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人间一等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虽然是寒冬,从东向西一路上有九个小部族被人灭族的事情依旧传到了云昭的耳朵里。

云昭不得不感叹,这才是建奴真正的出场模式。

人还没有到来,血腥味已经逆风飘过来了。

由于不知道建奴要干什么,朵颜部东边的部族已经开始向后退了,一些更小的部族干脆就投靠了大部族,期望可以活命。

朵颜部就是距离建奴军队最近的一个大部族,三千多人的部族,在草原上已经有些难得。

“我们是不是应该跟建奴打一仗?”

钱少少整理完毕消息之后,问云昭。

“必须打一仗,不能用火器。”

“如此一来,损失可能比较大。”

“我们的人必须撤出去,我也要回张家口了。”

“这里的事情怎么办?我留下?”

“只能是你留下,再问你一遍,速里台此人可靠吗?”

“非常可靠!”钱少少再一次回答的斩钉截铁。

云昭还是不知道钱少少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他还是强行忍住没有问,如果钱少少觉得有必要告诉他的时候,一定会说的。

“你不留下看这场战事吗?”

“自然要看,我希望直观的看看建奴骑兵的厉害。”

钱少少有些遗憾的道:“可惜玉山的那八个建奴不经打,两年功夫就死的一个不剩。

这一次我在弄几个你带回去吧,那些弟弟妹妹们还需要真正的建奴练手。”

“可以,不过呢,不要因小失大。”

就在云昭认为建奴会不管不顾的冲过来的时候,一个汉人走进了朵颜部。

云昭大喜,以为此人就是鲍承先,速里台问过之后,才知晓此人并非鲍承先,而是鲍承先的幕僚。

此人一到朵颜部,便盛气凌人的要求朵颜部束手就擒,否则,族灭!

这个幕僚就是派来送死的。

鲍承先也很希望能跟朵颜部打一仗,掂量一下朵颜部的实力,看看有没有做狗的资格。

在钱少少的安排下,速里台大怒,命人割掉了这个幕僚的鼻子,丢出掷地有声的六个字:你要战,便作战!

云昭躲在雪窝子里看了这场战斗。

速里台表现的极为英勇,一连三次向建奴发起了冲锋,可惜,在弓马娴熟的建奴骑兵面前,如同海浪一般撞碎在岩石上。

就在他呼唤着同伴,准备发起第四次冲锋的时候,卓啰开始反击了……速里台被卓啰活捉。

建奴骑兵杀掉了所有受伤的蒙古骑兵,就没有做进一步的动作。

直到速里台为了族人的安危投降鲍承先之后,这场战事以惨烈的十三比一的结果落下帷幕。

脱离战场后,过了许久,云杨才长叹一声道:“我能打三个,不能再多了。”

云卷垂着脑袋道:“我最多能打一个。”

云昭笑道:“我大概能拖住一个。”

云杨道:“今天看了这些建奴战斗的模样,我不想跟他们硬拼。”

云昭用头巾抱住面孔对云杨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心要发展火器的原因啊。

我们兄弟三个,从少年时期就吃的很好,身体长得不错,云杨甚至是千里挑一的好汉,去西安府考武状元耍一百六十斤的大关刀都不在话下,上了战场却只能对付三个建奴,以后,不到绝境,不能与建奴硬拼,不过,我以为这些建奴应该是建奴中的精锐。

玉山的那几个建奴,云杨一次能对付他们八个。”

云杨瓮声瓮气的道:“别替我长脸,玉山上的八个建奴早就想死了,打起他们来我都提不起兴致。”

云昭大笑道:“多一点信心总是好的,快点走吧,我们是一支满载而归的商队,这次回到张家口,一定会让所有人震惊的,你看看云掌柜,他已经开始唱歌了。”

