会难过”

“因为他是好人!”

“啊他是好人,我们算什么”

“滚,我们是强盗!”

夜色静谧,很适合睡觉,就在所有人享受这个静谧夜晚的时候,一阵囔囔的靴声从远处传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了已经睡着的汤若望,他霍然起身,打开窗户往下看。

仅仅看了一眼,汤若望目眦欲裂。

只见那个最瘦弱的孩子被一个肮脏的大汉单手提起,狞笑着丢向石柱子,在别的孩子的惊呼中,两个同样瘦弱的孩子扑向被大汉丢出去的孩子,三人在半空中滚成了一团,最后重重的掉在地上,一个孩子捂着脑袋大声的嚎哭,显得无助而绝望。

不等孩子哭几声,那个大汉又抬起腿一脚将小小的孩子踢得飞了起来,在坚硬的石板上滑出去老远。

“住手!”

汤若望双手抓着窗户,大声的嘶吼。

大汉狞笑着对汤若望道:“这群小混蛋不去给爷爷讨钱,居然躲在你这里,你要我住手好说,只要给爷爷三十个钱,爷爷今天就放过他们。”

说着话就提着一个孩子的腿将他倒着提起来,还不断地抖动,一双满是贪婪的眼睛却盯着汤若望不放。

“我给,我给,我这就给……”

汤若望看的心惊胆战,他看的很清楚,那个大汉的脸正对着粗大的石柱,他的下一个动作很有可能就是将手里的孩子掼在石柱上。

他手里提着钱袋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匆匆的下了楼,想要开门出去,却被老吴死死的抱住。

“神父,你不能出去,这些人是西安城里的恶霸,他不会是一个人,他们总是一群群的出现,您要是出去,会被他们害了的。”

汤若望掰开老吴的双手,打开大门冲了出去,高举着钱袋道:“这里有一百多个钱,都给你,都给你,孩子是主的天使,你莫要伤害他。”

大汉笑呵呵的松了手,手里的孩子吧唧一声掉在地上,捂着被摔疼的脑袋,张开嘴哇哇的哭。

汤若望抱起孩子,检查了他的脑袋,发现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抱着孩子站起来对大汉道:“你拿到钱了,为什么还不走”

大汉贪婪的数了钱,摇晃一下钱袋道:“这是三天的钱,第四天我还会再来。”

跟汤若望说完话,又恶狠狠地对被他摔了满地的孩子们吼道:“这三天好好地伺候和尚老爷,三天后,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爷爷还会再来。”

汤若望怒火上升,抱着孩子怒吼道:“还不快走!”

大汉诡异的朝汤若望笑笑道:“如果和尚老爷真的喜欢吃孩子的心肝,不用那么麻烦,跟我说一声就是,当然,只要你付钱,你想要多少都成。”

“你这个魔鬼……”汤若望的心悲愤的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大汉哈哈大笑一声,就一头钻进幽暗的小巷子跑的无影无踪。

汤若望的心跳的如同擂鼓一般,他怎么都想不到,人居然可以恶毒到这个地步。

不知何时,被他抱在怀里的孩子悄悄从他的怀里溜下去了,几个人抱成一团,瞅着他瑟瑟发抖……

汤若望心如死灰,他知晓,这些孩子害怕他吃了他们的心肝!

恢复了理智的汤若望就想很快就回到了教堂,让老吴出来照顾这些孩子。

“和尚是……好人……”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汤若望的背后响起,就这一句话,让汤若望眼睛变得湿润了。

他朝那个孩子摆摆手,露出一个笑脸,然后就踉踉跄跄的回教堂去了。

这一夜他一直跪在耶稣圣像前面,一遍又一遍的祷告,希望在天上的圣灵可以庇护这些孩子健康长大。

也一遍又一遍的忏悔,希望天之子可以化解他胸中蠢蠢欲动的魔鬼。

重新被毯子包裹起来的孩子们又睡得如同一窝小小的雏鸟。

他们稚嫩的脸庞上还挂着泪水……

“娘的,张老大这家伙没个轻重了是不是,刚才差点把老子吃的晚饭给抖出来。”

“钱少少,你是怎么计划的,张老大这家伙原本就是地痞,他今日是不是忘了爷几个是什么人了

下死手啊,被他挑出去那次,老子的屁股都被石板摩擦的要起火了。”

“别抱怨了,我刚才为了扑你,不小心碰到了膝盖,这会还疼的厉害。好好睡觉,别把事情弄砸了,坏了少爷的事情,我们没一个有好果子吃。”

众人嘟囔两句,就靠在一起睡着了。

天亮了,鸟雀吱吱喳喳的在枝头叫唤,老吴打开大门,端出来一锅粥,亲自尝试过之后,就邀请这些孩子一起品尝。

“昨日里来的那个小姑娘是谁啊”

老吴在孩子们吃的最爽快的时候小声问道。

“那是多多姐姐,她是明月楼里的清倌人,总给我们拿好吃的东西。”

“她今天还来吗”

“不知道,楼里妈妈不准她到处乱跑,听说,过几天要把她卖给一个有钱人,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老吴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就要过上好日子了吗”

“是啊,是啊,多多姐姐说,等她有钱了,就能给我们更多好吃的,听说还有肉吃。”

当这个消息被老吴告诉汤若望之后,他沉默了许久,一双大手几乎要把桌子捏碎。

“吴,我们还有多少钱”

老吴摇摇头道:“像多多那样的孩子,我们买不起。”

“需要多少钱”汤若望的声音变得高亢。

“至少一千两银子,就这,还是我少算了,神父,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

王征也拿不出这么大的一笔钱,现在,西安城里的人日子都不好过。”

汤若望悲愤的道:“是啊,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楼下又传来孩子们的欢呼声,汤若望站在窗前看的很清楚,那个穿着蓝色衣裙的少女又来了,孩子们很高兴。

他们似乎忘记了昨晚的苦难,只是因为看到心爱的多多姐姐就变得高兴起来。

“以主的名义发誓,我要拯救他们!”

汤若望站直了身子,瞅着高高在上的耶稣受难像,心志变得无比的坚定。

第一二七章 第一二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