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喇嘛很恐怖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付宗教,自然要用宗教。

钱少少的思维还停留在贼寇杀人的层面上,只想着把自己隐藏起来,以为只要释放出迷雾,自己就能不为人所知。

这样的法子自然是可行的,只不过,依旧算是掩耳盗铃而已。

云昭的眼界就不一样了,他看世界的深度与广度都是钱少少所不能比拟的。

蒙古喇嘛墨尔根之所以会用白骆驼驮着金佛敬献给黄台吉,不是蒙古喇嘛对黄台吉有多么的尊敬。

而是黄教喇嘛跟红教喇嘛刚刚发生了一场极为残酷的宗教战争。

崇祯六年的时候,藏巴汗进据拉萨,那时大昭寺和哲蚌寺都在红教手里,黄教喇嘛被压制。

黄教只有依靠外来干涉才能夺权。于是黄教请和硕特顾始汗引兵万余入藏,与藏巴汗进行了一场血腥的战争。

传说战况激烈之时黄教喇嘛在甘丹寺,瞥见祭坛上方有一个巨大的,冷笑着的黑色魔鬼脸,无数人头飞入其张开的血口中去……

而红教喇嘛的记载是这样描述此战争的:“。。。国土变为饥饿灵魂的领地,犹如死神的王国。。顾始汗命令将俘虏装在皮袋里缝起来然后扔到水里淹死。”

而今,这场残酷的战争依旧在继续,且越来越凶残,这个时候,再出现墨尔根喇嘛向黄台吉敬献金佛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诧异的。

云昭不想知道黄教跟红教之间有什么差异,更对他们的教义毫不关心,他只知道,敌人的敌人一定是自己的朋友。

抢劫墨尔根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出马,也不需要借用张家口商贾的名义,派一些藏人就足够了。

既然克鲁部等部落认为朵颜部不敢对付尊贵的喇嘛上师,那就满足他们的这个愿望。

朵颜部绝对不会出面对付墨尔根!

因为这场战争,流浪在蒙古的乌斯藏人数不胜数,他们或者受雇于王公成为他们忠心的打手,或者受雇于汉人,护卫他们的商队游走于草原。

云氏商队里就有很多乌斯藏人,因为打不过黄教喇嘛,流浪在外的乌斯藏人大多为红教信徒。

云昭不在意金佛的含义,黄台吉已经有了金佛,金字大藏经,以及传国玉玺,少一尊没有多少意义的复制品金佛对他没有损害。

他只想通过金佛被劫,来告诉黄台吉,漠南十六部,四十九族中的蒙古人,并没有完全臣服。

通过这件事来连累那些跑去阴山躲起来不跟他做邻居的混账领主王公们。

等斥候告知云昭有一支百人左右的护佛驼队出现在牦牛泡子河,并且准备沿着商路继续东进的时候。

云昭就带着自己的护卫,以及两百多愤怒的乌斯藏人离开朵颜部驻地迎了上去。

骆驼是高贵的,他跟云昭家的大白鹅一样,永远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一个戴着鸡冠子一样帽子的胖大喇嘛坐在高高的骆驼上,见一群乌斯藏人拦住,就挥挥肥大的袍袖大吼道:“咄!佛爷在前,散开!跪拜!”

云昭没有给那些乌斯藏人任何缓和的机会,面对墨尔根这样一个伟大的喇嘛,一群只是凭借一腔怒火就匆匆组织起来的乌斯藏人,在墨尔根这种高贵的人面前,即便是教义不同,也会自行惭秽的。

如果敢再给墨尔根多一点时间,他很有可能把这两百多乌斯藏人收到自己的麾下。

亲卫梁三见少爷发出了动手命令,率先举枪,干掉了一个看起来最彪悍的护卫。

他动手了,其余人也就跟着动手,也不知道他们想起了什么事情,刚刚投入战斗,就变成了肉搏。

持枪的汉人护卫并没有继续加入战团,他们握着枪,守在周边,眼看着两方乌斯藏人在那里厮杀。

两方人马厮杀的难解难分,云昭跟墨尔根两人显得很是悠闲。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云昭的人不愿意对墨尔根下手,墨尔根的是手下也似乎对云昭视而不见。

