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求仁得仁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从陕北向陕南走,基本上就是一个从地狱一步步走回人间的过程。

走过这一路之后云昭就非常确定,陕北之地已经没有任何占领价值了,这里的人活命的法子已经与其余地方的百姓谋生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个以生存为唯一目的的地方,礼乐崩坏是必然的,更不要提什么礼义廉耻了。

这里的人在云昭眼中就是一群活着的动物,为了一口吃的,可以干出很多让云昭噩梦中都不敢出现的事情。

好在,蓝田县不是这样的!!!

“进了我蓝田县,就算是进了福窝窝,就这油泼辣子裤带面只有我蓝田县有,离开这里,客官要是再想吃到这么扎实的一碗面可就难了。”

饭店老板用抹布擦着手,瞅着云昭等一干人狼吞虎咽的吃面,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说个不停。

云昭也不明白,自己才进咸阳,怎么就成了蓝田县了。

不过,这家的油泼辣子裤带面确实好吃,多辣椒,多蒜,多醋,面条也给的扎实,把一个老碗装的老高,平日里云昭连一半都吃不完,这次猛猛的吃了一大碗,吃完后还用面汤溜了缝,然后,整个人基本上就废掉了,肚子撑的快要爆炸,只能坐在长条凳上哼哼。

这种裤带面就要用关中平原上的麦子制作,才能有让云昭胃口大开的效果,即便是掌柜的扯面的手黝黑黝黑的,指甲缝里更是有众多的黑泥,鉴于有这么好吃的一碗面,云昭决定认了。

“咋?面汤都喝完了?呵呵,你这后生不成嘛,你看那个光头后生,一气吃了两碗!”

云昭翻翻眼皮瞅了掌柜的一眼,如果这家伙再敢跟苍蝇一般烦他,他就准备翻脸了。

“一碗面两百文钱,客官是用银子还是铜钱付账?先说好了,蓝田县的小太爷有令,一贯钱就是一千文,少一个子会被官府问罪。

客官不想被衙役们拉去打板子吧?

我们这位小太爷,惯会打人板子!”

人家在收账,所以云昭还没有恼怒,只是一碗面上没加半点荤腥,敢收两百文这跟抢劫也差不多了。

从北方回到陕南,这是云昭第一次遇见抢劫的,压抑在心头的暗火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消失了。

云昭瞅瞅自己周边围拢的两百多号兄弟跟仆役,就朝掌柜的呵呵笑道:“一碗面十个钱,多收一个子小爷打断你的腿。”

按理说,云昭这等威势,一般的店家见了无论如何都不敢造次,可是,面馆掌柜的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我们一家十七口,连我的老子娘,加上新娶进门的儿媳妇都来伺候诸位大爷吃面,怎么就一碗面十个钱了?

告诉你,这里是蓝田县,是一个有王法的地方,你们这些从北方走过来的流贼,按理说进了蓝田县就该被活活打死,老汉贪心,想赚几个钱,这才容你们在这里吃面。

老实的交钱,然后赶紧去你们要去的西安城,路上看到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别动歪心思,千里迢迢的来西安城做生意,可别把命给丢在我蓝田县。”

云昭心里越发的高兴,以至于脸上浮现出了多日不见的笑容。

这他娘的才是关中人啊贪婪,蛮横,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讲道理。

这个展柜的多少有些蠢,自己这么大的一群人,他难道就看出来孰强孰弱吗?

难道就靠他四个刚刚给大家伙扯完面条的粗壮儿子们就能打得过这两百多人?

