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草原上的风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于蒙古人来说,女人是重要的财产,更是男人与男人之间联系的最重要的纽带。

比如铁木真的母亲,比如顺义夫人。

一个依靠多次嫁人,终于让铁木真成了蒙古人中的贵族。

另一个八岁出嫁,一辈子总共嫁给了祖孙四代蒙古王公,从而让这个女人在顺义城执掌大权四十年之久。

在汉地,这样的行为必然是要受到指责的,在蒙古大草原上,则是一种生活方式。

没有身体强壮的男人,孤身女子是没办法在这个满是危险的草原上独立存活的。

在草原上,每一个男子都有抚养自己已经死去的父亲,兄弟,子侄,乃至族人的妻儿的义务。

这只跟族群的发展繁衍,壮大有关,与女色无涉。

所以,拉克申的女儿当族长问题不大,只要给她找一个合适的丈夫就行,不论是速里台,还是云杨自己上都没有问题,云昭只想要朵颜部的统治权。

其实,朵颜部也不剩下多少东西了,也就百十个老弱妇孺,加上三四十个年轻力壮的,牛不到一百,羊不过一千,马匹不过五十,就连周边的部族也没有吞没他们的意思,这样的部族吞没之后本部族财产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有很多的负担。

朵颜部按理说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只是因为别的部族都被建州人打怕了,不愿意生事,否则,一队百人的骑兵就能灭掉这个部族。

蒙古人的性格爽朗而热情,喝完酒之后的蒙古人胆子比天还要大,这个时候,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快意恩仇!

当云昭躲在马车里查看,修正地图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喧闹声。

脖子上插了一把刀的拉克申急匆匆的跑出毡房,一路跑,脖子一路上往外飙血,他居然没有喊救命,而是灵敏的跳上一匹战马,就像草原深处跑去。

满身是血的拉何奇也从后面追了上来,他同样没有多说话,也跳上一匹战马,向逃遁的拉克申追了出去。

除过一个年纪很小的瘦弱的小姑娘冲着拉克申跑走的方向失声痛哭,部族里的人,仅仅犹豫了一下,朝两人跑走的方向遥望一会,就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包括拉克申的妻妾们。

云昭把这一幕看的很清楚,这一幕让他想起了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群,每当雄狮之间开始争斗的时候,母狮子们总是表现的非常安静。

这个时候,它们从不参与战斗。

拉克申受伤的并不是很严重,从他矫健的身形来看,那一刀只是让他流了一些血。

这是一场追逐战,以蒙古人的彪悍战斗力来看,短时间内休想结束战斗。

“拉何奇真的去杀拉克申了,他居然一刻都不等不及,连谋划的功夫都省了。”

云掌柜在一边啧啧称奇。

云昭笑道:“这就是蒙古人为何兴起的原因,也是蒙古人为何会衰落的教训。

他们喜欢凭借一腔热血来做事情,一旦蒙古高原上的上风向着他,他就辉煌无比,一旦蒙古草原上的风背着他,他就会一败涂地。

所以说,蒙古人喜欢玩“天时”,最多玩到“地利”,“人和”这种事情他们做不来,尤其是对我们中原人。

当人人都开始恨他们的时候,这时候已经因为抢劫让自己过上骄奢淫逸日子的蒙古人,连最初的彪悍都被没有了,失败也就不可避免。

现在的蒙古人依旧活在黄金家族的荣光里,却不知道如何重现黄金时代。

他们一边丢弃着黄金家族的精神,一边抱怨自己为何不生在黄金时代。

这样的人,没有远大的目标,没有长远的计划,眼高手低,又骄傲自大,只适合成为强者麾下的炮灰。”

云昭说完,就关上车窗,重新躺倒在锦榻上,继续研究自己新制作的地图。

这一通话,云掌柜是听不懂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把这句话生生的记下来,准备回到西安之后给玉山书院读书的儿子看,自己懂不懂的不要紧,儿子一定要懂。

克鲁部距离朵颜部不过三百里,云昭在地图上着重标注了出来,事实上,他关注的并不是克鲁部,而是克鲁部边上的——归化城!

这座城是阿勒坦汗和他的妻子三娘子在这里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修建的,城墙用青砖砌成,远望一片青色,“青城”之名由此得来,而大明人喜欢按照皇帝的旨意将它称之为“归化”。

当然,云昭对这座城的后来比较了解,在他的时代里这座城被称为“呼和浩特”。

虽然这座城在前年的时候已经被多尔衮在追击林丹汗的时候毁坏了,云昭很想重建这座城。

经过五年的发展,日益庞大的云氏家族已经不是小小的蓝田县能够装的下的,现如今,急需一个可以容纳下庞大的云氏身体的一个地方。

在大明境内这不可能,如果云昭举起起义的大旗,云昭几乎敢肯定,对内神经极度敏感的皇帝一定会第一个对付云氏,而不是将剿灭李洪基,张秉忠,曹操等人的事情放在首要位置。

只要是读过一点史书的人都知晓,农民起义大多不会长久,取得最后胜利的往往是士绅阶层,虽然有刘邦,朱元璋这样的例子在前面,他们依旧是历史长河里的极少数。

再加上云昭对祸害自家百姓毫无兴趣,对大明朝跟流寇之间狗咬狗的战争有些深恶痛绝。

如果云氏加入这场战争,这个国家只会被打的更烂,建奴进入这个国家就会更加的容易,而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将会遭受更多的苦难。

所以,他以为,归化城是一个很好地容身的地方。

如今的黄台吉在鼓励蒙古诸部之间发生战争,在他没有将整个辽东,朝鲜资源整顿完毕之前,他希望草原上的蒙古诸部相互斗殴,给他留下充足的时间,来慢慢蚕食。

所以,云昭就想借巴特尔梅林在草原上燃起战火,让所有蒙古王公人人自危,再用用朵颜部做伪装,侵占归化城,背靠阴山,以阴山平原为根基,用最快的速度积蓄力量,在距离建州人不到一千里的地方,与他们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

这,就是云昭真正想做的事情,不管这一战是胜利也好,是失败也罢,只要能从建奴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云昭就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

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也可以给自己继承的云氏一个交代,只要做了这件事,将来即便是去了天国,遇到云氏先祖,也能正大光明的拍着胸脯道:“有我这样的子孙,是你们的荣耀!”

云昭等到了傍晚,不论是拉克申,还是拉何奇他们都没有回来,如果天亮之前还是没有人回来,部落里就会选出新的头人。

云昭没空等这两个人回来,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同归于尽才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两天后,云昭来到了一棵树。

这个地方很好找,只要寻找到一个山包,就能看见山谷里有一个孤零零的大树。

说来也怪,这里水流淙淙,却只有一棵树。

那棵树下空无一人。

于是,云昭就让亲卫们搬来了一把躺椅,自己一个人躺在树下看书,喝茶。

亲卫们埋伏在四周,为他放哨,于是,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一片天,一片地,地上有一棵树,树下躺着一个青衣少年,在悠闲地读书,喝茶,听天籁之声。

他仿佛已经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

第四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