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自私的蓝田县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孙传庭在县令的座位上坐了许久,最后站起身对云猛道:“看来这蓝田县已经成了云氏家天下了。”

云猛摇头道:“西安府六成的粮秣来自蓝田县,九边中的三边,四成的军粮来自于我蓝田县。

自我蓝田县开始收商税之后,陕西今年加派的辽饷一万七千八百六十七两白银,我蓝田县独占一万两。

这就是我蓝田县对大明的忠心所在。

数遍天下州县,唯有我蓝田县年年足额缴纳夏粮秋赋,别处州县听说有辽饷加派,一个个叫苦连天,唯有我蓝田县急陛下之所急,头天听说有辽饷加征,三天后,就穷尽我蓝田县府库,快马将辽饷护送去了西安府。

这就是我云氏对陛下的一片心意。

对上官来说,我云氏竭尽心力的扶助,对陛下,我云氏倾家荡产的在孝敬。

大人初来我陕西就任巡抚,率先对我蓝田县下手是何道理?

难道说我蓝田县百姓被我云氏盘剥的民不聊生,还是我蓝田县如今冤狱横生的让百姓敢怒不敢言?

没有吧?

更别说我年仅十四岁的侄儿眼见建奴屡屡叩关,让我大明坐卧不安,亲自率领一百家丁远赴口外草原大漠与建奴鞑子作战,就想拖拖建奴的后腿,好让辽东之地的大明军队可以喘息一下。

如此云氏,那里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以至于让大人说出,云氏在蓝田县一手遮天的悖逆之言?

大人这样说,这样做,就不怕寒了忠志之士的心吗?”

孙传庭冷笑道:“你云氏乃是盗匪之家,此事如何解释?”

云猛笑道:“云氏早年为祸乡里,已经被大人处罚过,一顿板子,将近一年的苦役,我们兄弟三个可是受过处罚的,犯的错也算是了了。

当年我们用来作恶的武器也被大人铸剑为犁,再说我云氏乃是盗匪之家,就算是把这个官司打到陛下面前,大人也打不赢吧?”

孙传庭嘿嘿的笑了,拍拍自己的脑门道:“当年本官还是仁慈了,放了你们一条生路。”

云猛笑道:“一饮一啄啊,没有大人当年一念之慈,也没有如今处处繁华的蓝田县。”

孙传庭笑道:“好圆满的解释,你没有说宦官薛元义今年十月来你家,从你家带走了一千斤红薯献给陛下品尝,陛下大赞你云氏,并且亲书“薯良”二字与你云氏光耀门楣的事情,算是为本官留了些许颜面的事情。

好安排啊,真的让本官有些哑口无言。

只是,这番话是谁教你说的?”

云猛憨厚的搓搓双手,难为情的道:“这都是我那侄儿临走前教下官说的。”

“昔日的九岁县令,如今的十四岁同知云昭?”

“正是!”

“你云氏真正做主之人真的是他?”

云猛摊摊手道:“当年之事大人也是清楚的,云氏阴族可没有执掌家业的可能。

现如今,云氏族长正是下官的侄儿云昭,那孩子自幼懵懂,某一日忽然灵智大开,就成此伟业。”

孙传庭冷笑道:“看来本官也应该将家中懵懂小儿送来蓝田县,让他亲近野猪,好顿悟开智。”

云猛笑道:“也有人这样做来着,被野猪给弄伤了。”

“云猛,云虎,云蛟,尔等确实算不得穷凶极恶之辈,否则当年你们早就人头落地了。

既然你们说蓝田县被尔等的家主治理的丰饶富足,那么,你就带本官,看看蓝田县,看看这片被昔日的盗贼治理的土地,每一寸土地都要看到。”

孙传庭脸上的怒气消失了一些,人也变得平静吗,不再提什么新知县的事情。

云猛有些难堪的道:“这自然是可以的,云氏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不能说吗?”

