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准备,准备,再准备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并不是一个喜欢同情别人的人。

至少,他不愿意同情张家口的那些商贾。

资本是有原罪的,这句话很适合用在黄永发的身上,他们父子两代人就积累了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财富,这是有原因的——他们父子都是马贼。

边关一带的明人马贼并没有去草原劫掠那些鞑靼人,或者北元的余孽,相反,他们会跟那些草原上的人沆瀣一气的来劫掠明人。

那些很小的,推着小车载着货物离开杀虎口商贩们,才是他们的目标。

杀虎口外的黄土下面,也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冤魂在夜夜哀嚎。

云昭看待黄永发就像是在看一头待宰的羔羊。

不论他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也不可能强的过延绥总督洪承畴手下的九千四百名战兵。

对于这些战兵们来说,只要上官能给带来食物跟军饷,让他们干什么,他们一般不会拒绝。

所以,这一次,黄永发死定了,不论他能想出什么样的诡计,在强大的延绥总督面前,他依旧弱小的如同一只鹌鹑。

云昭跟钱少少两人骑着驴子上了玉山,并不需要护卫。

因为,此时的玉山,已经被云霄给彻底的封闭了。

因为孩子们多的缘故,云霄甚至带人将玉山主峰彻底搜索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大型野兽。

天黑的时候,云昭钱少少终于抵达了玉山书院。

一些没有睡觉的学生们见云昭来了,一个个都会露出笑脸,跟他打个招呼。

这些孩子云昭全都认识,在买这些孩子的时候,云昭特意让他们知晓了拯救自己的人是谁。

这些孩子的适应性很高,不用徐元寿这些先生们安排,大一些的孩子就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小孩子的任务。

每当云昭看到这五百个孩子的时候,心情就好的厉害,仅仅是今天,这些孩子就给云昭种植了四百亩的玉米。

尽管年纪小,他们干农活似乎都很在行,哪怕是最小的孩子在间苗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出错。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余的孩子更懂事,而是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

当一个人从生下就身处饥饿的环境,生存的本能自然会教会他该如何面对困局。

因为,不能适应的孩子活不到现在。

所以,这里的五百个孩子,其实就是五百个坚强的生命!

云昭见到钱多多的时候,一个皮肤跟牛奶一样白,声音如同夜莺一般动听,胸膛鼓腾腾的女奴正在给钱多多洗脚。

此时的钱多多是慵懒的,披散着头发坐在书院的木头床板上,一手捧着一本书,一手抓着一根煮熟的老玉米在啃。

云昭跟钱少少进来的时候,钱多多自然是看见了,只是,她懒得起来,只要不是在云氏庄子,只要身边没有外人,云昭对她来说就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云氏大少爷。

钱多多的脚很白,甚至有一些畸形,这是缠了两年脚留下的后遗症,不过不要紧,她毕竟年纪还小。

云昭懒懒的坐在木头椅子上,摇晃着双脚道:“你昨日下令把所有的奴隶都抽了一顿鞭子?”

钱多多道:“是啊,抽断了两根鞭子。”

云昭道:“罗雅谷,邓玉函对你的意见很大,你干了什么让他们两个人跟疯子一样的咆哮?

你就不怕汤若望知道你的身份后会失望吗?”

钱多多把脚丫子从那个白皮肤的女人手里抽回来,用脚丫子点着那个女子道:“他们想要洛丽亚做他们的女仆。我不同意,给了他们两个喜欢他们的女仆。”

云昭点点头道:“汤若望呢?”

“他把自己关在教堂里,没日没夜的忏悔,有时候还会露出后背用麻绳抽自己。

我没有让罗雅谷跟邓玉函与汤若望接触。”

钱多多擦干净了脚,就盘腿坐在床上,虎视眈眈的看着云昭,她觉得云昭似乎信不过她。

云昭见那个异族女仆出去了,就指着她的背影道:“罗雅谷跟邓玉函喜欢这个女人?”

钱多多道:“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他们想要保护这个女人,他们以为你还要把她当妓女一样对待。”

钱少少在一边冷笑道:“怎么不见他们保护别的妓女?长得好看的就需要保护,长得不好看的就该去死?”

云昭看看钱多多气呼呼的样子,笑道:“你真的认为你可以操控这三个番僧?”

钱多多道:“邓玉函,罗雅谷这两个番僧凡心不死,他们想要工钱!”

云昭皱眉道:“多少?”

钱多多笑道:“一年五百两银子。”

云昭笑了,歪着脑袋道:“他们真的喜欢银子?”

钱多多道:“没错,邓玉函多少还矜持一些,罗雅谷就直接摊开来说了。”

“他们要钱做什么?”

“盖教堂。”

“那就给他们,给了他们钱之后,请他们去火器作坊去看看,告诉他们,我需要这个火器作坊能在明年年底造出合格的火枪出来,否则,没钱。”

“汤若望呢?”

“这个人先不用管,罗雅谷,邓玉函会去帮我劝说他的,他迟早会加入进来。”

对于这些传教士的传说,云昭听过很多,他们背负着传教的使命,准备把主的光辉传播给世人,让每一个人都获得主的庇佑,让每一个人的灵魂在死后都会进入天堂,让堕落的灵魂获得救赎。

当然,以上都是可以大声向信徒们宣告的,实际上,这是另外一种侵略,以占领人的思维为目的得一种侵略。

这样的想法在普通人眼中或许狭隘了一些,在官员眼中就是这样的。

毕竟,维持统治,才是官员的天职,不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

跟这些人打交道,无异于火中取栗。

钱多多的做法没有什么失误之处,不论是分派侍女,还是整顿那些奴隶工匠,她的做法无可挑剔。

跟海盗讲道理那就太可笑了,只有让他们发现自己被一群更加恐怖的人统治者,他们才会乖乖的听话,最后变成一体。

敬畏强者,臣服强者,窥伺强者的位置,等待取代强者这就是强盗文化。

徐元寿先生的房间灯火如昼,八位先生都聚集在这里,不知在讨论什么,气氛热烈而紧张。

云昭跟钱少少在窗下倾听了一阵子,就悄悄离开了。

“《几何原本》《泰西水法》《农政全书》这些书都是谁写的?”

钱少少低声问道,生怕声音大了会影响到屋子里的人谈论学问。

在他看来,只要是讨论学问的人都应该获得尊重。

“都是徐光启的写的。”

“很厉害吗?”

“很厉害,非常的厉害。”

“我们以后都要学吗?”

“必须要学啊,不学可怎么了得啊。”

“刚才听刘章先生说泰西之学不宜太多,否则会乱了根基,让学生无所适从,最终不能为往圣继绝学,这真的没关系吗?”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我们那些往圣的学问也不全都是好的,全部都是正确的,相互印证,参详一下,或许会另辟蹊径,另有所得。

如果真的有所得,那就厉害了,重新开辟一个新时代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昭,钱少少主仆一边说着话,就沿着小小的碎石铺就的小路走向了书院的深处。

在他们的背后,那间由原木跟巨石混合搭建的屋子里的讨论依旧激烈,甚至有瓷器碎裂的声响。

道路两边的原木搭建的小屋子里,油灯依旧亮着,一间,两间,三间……无数间。

让漆黑的玉山上终于有了一片繁星。

云昭停下脚步,眼泪忍不住蓄满眼眶,他很确定,这一点点如同星光的灯火,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形成熊熊的燎原大火……

第一卷终

第一三六章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