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强盗的办法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多多姐姐,我们今天是不是不用再睡门口了吧”

“还不成,我昨晚看了,这个和尚还没有太生气,今天还要催一催他,让他丧失理智最好。”

“张老大昨晚的事情办得不好,干嘛要给那个和尚三天的时间这种事情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才好。

少爷说过,人的胆气大多是一时之勇,时间给长了,人就有了灵智,会考虑得失。

从根源上来说,我们跟这个和尚没有半分关系,假如他肯闭上眼睛,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必须催发这个和尚的怒火。

告诉张老大,今天傍晚他必须再来,姐姐也来,把后面的事情全部安排在今天,让那个和尚彻底的被怒火蒙蔽灵智,看看有没有机会让他主动离开这里,去玉山!”

钱少少把话说完,众人就连蹦带跳的向街市出发,去干小乞丐必须干的事情——讨饭。

讨饭自然是不可能,离开了汤若望的视线,一个个就回到了云氏粮店倒头就睡,当然,在睡觉之前,这群人将正在扛麻袋干活的张老大揍了一顿。

太阳落山的时候,孩子们三三两两的回到了教堂门外,在教堂对面的空地上,他们甚至点了一堆火,用一口乌黑的锅煮他们今天讨要来的食物。

钱少少热情的邀请了老吴,老吴表示不跟孩子们争夺食物,又通过老吴邀请了汤若望。

汤若望正在为钱的事情发愁,准备召集一些信徒募捐,救一个天使一样的孩子,所以,也拒绝了邀请。

还特意让老吴再给孩子们送一些糜子馍馍。

“我们是不是有些造孽”

云卷把一整颗土豆随便切碎了丢进锅里。

“云掌柜给了一些牛肉,正好拿来炖土豆,这样的晚餐居然请不到客人。”

“说实话,在家里吃饭吃习惯了,这西安城就没有几家能看得上的饭铺。”

“少少,你说一会张老大他们会把多多姐姐抢走是不是”

“是啊,这样才够很,多多姐姐谁看了都喜欢,要是真的,谁敢抢多多姐姐,老子跟他拼命。”

孩子们围坐在篝火边上,窃窃私语的说着话,这一幕落在为钱发愁的汤若望眼中,就显得格外温馨,看到这一幕,他觉得面前的困难都不算困难。

众人吃了满满一锅土豆炖牛肉,一个个撑的不想动弹,老吴出来了,看着被孩子们吃的干干净净的锅,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是正贪吃的年纪啊……

钱多多来的时候,老吴的心情就变得很差,一会儿怜惜,一会儿难过,一会儿血往头上涌,最终蹲在孩子们中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该死的世道哟。”

就在孩子们玩耍的正欢快的时候,张老大肥壮的身影出现在了孩子们的身后,也不知道是谁抢先发现的,尖叫一声,孩子们立刻就躲在钱多多的身后。

老吴叫一声不好,就想把钱多多推进教堂里,在他看来,钱多多这种明月一般的孩子,就不该出现在张老大这种腌臜货的眼前。

可惜,为时已晚。

张老大淫猥的笑声已经在广场上响起。

“天啊,这世间还有这样的美人儿,爷爷发了……”

早就发现张老大到来的汤若望匆匆的来到教堂前面,张开双臂拦住张老大道:“你已经拿到钱了,快走开。”

美人在前,张老大那里能听得进入汤若望说的废话,一把推开汤若望就捉住了惊恐的钱多多。

钱少少勇猛的扑了上去,张嘴咬住张老大的手腕子,却被人家顺手一甩,就丢到一边。

“救命啊——”

钱多多大声呼救。

汤若望再一次捉住张老大的手,急促的道:“我已经给你钱了,我还可以再给你钱。”

张老大喘着粗气道:“爷爷今天不要钱,要美人。”

“我杀了你!”

