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的大部分注意力依旧被他放在多灾多难的大明朝。

在过去的五年中,关中的气候逐渐变得稳定,而山西,河南,河北,安徽的气候却变得糟糕起来。

最要命的是当北方开始大面积干旱的时候,南方,却迎来了漫长的洪水期。

贼寇们一般都是随着灾难同步前进的,他们与灾难的关系就像沙尘跟风暴的关系。

富庶的地方率一般很少出现大的贼寇,这是有原因的,在这种幸福的地方,国家,官员,商人,地主,农夫,已经构建出来了一种极为和谐的关系。

这这段关系中,每个利益方都能获得满意或者相对满意的结果。

这个时候,如果有盗贼参与进来,就会破坏这段关系,所以,国家,官员,商人,地主,农夫都不允许盗贼出现,在这种大势下,没有盗贼存活的余地。

事实上,不是巨寇们祸乱了一个地方,而是灾难先打乱了地方上的和谐关系,而后才会让盗贼有机可乘。

云昭现在就要在这个一瞬间扩大了一百倍的朵颜部构建一个平稳,,和谐的关系,尽量的让每一个人都能从这个部落里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段关系中,最重要的就是牧民,也就是国家的构成——人民。

一个国家的存在,一定要满足人民的要求,只有满足人民要求的统治者,才是最天然的统治者,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统治者,他的王权一定是最恒定的。

牧民们不想交税,不想把自己辛苦养育的牛羊砍掉一条腿或者几条腿无偿的献给统治者。

这一点云昭自然是要满足他们的。

辛苦养育出来的牛羊确实珍贵,白白的缴税这让人心中痛苦,所以,朵颜部鄙视交税者,不论是任何人,哪怕是只有一只小羊羔的孤儿,他的那只羔羊也是他的。

这一点必须明确,任何族人都没有权力将那只小小的,瘦弱的羔羊从他身边拿开。

如果真的有人从那个孤儿手上夺走了他的羊羔,所有朵颜部的人都有责任骑上马,背上弓箭,拿起刀枪替那个孤儿作战——且死不旋踵!

这几乎是一场交易,彰显了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这也是一个极为古老的约定成俗的部落法典!

这明显很适合蒙古人,他们就是因为担心被敌人奴役,才抱团生活的,这样的法典虽然古老,却深得人心。

一个国家不但要满足人们对平安富足生活的渴望,也同时要满足人们对更好生活向往的欲求。

所以,朵颜部就有了一个向外扩展的法典——名叫“复仇条例”。

简单的说,当别人拿走了朵颜部的一只羊,朵颜部的所有人就有权利夺回那只羊,并且有权力从敌人那里拿回来更多的东西。

当然,拿走的那只羊自然是要十倍还给原主人,如果还有剩余的部分,则完全归战士所有,朵颜部族长同样不会收税。

管理一个国家当然需要付出成本,朵颜部不收税,却允许交易。

蒙古人在很长时间段里都不是一个合格的交易者。

他们的生活环境太闭塞,消息太落后,这就导致很多人能用一把勺子换取一只羊。

就这一点,云昭并不准备纠正,只有淳朴的人才能成为最好的战士,只有贫困的人才适合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战场上冒险。

一个部族有了产出,必定是要交易的,要不然手里的牛羊成精了怎么办?

云昭觉得这种事情完全交给云氏商号就好,免得朵颜部淳朴的牧民们被人家骗。

对于草原上的人来说,如果有一个稳定的交换物产的对象,无论多么的受盘剥,日子也一定会过得比别的部族好很多。

因为,所有人俺出去售卖的都是剩余物资!

不论剩余物资换了多少需要的物资回来,其实就是一种胜利。

所以,云氏商号在未来的几年中,只要云昭的大军没有被蒙古人撵走,没有被建奴干掉,他迅速壮大是明眼人都能都看到的事情。

洪承畴果断的加入进来了……他认为自己三边总督的职权可以参与这笔买卖,同时,不用出一文钱的本钱。

对于这个让云昭心思复杂的人的要求,云昭长叹一声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按理说,以他节制河南、山西、陕西、湖广、四川五个省兵权的权力来看,云氏的这点买卖应该完全进入不到他的法眼中才是。

可是,就在云昭同意他加入之后,洪承畴就从老家派来了一个年迈的老管家,专门筹办此事。

老管家也姓洪,名字起的很喜庆单字一个“福”。

据云昭所知,凡是家里的仆役中冠以主人姓,且带“福”字的人,一般都是心腹中的心腹。

就像云福,直到现在一天到晚的还不给云昭这个家主好脸色看,且让众人习以为常。

“昭少爷,我家少爷说了,到您这里呢,老奴不用干别的事情,唯一要干的事情就是查账,只要账目对上了,老奴也就万事无忧,至于您要干的事情呢,老奴这双眼睛老眼昏花的什么都看不清啊。”

老家伙才风尘仆仆的到了朵颜部,便不顾劳累,见了云昭之后先把自己地立场摆的很清楚。

云昭淡淡的道:“你这条老狗为了你主子的那几文钱,也不怕把命丢在这蛮荒之地。”

洪福笑呵呵的道:“无妨,无妨,如果老奴不小心死掉了,就劳驾昭少爷把老奴的身子用盐给腌了,派人送回福建泉州埋进祖坟也就是了,不碍事的。”

云昭摇摇头,对于这种见惯世面的老滚刀肉,想要用言语挤兑走,是没有可能的。

云昭狠狠的揉揉脑袋伸手道:“拿来吧!”

洪福一脸的惊诧,连忙道:“昭少爷要什么?”

“你主子的书信,或者是你主子的口信,快点,别磨蹭。”

洪福呵呵笑道:“我家少爷说你一定会问老奴要这东西的,所以,也就准备了一些话,您要是不问呢,少爷就不允许我说,如果昭少爷问起来了,老奴就说。”

云昭瞅着洪福的眼睛道:“快说。”

洪福清清嗓子低声道:“猪!我有大难临头之感!”

云昭面露讥讽之色轻声道:“官!三边总督即将变成九边大帅,我在这里恭喜你青云直上!”

洪福似乎没有听见云昭说出来的讽刺之语,继续道:“猪,还记得我们上次臧否辽东人物否?”

云昭冷笑一声道:“官,不客气的说,你去了也一样,不是说你不够聪明,而是辽东的局面跟谁聪慧没有关系。

全天下泰半的财税全部砸在了辽东,你干出政绩是应该的,干不出政绩活该被千刀万剐。”

洪福继续道:“猪,熊廷弼的肉填进辽东这个坑里了,孙承宗,王化贞的肉也填进去,至于袁崇焕他连骨头都填进去了,猪,我觉得下一个要用来填坑的人可能是我。”

云昭长叹一声道:“我觉得就该是你,辽东一地想要快速取胜绝无可能,可是咱们这个破败的朝廷每年要往辽东砸那么多的国帑,就连陛下都穿着带补丁的衣衫,你觉得谁能再给你几十年的时间慢慢耗尽黄台吉的气数呢?

我们以前就讨论过,异族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句话没错。

可是,这大明朝比起建奴来显得更加破败,老房子要倒了,一根柱子是撑不住的,你要多弄些柱子帮你一起顶。

我在蒙古发现了一丝契机,也不知道能走到那个地步,我准备玩一手换子游戏,一切看天意吧。”

第七章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