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生命的价值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并没有跟罗雅谷,邓玉函多做交流,这些事都是徐元寿在做。

一来,他的年纪太小,这些人没有跟他详细交流的愿望,只希望他能保证自己研究过程不要因为金钱一类的琐事给打断。

二来,云昭并不知道他们的研究方向,现在就贸然的希望他们全身心的投入到火药,火炮,枪械的研究中来,还有一些问题。

云昭觉得这些人都有用处,只是,需要自己跟他们混熟之后,才好下手。

那些海盗,妓女就很可爱了,尤其是那些妓女,才来到玉山,洗漱过后就准备做生意,并且积极地询问她们赚到的钱该分给哪一位可以保护她们安全的首领。

而那些海盗,在得知自己不会被绞死,而且即将成为一名工匠之后,就很自然的询问云氏强盗,自己的工钱几何!

每一个海盗其实就是一个合格的工匠,这是自然环境决定的,而海盗船上没有闲人,每一个人都需要在船上展现自己存在的价值,最重要的是,这些海盗会开炮!

会开各种各样的炮。

他们见过各种落后的大炮,也开过很多大炮,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被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大炮轰击过。

也就是基于此,徐光启才会把这些看似无用的战俘给云昭买下来。

妓女们是随着海盗来的,她们在海上的时候是跟海盗属于共生体,不论海盗之间斗争的多么厉害,最后都不会伤害这些妓女,当然,在交火的时候不小心死掉的不算。

打赢了的海盗首领自然拥有向妓女们收人头税的权力,同时也获得强盗首领的保护。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女人并非是奴隶。

云昭没打算在玉山开办一家青楼,尽管云虎觉得可惜,云昭还是准备把这些女人当女仆使唤。

至于那些讨要工钱的海盗们,云虎有一万种法子让他们忘记工钱的事情,一心一意的干活。

不管怎么样,云昭在玉山的安排已经初步完成。

剩下的交给时间就好,他会慢慢的将所有松散的,不合时宜的,乃至错误的事情最终糅合成一个整体,并且随着糅合时间加长,而变得更加结实。

五月二十四日,天气晴朗的让人觉得厌烦。

吝啬的张道理这一次在西安城里大摆宴席,云昭自然也参与了,酒宴上水陆纷呈,难得的奢华!

酒席最中心的位置上摆着一颗惨白的人头!

当然,这颗人头并非真正的人头,而是用豆腐雕刻成的。

这颗人头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王嘉胤!

张道理举着筷子殷勤的招呼官员们吃饭,,他自己第一筷子就掏出了王嘉胤的眼珠子,放进嘴里大嚼,他吃的极为爽快,以至于被充作眼珠的葡萄在他的嘴里爆开,汁水四溅。

“王嘉胤的人头被曹文诏将军得了,诸位同僚,我们只能在这里吃一吃这颗豆腐做的人头,稍解我辈心头之恨。”

云昭也吃了一口王嘉胤的人头,没什么特殊的滋味,就是充作头发的发菜还算有些特点。

王嘉胤是被自己的部下干掉的,曹文诏捡了一个大便宜,得到了王嘉胤的人头之后,等待他的就是升官发财的命运。

这颗脑袋带来的好处远不止这一点,也惠及陕西官员,张道理的调任文书终于下来了,再有两个月,他就可以带着家眷回南京吏部担任左侍郎了。

就因为如此,才有了这场丰盛的大宴。

人都是一样的,过日子的时候总是恨不得自家的省着,别人家的别放坏了。

到了不考虑过日子的时候,就恨不得天天酒池肉林,补偿一下昔日穷困的自己。

官员离开职位,如果不把库房里的钱花完,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这几乎是一种报复性的行为,毕竟,他的上任官员就只留给他一个能饿死老鼠的空仓库。

王嘉胤毕竟已经死了,哪怕是他的人头真的被皇帝拿去煮着吃了也无所谓,可是呢,王嘉胤的部下却没有被第一时间消灭,他们在山西阳城继续集结,准备酝酿一场规模更大的战斗。

蓝田县的人没有人造反。

大家现在都忙着做收庄稼的准备呢,顾不上造反。

等庄稼收割完毕之后大家又要忙着碾场,然后要晾晒粮食,更没有时间去造反了。

夏收之后还要种秋粮,秋粮收割之后要娶媳妇,去年冬天种下的孩子这时候也该出世了,人整日里忙忙碌碌的哪里有时间去造反啊。

不仅仅蓝田县人是这样,就算是进入蓝田县讨生活的流民们也是这么想的,每日里都要干活挣钱,挣粮食,每天都想多积蓄一些粮食。

人们在干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很容易忘记自己以前经历过的那些不公平的事情。

这就是希望这个东西在作祟,于是,也就有了磨难是财富这种诡异的说法。

对于这种说法,云昭是不信的,他认为,人以前吃过的苦其实都是个人的灾难,是倒霉,是坏事,唯独不是什么财富。

官员出身的云昭从不相信希望,他只相信出现在眼前的东西,对不了解,不知道的东西毫无了解的意思。

希望属于学者,属于学生,属于受苦受难的人,唯独不能属于官员,因为官员是把已经成熟的东西推广下去的执行者,太超前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有各种各样的缺陷的。

官员基本上是不谈希望的,如果有官员跟你讨论希望的时候,那就是你快要倒霉了。

张道理现在就开始跟云昭讨论陕西的未来了!

“大贼授首,其余巨寇也剿灭在即,陕西即将迎来大治时代,可惜啊,老夫好不容易盼来了安定最终却便宜了别人。

小昭你好福气,再熬几年,就能得到重用,哈哈哈,以后啊,不是老夫等人照顾你,而是你小昭要照顾我们这些老朽了。”

云昭皱着眉头道:“蓝田县现在刚刚能吃饱饭了,就算是有点剩余,也要还前两年欠的债……”

张道理最终叹息一声道:“果然是人走茶凉啊。”

对于这句话,云昭是不肯接的。

张道理想要一些贿赂,云昭自然不给!

哪有给离任的官员送礼的?

几百年前没有这个道理,几百年后也没有这个道理!

云昭当晚就离开了西安,直到云昭的身影消失张道理也没有得到自己期望的东西。

不过,他还是很理解的,如果把他放在云昭的位置上,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王嘉胤之死,对云昭没有多少触动,这本来就是历史上应该发生的事情。

对云猛,云虎这些人就不一样了。

云昭回到云家庄子的时候就被这些长辈拉去开会了。

“云氏以后不能再去抢劫了。”

这是云猛定下的调子。

“我们家如今不用依靠抢劫也能活的更好。”云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朝着地面,没有半点不满。

“王嘉胤这样的大贼都死了,看来贼寇这伙计不能多干,我们家干了数百年,也该收手了。”

云昭看着两位将抢劫当做终生事业的长辈,不知道说什么好。

能让两个老强盗决心洗心革面,看来王嘉胤之死对他们的触动太大了。

“好,我们就不抢劫了。”

云昭同意了两位长辈的建议,看的出来,他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以前穷的时候,生命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抢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现在富裕了,生命变得值钱了,抢劫就变得不划算。

云昭笑了,他觉得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二个功绩。

——提升了每一个人的生命价值!

第一三零章 第一三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