云猛苦着脸道:“不是不能说,而是说不清楚,就连下官都不知晓蓝田县县境如今到底在哪里。

今年收秋赋的时候……以前的乾县,扶风,长安,临潼,商南,商州,乃至华阴的大户人家都喜欢来蓝田县完税……也不知道这些地方大人去不去?

自从张秉忠佯攻襄阳府,汉中一带也有人愿意带着全家投靠蓝田县……不知道这些地方该怎么算……“

“什么?”

孙传庭惊叫一声,骇然看着云猛,颤声道:“你说,附近州县已经开始向你云氏缴纳赋税了?

为何不见你们上报?”

云猛挠挠脑门道:“上报了啊!我们早就苦不堪言,已经上报了五六次之多,老虎,你快去把张主簿请来,让他来的分说。”

孙传庭强行按捺住狂怒的心,一口喝干了茶杯里面的水,在大堂上来回踱步,过了片刻,沉声道:“上报了那里?”

“西安府啊,甚至跟陛下派下来催收辽饷的大太监薛元义也禀报过,没见有人出来说话,然后,我那个小侄儿就成了西安府的同知。”

孙传庭的一双手在袖子里抖动的厉害,脸上却风轻云淡,直到张主簿赶来之后,才坐在知县大堂上,命张主簿拿出今年秋赋粮册,他准备好好地验看一下。

张主簿是一个骄傲的人,带着小吏们将所有的账簿拿给了孙传庭,最后傲然道:“大人,蓝田县三年以来的土地粮册都在这里,某家不敢说这是大明朝最清楚明白的册簿,却敢说,大人若是查出短少了一文钱,不用大人下令,某家自己就悬梁自尽在这蓝田县大堂上,再请刽子手将某家的尸身剥皮萱草,放置在县衙口的戒亭里以戒来者。”

孙传庭的一双手快速的翻动着册簿,两只眼睛如同猛兽的眼睛一般闪着幽蓝的光芒。

县衙六部,这些公务他太熟悉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大致翻阅了一遍。

然后就呆坐在大堂上一言不发。

太震惊了!

蓝田县一年所产粮食已经超越了崇祯二年整个关中的粮食产量,虽然崇祯二年关中大旱,即便是这样,也让孙传庭惊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册簿上的数字可有误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传庭的声音幽幽的在大堂上响起。

刘主簿等候孙传庭问这句话,已经等了两个时辰之久,闻言仰着头道:“大人之所以能在西安府看到百姓衣食无忧,商贾往来不绝,全赖我蓝田县支撑。”

孙传庭朝刘参拱拱手道:“刘主簿国士无双,孙传庭怠慢了,这就谢罪。”

刘策得了面子,也就不再做倨傲之态,俯身施礼道:“大人过谦了。”

孙传庭的声音变得平缓起来,朝云猛拱手道:“县丞大人劳苦功高啊。”

云猛连忙还礼道:“下官无礼之处,还请大人海涵,另外,大人要看我蓝田县团练,并非我们兄弟三人搪塞大人,而是真的拿不出人手来给大人看。

按照我蓝田县县尊之命,蓝田县但凡是十五岁以上,五十五岁以下的男丁皆是团练。

若是没有贼寇犯境,我蓝田县绝对不会无故召集团练,若是一旦敲响钟鼓召集团练,蓝田县所有男丁就会放下手里的活计,一同御敌,所以,大人想要看团练,除非贼寇入侵我蓝田县。”

孙传庭叹息一声道:“如今,天下纷纷,蓝田县既然兵强马壮,为何就不能出兵扫平贼寇,还关中一个平安,还天下一个平安呢?”

刘参拱手道:“蓝田县人有守蓝田县这片土地之责,却无守卫其余地方的职责。

那是其余地方的百姓与官员的责任。”

“如此说来,贼寇就算是攻破西安城,你们也会坐视不理吗?”

刘参笑道:“蓝田县昔日民不聊生,贼寇横行,百姓衣食无着,卖儿卖女的时候,西安城里的贵人们也没见有一位出城来安抚百姓,给我们一粒米的帮助。”

第十三章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