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话术(第二章)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的商队抵达朵颜部的时候,朵颜部的王——拉克申就远远的张开了双臂,拥抱他的老朋友云掌柜。

他张开的双手上没有哈达。

当云掌柜与他热烈拥抱之后,就拿出一束洁白的哈达挂在拉克申的脖子上。

“我的安达,我已经没有多余的马送给你当礼物了。”(一束哈达相当于一匹马)

拉克申抚摸着脖子上挂着的哈达,黝黑的脸膛有些发紫。

“我的安达,我不需要你的马,我只要看到你笑脸,听到你这个老东西的笑声,就已经收到了长生天赐予的礼物。

快,快,快,把你部落里最漂亮的小伙子,最美的姑娘喊出来,让他们骑着马去告诉告诉周边的部落,你朵颜部要筹办最大的一场“忽力革台”(聚会)。

我带来了最好的盐巴,最好的茶叶,最好的丝绸,最好的铁锅,最好的陶罐,最好的瓷器,陶器,最好的小刀子,锥子,针线,颜料,麻布,棉布,硝制皮子的硝石,还有你们喜欢的西安调料,更有姑娘们喜欢的胭脂,绢花,首饰,小伙子们需要的酒壶,酒,总之,你想要的我这一次都带来,当然,我还特意给你老婆带来了两百个最好的茶壶,她可以从里面挑最好的拿走两个!”

云掌柜对自己的货物如数家珍,当他滔滔不绝的介绍自己的货物的时候,欣喜若狂的拉克申已经开始用鞭子抽打那些围着货物不肯离去的族人们尽快向四周的部落宣告这个好消息。

举办一场“忽力革台”对朵颜部来说太重要了,他不仅仅可以从云掌柜这里获得一份保护费,还能优先挑选要购买的货物。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通过这场“忽力革台”来告诉别的部族,有大商人愿意跟朵颜部交易,这完全证明,朵颜部依旧是有活力的。

拉克申说的很是热闹,可是,能被他驱使的蒙古人却很少,尤其是见不到云掌柜说的漂亮小伙子,跟漂亮的姑娘。

骑着马四散传递消息的都是些老人,甚至还有很多老妇人……

来马车上取酒的云掌柜掀开马车帘子,对躺在马车里看书的云昭道:“少爷,您估算错了,朵颜部支撑不了十年,最多再有五年,世上就没有拉克申的朵颜部了。”

云昭的眼睛继续盯着书本,淡淡的道:“继续让利给朵颜部,争取让朵颜部赚到。”

“少爷,如果就做生意而言,穷困的朵颜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就算是不远处的克鲁部也比朵颜部好一万倍。”

云昭翻了一页书,转过头看了絮絮叨叨的云掌柜一眼道:“你以为我不远千里来朵颜部就是来赚取一点钱的吗?”

云掌柜被云昭看了一眼,额头上甚至出了一层油汗,连忙道:“老奴鐕越了。”

云昭露出一个笑脸,坐起身对云掌柜道:“你年纪大了,下一次,让你的儿子来这里做生意,你就守着长安城里的粮店就好了。”

云掌柜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当下膝盖一弯就要拜谢少爷的提携之恩。

忽然想起这里是域外,少爷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泄露的,就重新挺直了腰板,轻轻地放下马车帘子。

云昭合上书本,心神不宁。

云杨,云卷他们已经走了四天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克鲁部王帐的位置了。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此时,战斗应该已经打响了。

云昭准备在朵颜部停留三天,然后就去一棵树等云杨他们回来。

再然后,吃了亏的巴特尔梅林就一定要向克鲁部反击,这一次反击一定要以杀死克鲁王为目的,也只有这样才能重新振奋士气,让更多的蒙古人愿意跟着这个伟大的英雄征战草原。

下午的时候,酒气熏天的云掌柜回来了,见云昭正跟一个年轻的蒙古人对坐在一起,

虽然云昭用很好地饭菜在招待这个蒙古人,这个蒙古人却显得局促极了,左手握着一支鸡腿,另一只手端着一个装满酒的银碗,却不敢吃,也不敢动,就那么直挺挺的看着云昭,生怕漏掉云昭说的每一个字。

“拉克申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了吧?

