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云昭的生意经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一场酒喝到了天亮时分。

不论是洪承畴还是卢象升,两人的文采都不错,云昭跟他们仔细讨论了一下《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这个人。

洪承畴认为能写成此等旷世大作的人定然是金陵人,且是家中妻妾成群之辈。

卢象升认为,这等好书,应该避开妻妾,于雪夜中藏身于塌上,秉烛夜读。

云昭认为此书大淫,年少之人不能通读,否则骄奢淫逸坏风气,应该查禁。

洪承畴以为,云昭本身就已经漆黑如墨,再读《金瓶梅》说不定还能读出一点人间百态,世间俗情,可以多一点人味,少一些野猪气,并断定,此书必定是金陵淫棍王世贞所作,据他所知,王世贞好酒,好色一世糜烂,又才高八斗,除他之外别人没这个本事。

卢象升认为,云昭这个年纪不能读这本书,否则太伤身体,待得妻妾成群之后,再读此书必定能增加一些闺阁中的乐趣,妙不可言。

不过,他以为这本书不像是整日里醉昏昏的王世贞所作,定是狂放不羁,喜欢以斧破面,用铁钉撞首,以长锥刺自己肾囊,并且杀掉老婆张氏的狂士徐渭所作。

也只有他这般不在乎礼法的人呢,才会写出如此狂放不羁的大作。

天蒙蒙亮的时候,洪承畴,卢象升告辞离开。

在寒风中,洪承畴大笑道:“待某家有闲暇,定能写出一部可以媲美《金瓶梅》的大作。”

卢象升也在大笑,他骑着马,随从却赶着五辆大车,车上装满了手雷,他仔细验看之后,恰好听到洪承畴的豪言壮语,也就大笑着告知洪承畴,手稿一定要先拿给他先睹为快。

目送两人离开,云昭一个人孤独的坐在吃残的酒席边上,自斟自饮,直到午时。

这是一场很有趣味的聚会……

云昭看起来很快活,心里头却像是有一股子大火在燃烧。

于是,在当夜,范永斗家的粮仓就着火了,火借风势,风助火势,顷刻间,一万八千担粮食就化为飞灰。

惊闻范永斗家中的粮仓着火,云掌柜在第一时间拜访了张家口范氏,慰问头发都被烧焦的范永斗,并承诺,云氏今年存粮颇丰,可以依照前例继续用盐引来换取粮食。

云掌柜回来的时候,云昭正在跟云杨,云卷吃饭,见他回来了,就冷哼一声,神色阴冷。

云掌柜连忙道:“是洪承畴跟卢象升两人联手干的!”

云昭楞了一下道:“怎么得出这个结果的?”

“前日时分,洪承畴与卢象升连夜到了张家口,不知道在谈论什么机密大事,整整谈论了一夜,天亮时分悄悄地离开了张家口。

范永斗以为,以前卢象升,洪承畴都曾向他讨要过粮食,都被他给拒绝了,这一次,定是这两个贼子见拿不到粮食,就一把火给烧了。

范永斗已经向高起潜告状了,希望能够得一个公道。”

“没人怀疑我们吗?”

“没有,范永斗根本就没有想到是我们,毕竟,我们明日里还有买卖要跟范永斗谈。”

“我们家跟范永斗有什么买卖可谈?”

“少爷您忘记了,主要是人参买卖啊,家里的药厂配药,需要大量的人参,老奴这一次之所以会在张家口打尖,就是为了人参买卖,只有张家口才有大量的人参,其余的地方我们进不去。”

云昭冷漠的点点头道:“那就收好尾巴,别让人家蒙混过去。”

云掌柜连忙道:“梁三他们做的很隐蔽,用小炮打了燃烧弹烧的粮仓,没有跟范氏守卫打照面,起火以后就回大车店了,范氏惊觉之后来大车店查过,咱们家的人都在睡觉,一个不少。

范氏几乎找了张家口所有人来查此事,也就是通过这番盘查,发现卢象升与洪承畴在福满园客栈停留了一夜。”

“不是你指使福满园掌柜的说出去的?”

云掌柜闻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少爷,老奴不敢啊。”

云昭叹口气道:“看来福满园的人也不是各个都可信的。”

云掌柜膝行两步靠近云昭道:“也不是福满园的人告发的,是洪卢两位都督的从人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告诉洪卢两位都督了吗?”