被张老大甩出去的钱少少挺着一柄匕首就朝张老大肚子上刺过来。

张老大抬腿踢翻了钱少少,一手捉住钱多多的头发,拖了就走。

钱多多哭得撕心裂肺,钱少少爬在地上死死的抱住钱多多的脚,一个劲的喊着要杀了张老大。

其余的孩子也一哄而上,抱着粗壮的张老大又撕又咬。

张老大怒吼一声,就见小巷子里又钻出两条大汉,他们很快就按住了这些孩子,张老大嘿嘿笑着将钱多多抗在肩上,对在场的人大笑道:“这件宝贝,爷爷不卖了,家里正好缺一个洗衣煮饭的,哈哈……”

老吴站在一边颤声道:“你们这样做是要受报应的。”

张老大来到被一个大汉制住的汤若望道:“和尚,这美人跟你无缘,是老子的。”

愤怒的几乎要癫狂的汤若望用手去推张老大,却看见张老大的胸口插着一柄匕首,匕首周围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

趁着大汉们呆滞的功夫,钱少少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柄匕首,也狠狠地刺进了其中一个大汉的肚子,大汉抱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钱少少却如同魔鬼一般,刺了一刀又一刀。

“神父,你杀人了!”老吴在一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剩下一个大汉这才如梦初醒,瞅瞅已经明显只剩下出气的张老大,再看看那个已经被钱少少刺的满身是血的同伴,发一声喊,连滚带爬的跑了,一边跑,一边大喊:“圣母堂的和尚杀人了……圣母堂的和尚吃人了。”

汤若望呆滞的望着满是鲜血的手,再看看被他杀死的张老大,口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满身都是血的钱少少焦急的抓着汤若望的手不断摇晃,口中急急的道:“跑啊!”

说着话,其余的孩子们齐心合力将死掉的两具尸体推进阴沟,一起跑过来推汤若望,让他快跑。

老吴这时候已经从教堂里收拾出一个包袱背在身上,急急地催促汤若望快跑。

汤若望这时候反倒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瞅着焦急的老吴道:“我们能去哪里呢”

老吴连忙道:“先离开西安城再说。”

汤若望惨笑一声道:“我这个模样能瞒过谁呢老吴,看好圣母堂,我去官府。”

老吴连连摇头道:“不成的,道士们恨不得你去死,和尚们也恨不得你去死,官府也把你当成异类,走吧,去了官府,你就没有活着出来的可能了。”

汤若望摇摇头道:“我的罪逃不掉的,即便是官府不审判我,主也会审判我的。

这是我的罪,与孩子们无关。“

也就在此时,钱多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马车来到汤若望的身边道:“快走,你没有罪,有罪的是他们。”

汤若望脸上露出笑意,对钱多多道:“我们能去哪里呢”

“去蓝田,我听说玉山书院重开了,你可以去那里谋一个职位,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你再回来。”

“官差一样会找到我的。”

“不可能,官差不敢出西安城,只要我们不说,西安城外的人就不会知道你为了救我们杀了人。”

老吴见汤若望不再那么坚持要去官府自首,就跟其余的孩子们一起,把汤若望推上马车。

等所有人上了马车,钱多多亲自赶着马车,沿着青石板大路就冲了出去。

等马车的声音消失之后,满身污秽的张老大就从阴沟里爬上来,对同样正在清理污秽的同伴道:“我就知道这几位小爷不好伺候,这不,报应来了,便宜了马大牙这个狗日的。”

说话的功夫另一个壮汉从小巷子里钻了出来,嘻嘻哈哈的将两个没有点火的火把丢给同伴道:“这才是我们兄弟要干的活计。”

张老大哈哈大笑,点燃了火把,随着两位同伴走进了空荡荡的教堂。

不大功夫就关上门走了出来。

只是,教堂开始冒烟,又过了一会,冲天的大火燃起,一座好好地教堂,顷刻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炬。

第一二八章 第一三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