云杨吸溜完最后一口面条,见掌柜的跟云昭絮絮叨叨的,就走过来当胸抓住掌柜的衣衫,一抬手就把这个快要两百斤的掌柜的给丢出去老远。

眼看着掌柜的儿子们已经冲过来了,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胖掌柜却一骨碌爬起来,展开双臂死死的挡住儿子们,不准他们去跟云杨拼命。

然后,就有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的小脚老妇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面破锣,“咣咣咣”的敲打起来。

云昭也阻止了其余人要把那个掌柜的跟他的儿子们弄成扯面的举动,自己站在人群里笑眯眯的,准备看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眼瞅着穿着乌漆嘛黑衣衫的人蚂蚁一般从每条街道里涌出来,云杨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云卷甚至抽出了刀子,其余云氏兄弟跟仆役们更是已经完成了作战队形,严严实实的将云昭包围在里面,就等云杨一句话,就准备杀出重围再说。

云昭没有说话,云杨看了云昭几次,见云昭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大吼一声道:“戒备!”

早就等候多时的云氏兄弟及仆役们,立刻就抽出了刀剑,更有人从马车底下抽出盾牌,长矛,弓箭,火枪十二人成一组,弄翻了厚重的桌子,完成了军阵的布置。

“流寇杀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云昭神情微微黯淡一下,他很担心自己马上会看到这群人狼奔豕突的模样。

很奇怪,这些人虽然微微后退了一些,却并没有一哄而散,他们手里的刀子,木叉,铁锨,锄头也没有丢开。

依旧把云昭一群人围的严严实实的。

“这地方的一半人都来了吧?”

云昭低声问站在他身边的云掌柜。

云掌柜低声道:“不止啊,少爷你看,人群里有须发皆白的老朽,还有十余岁的少年,我觉得这地方的男丁应该都出动了。”

云昭点点头道:“不错啊,半柱香的功夫能做到这一点,太难得了。”

就在云昭跟云掌柜低声说话的功夫,一个穿着青衫长着三绺长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中年人从黑衣人群里走了出来。

朝军阵中的云掌柜拱手道:“这位大王,不管你从哪来,去哪里,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到了我蓝田县的地盘,做生意合该你发财,走脚的合该你平安。

只要不欺辱本地人,没人阻挡你的财路,哪怕你去攻打西安城也跟我们这些苦哈哈无关。

你们要是坐了天下,我们给你缴税就是了。

问题就在于,你今天打了刘老肥,还不给人家面钱,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老兄,听我一句劝,你们手上拿的东西在别的地方可以横行霸道,在蓝田县不成,老老实实的把饭钱给了,再给刘老肥陪点汤药银子,这事就算过去了如何?”

云昭站在人群里阴恻恻的道:“小爷的人马足够把你们杀光的。”

青衫中年人闻言笑了,指着云昭道:“你这年轻人不知轻重啊,来的时候没打听打听蓝田县是什么地方么?

我家县尊年纪也不大,就是脾气暴躁一些,容不得乡亲被人欺负,你们手里有火器,我家县尊手里也有,这些年被我家县尊砍掉脑袋的流贼都是觊觎我蓝田县粮食的。

你们不惹我们,我们不动你,你们要是故意找茬,那就别怪我家县尊让你们断子绝孙了。

来来来,你不是有火器吗?先从某家这里开始,看准喽,朝胸口打。今天你们要是干不死我,我们就干死你们!”

这个家伙说完话,还得意的朝身后那群没跑的人群吼道:“乡亲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已经有些胆怯的众人被这个家伙一忽悠,又慢慢的围了上来,且人数越来越多。

“杀不杀啊?”云杨用肩膀碰碰笑的像是开了花的云昭一下。

云昭道:“你以为是在大草原吗?”

云掌柜连忙道:“要不,亮出少爷的名讳?”

云昭横了云掌柜一眼道:“你以后不要跟我出来了,越老越糊涂,这些人的胆气是你家少爷我用了五年时间才养起来,你给我泄掉,我岂不是白白忙碌了这么些年?”

云卷伸长脖子瞅瞅外边焦急的道:“杀不得,打不得,名号也不能用,你看啊,那些人慢慢逼过来了。”

云昭吧嗒吧嗒嘴巴,瞅着那个刚刚擦干鼻血,手持一杆木叉,站在最前边如同大将军一般威武的刘老肥,忍不住又笑了。

对云掌柜道:“我们投降吧,给人家赔钱,赔礼,说软话,嗯嗯,就这样,你去!”

第二十章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