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建设者,破坏者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的生活过得充实极了。

现在的生活充满了刺激的元素,大脑时刻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中。

如果这样也就罢了。

偏偏为了生活还要把自己分割成无数个云昭。

面对洪承畴这种人的时候,是一个冰冷的官僚云昭在说话,说话说得密不透风是必须的。

面对云娘的时候,云昭又必须努力回忆幼年时期的自己是个什么模样,然后再承欢膝下,彩衣娱亲。

面对云福,云猛,云霄这些人的时候,云昭又必须拿出自己所有的精气神来扮演好一个举重若轻,面对任何困难都谈笑风生解决的大首领云昭。

面对云杨,钱少少一干人的时候,云昭又变成了那个阳光,豁达,有些卑鄙的大学时代。

有时候,一天就能把一辈子必须扮演的角色扮演完毕,这其中的酸爽,云昭永世难忘。

从开始的生涩,逐渐到如今的运转自如,有时候云昭都会忘记自己的实际年龄,每次入睡前都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份,才好平安入睡。

所以,这样的云昭就给了别人谜一样的感觉,虽然云昭认为只有精神错乱患者才会这样,不过,他还是有些享受。

秋日里的草原是富足的,不仅仅是牛羊长得肥壮,就连野地里的蘑菇也长得白白嫩嫩。

这里盛产口蘑。

口蘑顾名思义,就是指张家口外的蘑菇,是十几种草原蘑菇的总称,当然,最贵重的,可以真正被称为口蘑的蘑菇,就是草原白蘑菇。

一场雷雨过后,秋日的草原上就有各种各样的蘑菇破土而出。

每到这个时候,草原上的男女都会走进草原,四处寻找这种珍贵的食物,当然,这也是草原上特殊的土产,价格不菲。

在大明朝廷还强大的时候,这东西是贡品,现在,随着大明皇权逐渐变得颓势,这东西也就变成了一种新奇的商品。

在大明,云昭每到一处,都不愿意破坏当地的经济态势,甚至在想办法让这个地方的贸易变得活跃起来。

在域外,云昭最喜欢朝本地的经济下手,除非这里的经济态势可以由他来掌控。

口蘑就是这一带牧民们重要的收入来源,大约能占据到他们年收入的两成左右。

跟牛羊这些价格受战火影响的货物比起来,轻便容易携带的口蘑,价格一直很稳定,遇到战火影响,口蘑的价格甚至会疯长。

口蘑今年的价格就被影响了,原因就是云昭发起的那场针对克鲁部的那场战争。

货主克鲁部如今去了阴山下,朵颜部就取而代之成了新的口蘑货物源头。

云昭跟钱少少天不亮的时候就骑着马进入了草原采蘑菇。

与他们同行的不仅仅有护卫,还有很多蒙古妇人,孩子,以及闲散牧人。

一大群人洒进草原之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干活,云昭并不擅长,倒是钱少少似乎非常的擅长,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数他的篮子里的蘑菇最多,且大部分都是白蘑菇。

对于白蘑菇云昭除过喜欢吃之外,没有多少印象,不过,作为朵颜部真正的大首领,他必须了解自己部下的生活状态。

这是一定要理解的,也是一个好的首领必要工作。

初秋的草原就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不论是秋草,还是牛羊,亦或是人,都是这幅画卷的内容。

如果可能,云昭很想把那些穿着烂皮袄的牧民们从这幅画卷中剔除掉。

这不是他们的错,也不是云昭心存偏见,而是因为,这些人与这幅画格格不入,从他们身上,云昭看不到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只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粗大的‘贫穷”’二字。

假如仅仅是贫穷,这问题不大,当这些人连收获的喜悦都没有的时候,这样一来,问题就很大了,连最基础的美学构图因素都不存在了。

他们就像是一群游荡在草原上的僵尸,连草原的生命力也被他们剥夺。

贫穷对于大明世界的人来说,是一种常态。

这里没有身着盛装端着马奶酒载歌载舞向客人敬酒的场面,这里也没有彪悍的汉子摇晃着手脚相扑,更没有骑着马的少年风一样的从草原上掠过,在格桑花开的最艳的地方,俯身摘取一朵,丢给人群中最美的姑娘。

这样的场面说明了什么?

云昭是知道的,这表示这些牧人对自己的未来并不看好,目前,只是没法子才暂时留在朵颜部。

“让这些人活起来!”

云昭走了好远才找到两只蘑菇,口气有些强硬。

钱少少道:‘立刻活起来最省事的办法是让云掌柜提高口蘑的收购价格,长远的让他们活起来的法子就是带着他们去抢劫。’

“他们愿意去抢劫吗?”

“愿意,少爷如果不带着他们去抢劫,他们才会失望。”

“那就快些,该去采蘑菇的就去采蘑菇,该去抢劫的就带着他们去抢劫,马上就要到张家口商人出口外的时间了,这些人一定要照顾到,我们现在很缺物资,如果不能再抢劫一些物资过来,云掌柜那里恐怕就要停止交易了。”

钱少少抓抓头发道:“张家口的商人现在不再零星出口外了,听说他们准备集合起来,组成一支巨大的商队一起出口外。”

“那就告诉洪承畴家的管家,我们需要这一批货物,跟马上就要开始冬宰的牧人们换取肉食,皮毛,牛筋。

我们也需要大量的口蘑让商队带着去东南,打开东南的市场。”

钱少少有些忧虑的道:“少爷,您真的认为北货南下可行?”

云昭道:“只要南方没有的东西,南方都需要,尤其是高价值裘皮。”

“南方不冷啊!”

云昭看了钱少少一眼道:“你在扬州的时候,难道没感觉到冷?你真的以为扬州这种地方不下雪?你真的认为苏杭一带的冬日里不需要裘衣?”

“少爷,抢了张家口,以后我们就没有商队可抢了,抢了周边的王公,他们就会躲到阴山牧场去,时间长了,朵颜部周边就没人了。”

云昭笑着摇头道:“少少,你忘记了一件事,巴特尔梅林终究是一个流寇,一个马贼,草原就这么大,流寇,马贼就是草原上的狼群,牛羊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流寇,马贼的猎场。

趁着建奴还没有力量对付我们,这段时间我们能吃多肥,就吃多肥,能裹挟多好牧民,就裹挟多少牧民,我要让整个草原动起来,我们才能有更大的机会。”

“人手不足!完不成少爷的谋划。”

云昭背过身轻声道:“有些人就是拿来消耗的,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钱少少答应一声,就继续去采蘑菇去了,这样的活动不论是对他还是对云昭来说都是难得的休闲时光。

摧毁别人的牧场,杀光别人的牛羊,断绝别人的生路,把第一批战利品拿着离开草原,送去遥远的蓝田县。

然后在带着这些没有生路的牧民们继续去抢劫别人,在摧毁别人的牧场,杀光别人的牛羊,作为自己的战利品,直到西部草原上见不到牛羊,见不到部族,云昭就能自然而然的带着这些人去更加富庶的东部牧场,乃至建奴的猎场。

这些事情可以做,,却是不能说的,云昭能对这些牧民说的话只有一句——那就是平分草原,每一个牧民都有自己的牧场!

这个目标或许能达到,或许不能达到,但是,云昭削弱蒙古,羁縻建奴的目的一定会达成。

在草原上捡蘑菇并没有云昭预料的那样轻松,其实,只要是干活,就谈不到轻松,很有诗意的活计,让云昭精疲力竭。

第八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