没有什么心情能跟满载而归的心情相媲美。

十天后,云昭长长的车队,驼队进入张家口之后,整个张家口的商贾们都开心的燃起了鞭炮。

在呛人的火药烟雾中,梁三带着云昭走进了福满园客栈,而云杨带着云卷,云掌柜则趾高气扬的住进了大车店。

不住蒙古包的日子是幸福的。

云昭痛快的洗了澡,接受了两个北地大姑娘的搓澡,修理指甲,梳理头发的服务后,再出来,就成了一个细皮嫩肉的大家公子。

喝一口浓稠的白米粥,云昭觉得灵魂终于附着在身上了。

饱餐一顿后,云昭又喝了茶,眼看着天色已晚,就准备早早回到那张被烧得热烘烘的大炕上,好好睡一觉。

才躺下,就听见梁三在外边轻声道:“洪管家求见。”

云昭无奈坐起来,眼看着红光满面的洪管家从外边走进来,就没好气的道:“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谈。”

洪管家笑呵呵的道:“等不得,等不得,我家少爷再有一个时辰就要来了。”

云昭吃了一惊,连忙道:“他这时候怎么会在张家口?”

“卢相公也会来!”

“那个卢相公?”云昭面黑如锅底。

“宣大总督卢象升!”

说完话,洪管家就上前给只穿着亵衣的云昭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还细心地帮云昭关好门。

云昭望着空空如也的屋子,叹口气道:“一个倒霉蛋,拉着另一个倒霉蛋来了,再加上老家的那个倒霉蛋,老子还有好日子过吗?”

说完话,就一头倒在枕头上,盖上簇新的被子呼呼大睡。

官员的话是听不得的,而经过奴婢传递后的话更加的不可信。

洪承畴或许会告诉洪福,他三个时辰后来,洪福为了让云昭对他家主人礼敬一些,就会说成一个时辰之后来,留下两个时辰的时间好让云昭多做点准备。

对于大明世界里的名人,云昭对他们的总体观感不太好,这些人的身体总是能散发出或者遗憾,或者悲壮,或者让人落泪的气息。

洪承畴身体里散发出来的腐臭气息云昭已经习惯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卢象升又会是一副什么模样。

果然,云昭大睡了两个时辰之后,那两个人还是没有来。

就在云昭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卧室里坐着两个人。

“年轻人总是贪睡,你继续睡,我与建斗兄许久未见,正好寒暄片刻。”

洪承畴端起桌子上的茶碗,朝云昭示意一下,就准备继续与旁边的中年文士继续谈话。

卢象升坐在阴影里看不清模样,云昭从炕上起来,披上大氅就来到了两人面前。

很没有礼貌的将油灯放在卢象升面前,仔细的端详他的相貌。

卢象升长得不好看,甚至还有一点朝天鼻,只是一双眼睛长得极为有神,虽然长得丑,却极为自信,端坐在椅子上任由云昭上下打量。

“这就是你说过的那头猪?”

卢象升说话不疾不徐的,同样打量上下打量着云昭,看清楚云昭的模样之后就希望洪承畴能帮他介绍一下。

“他家祖上是我大明武将,好好地家世,不知怎么的又跟干没本钱买卖的扯上了关系,听说还是同宗。

我在本朝三年的时候准备效法孙传庭故智让贼寇们自己跳出来好剿灭,就给贼寇们封官许愿,其中就把蓝田县知县的职位许给了云氏。

然后,他就成了县令。

别的县令早就成了本官刀下之鬼,只有他延续到了今日,前年的时候还被升官了,成了西安府的同知。

现如今可了不得了,是陛下口中的能吏,干吏,户部选优之时,蓝田县令为天下第一等。

如此人物若是家世显赫,或者族中愿意泼天般的撒钱做到了如此程度也就罢了。

他祖上官职做到最高的时候不过是一介游击将军,若是他同族兄弟能把贼寇做到高迎祥这个地步某家也认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浮滑小儿硬是把一个盗匪横行,民不聊生的蓝田县治理的物阜民丰,路不拾遗。

如今吗,就算我与建斗兄这般人物上本弹劾他,估计也会收到陛下呵斥的旨意。

建斗兄,开眼吧!这就是为兄信中给你极力推荐的那头猪!”

第十七章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