墨尔根的身边就是那头驮载着金佛的白骆驼。

云昭瞅瞅墨尔根肥硕的身躯,觉得这家伙的武力应该不是很强大,就小心的靠近墨尔根,有些歉意的拉起那头白骆驼的缰绳。

“明国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墨尔根不动如山,俯视着骑在马上的瘦弱的云昭。

“大喇嘛,佛会饶恕我的。”

“你在渎佛。”

“我们家不信佛。”

“不论你信不信佛,佛就在那里。”

在云昭的安抚下,白骆驼跪了下来,云昭想把金佛从白骆驼背上卸下来,一连两次都没有成功,他就仰头看着墨尔根道:“大喇嘛能帮我一下吗?”

墨尔根拍拍骆驼的脑袋,一个小喇嘛控制着骆驼跪下来,墨尔根艰难的从骆驼上下来,阻止了小喇嘛要干掉云昭的想法,亲自走过来将精美的金佛从白骆驼上卸下来放在云昭面前道:“供佛,敬佛,礼佛,宣佛在心不在外。”

云昭拱手道:“那些流浪的乌斯藏人将所有的愤怒都施加在金佛上,金佛恐怕不能保全。”

大喇嘛叹口气道:“罪在我,不在佛,佛给世人消灾解难,只要能化解他们心中的仇恨,我佛愿意粉身碎骨。”

云昭又道:“善哉,善哉!”

梁三帮着云昭把金佛放在一匹战马的背上,牵着这匹马站在云昭身后,他很想结束这场战斗,毕竟,目的已经达到,再战斗下去除过多死人之外,战斗已经毫无意义。

墨尔根叹口气道:“护佛的人都是志虑忠纯之人。”

云昭瞅瞅依旧在厮杀的众人道:“好好地活着吧。”

墨尔根大笑道:“向死而生!”

云昭摇头道:“没有机会。”

墨尔根道:“那就死。”

瞅着已经躲得远远的墨尔根,云昭回头朝梁三挥挥手,然后,战场上就响起此起彼伏的枪声。”

硝烟散尽,护佛的乌斯藏人大多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墨尔根亲自走进血肉战场,抚摸每一个伤者的额头,替每一个逝者闭上双眼,且不论敌我。

等他做完这一套,伤者就被梁三下令全部处死了。

云昭见墨尔根一个人坐在死尸堆里念经的模样有些萧瑟,就让梁三将两把短铳放在墨尔根的面前,让他跟那个小喇嘛护身。

墨尔根见云昭要走,就低声道:“我们不会用。”

云昭看了墨尔根良久,忽然道:“我是做生意的。”

墨尔根笑道:“张家口?”

云昭摇头道:“不是!”

墨尔根道:“金佛重七十二斤,你还我金佛,我给你金子一百斤买你这东西十支。”

云昭指着那些焦头烂额的乌斯藏护卫道:“他们不干。”

墨尔根笑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珠串丢给云昭道:“如果想做生意可以来塔尔寺寻我。”

云昭摇摇头道:“不敢!”

墨尔根笑道:“来,不会有危险。”

云昭继续摇头道:“不敢!”

墨尔根笑道:“你害怕我,还是害怕乌斯藏人被你武装起来?”

云昭叹口气道:“都害怕,乌斯藏从今往后将是一片由佛祖来掌控的土地。”

墨尔根瞅着云昭道:“你姓什么?”

云昭躬身道:“范氏子见过大喇嘛。”

墨尔根摇摇头,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云昭道:“你应该姓王,不管你姓什么,你要记住,我不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呢,我也会记住今天见到的火枪的威力。

所以,你来找我吧,我有的是金子……你既然是商人之子,不会没有为金子舍命的胆量吧?”

云昭朝墨尔根摆摆手,就跨上战马离开了这片满是死人的地方。

第十章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