他做朵颜部的王已经很久,很久了,这么多年以来,朵颜部不但没有变得更好,都是他的过错啊。”

“你吃,你吃,莫要拘谨,你看看啊,如今的朵颜部最多还能支撑几年?”

“三年?哦,你说的太准确了,拉何奇,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你是一个有远见的蒙古人。

自从林丹汗病死青海大草滩,他的儿子将传国玉玺,以及二十万帐黄金家族的子孙交付多尔衮之后,你这样有远见的蒙古人已经不多了。”

“我听说你也是黄金家族的子孙?”

“嗯,你说的没错,虽然你只是一个通译,一个给商队带路的蒙古人,可是呢,你也是朵颜部的一份子啊。

你看看你的族人,看看这些破败的毡房,看看这些瘦弱的牛羊,看看那些已经坏掉的勒勒车,看看那个倒在地上向人乞讨的老妇人,你就没有想过为你的家做一点事情吗?”

“来来来,再喝一碗酒,这一次如果不是你把我们这支商队带来朵颜部,你知道的,我们是不会来这个贫穷的部落的。

你看看,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牧人,你看他们多欢乐啊,只有在朵颜部,他们才能用一只羊换取一个陶锅,也只有在朵颜部的“忽力革台”他们才能见到如此多的货物。

这都是你的功绩啊,拉何奇,一个部族想要兴盛,离不开一个好的头人,好的王。

拉克申实在是太老了……”

“什么?他居然还把部落里最美丽的姑娘安顿在他的毡房里?天啊,他难道不知道本族的女子不能进族长毡房这个老规矩么?

他这样做是不能生育出强壮的蒙古武士的,天啊,长生天怎么不降下一道雷霆劈死他呢?

我不想跟这样一个年迈的龌龊的,肮脏的老家伙做生意了,即便是他给我一千个金巴里失(蒙元货币)我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不,不,不,拉何奇,我不想杀死任何人,我们只是一支商队,我们来草原只是为了做买卖,杀人可不是我们的必须选择。

我是一个汉人,所以啊,我不参与蒙古人的事情,当然,我只选择与干净的,年轻的,有能力的蒙古人做生意,比如你——拉何奇!”

“你不要冲动,拉何奇!杀死拉克申你怎么脱罪呢?我听说蒙古人对犯上这种罪行,惩罚的很厉害!

我想要你好好地,健康的随我们一起做生意,这样你就能赚到很多钱,就能把拉克申抢走的牡丹姑娘重新赎回来,杀了拉克申对你没有好处。”

“什么?你还有一些兄弟?这太好了,问一下,我们能和他们做生意吗?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老迈,肮脏的拉克申了……”

年轻的蒙古人拉何奇喝光了云昭酒壶里的酒,还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云昭面前的那只鸡。

抹抹油光光的嘴巴,就去了朵颜部的毡房群。

云昭见云掌柜已经等待很长时间了,就回过头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云掌柜谦卑的伏在地上道:“少爷,拉克申想把部族卖给我们。”

云昭皱皱眉头道:“他怎么想的?”

云掌柜道:“拉克申想把朵颜部的女人,牛羊,马匹,毡房全部卖给我们,他想带着钱随我们去西安过活。”

云昭摇头道:“不行,部族的传承很重要,必须延续蒙古人的习俗,我们不能破坏。

再说了,我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传承明晰的朵颜部,而不是买一个回来,这样会被人笑话的。”

云掌柜小声道:“拉何奇如何处理?”

云昭伸长脖子瞅瞅蒙古人的毡房圈子慢慢的道:“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了他的族长,按照黄金家族的律例,他应该被装进麻袋里,遭受一百匹战马的践踏,如此才能回到长生天的怀抱。”

“既然这样,谁来继承朵颜部族长的位置呢?”

“拉克申那个十一岁的女儿。”

“没有丈夫的蒙古女人不能成为族长。”

云昭看了毕恭毕敬的与他做奏对模式的云掌柜一眼道:“她嫁给了巴特尔梅林!”

第三章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