“洪氏老仆已经告知了。”

“告诉范永斗,今年已经没有粮食了,想要粮食明年再说。”

“少爷,不赚钱了?”

云昭看看这个老掌柜,摇摇头道:“今年的生意不做了,想要粮食等明年吧,另外,你要立刻把范永斗有可能买到的粮食先买回来,等到明年开春再卖给范永斗,想要在冬日里买粮,不行。”

云掌柜迷惑不解的离开了房间,坐在云昭对面的云杨道:“这批粮食是给口外建奴的吧?”

云昭点点头道:“准确的说,是给鲍承先这些人的,范永斗会把粮食沿着张家口运往开平卫,半路上会被鲍承先抢劫,既然如此,还是一把火烧掉来的干净。”

云杨叹口气道:“一万八千担粮食,这是开平卫一年半的口粮。”

云昭道:“拿不到的话,不如没有。”

“鲍承先他们这群人如果没有了粮食,会发疯的。”

云昭轻笑一声道:“建奴在蒙古越是疯狂压榨,对我们就越是有好处,这时候就不要谈什么人性了。”

“我只是担心少少能否抗的住。”

“放心吧,少少早就准备好了脱身之策,我只是不明白他是如何控制速里台,并且让这个人接受他下达的任何命令。”

云杨奇怪的看着云昭道:“你不知道?”

云昭摇头道:“我从来都没有问过。”

“钱少少养速里台已经养了两年多了,据说是用明月楼鸨子头养青楼姑娘的法子。

我不知道其中的手段如何,只知道只要他愿意,让速里台自杀都没有问题。”

云昭的眉头皱了起来,压抑着怒火道:“他怎么还有这种爱好?”

云杨笑道:“自从你决定要去草原走一遭,少少就开始准备了,这个速里台原本就是草原上的强盗,不小心被商队护卫给活捉了。

是他花了大价钱从走口外的商队手里买来的。

听说刚买来的时候,这个速里台还是一个棒小伙子,两年多过去了,速里台就变成了现在年过半百的模样。”

“你们没有劝阻过他?”

“劝阻他干什么,一个专门劫掠小商队的杂碎,天知道他手上有多少条人命,遇到少少算他倒霉。”

云昭听云杨这么说,就一句话都没说,埋头吃饭。

就现在的世道而言,天公不作美,人们的产出很少,为了能吃上饭,能过上比别人更好的生活,人们都在相互倾轧,相互盘剥,相互厮杀……

胜者为王的时代里,人是最不值钱的一种货物。

在张家口停留两天后,云氏商队就离开了张家口,准备沿着长城内线,经过大同府,去延安府最后从庆阳府回西安。

九边之地千里无人烟,倒是遍地的白骨,让这片土地变成了人间地狱。

而辽阔苍凉的延安府在经过贼寇几番劫掠之后,更是千里无鸡鸣,残破的碉楼孤零零的矗立在黄土上,见云昭商队过来,他们居然连抢劫一下的胆量都没有,只是站在碉楼上严阵以待。

云昭很希望他们能出来抢劫一下,这样,至少能证明他们还有战斗力,可惜,一个愿意出来抢劫的兵丁都没有。

见云昭这行人没有侵犯碉楼的意思,就派出来两个瘦的如同骷髅一样的税官出来,颤颤巍巍的希望商队能赏赐他们一点粮食当税金。

云昭缴纳了一袋子粮食的税金……

然后这些人居然动用了烽火,告知下一个碉楼有人愿意照章纳税!

然后,云昭的商队就沿着碉楼缴纳了一路的税金,担心有些碉楼太偏收不到税金,云昭的商队特意会拐个弯,把税金送给他们。

看到这一幕,云昭的怒火就不断地在燃烧,他宁愿被这些人抢劫,宁愿这些官兵打的狼狈逃窜,宁愿光着屁股回家,如此,他还能告诉别人,大明边兵的战斗力强悍!

走到半路上的时候,范永斗那边终于传来消息,他么愿意继续跟云氏谈粮食买卖,这让云昭空落落的心好歹有了一丝着落。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掐断跟张家口商人的往来,甚至在积极地推进跟张家口商人的关系。

虽然大部分时间里大家都是在商言商,论起关系来,其实还是不错的。

也只有张家口的商人才能经得起云昭这种做买卖的方式,换一家商号,早就被他压榨的成地上的枯骨了。

所以说,跟实力强大的商贾做生意,才能长久的赚到钱。

第十九章 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