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事情总有意外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如果云昭下令让云杨开始作战,那么,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必不可免。如果云昭亮出自己的名号,估计能把刘老肥一伙人吓死,毕竟,蓝田县令云昭的名号里可没有爱民如子的评价。

人活着都是依靠一股气顶着,哪怕是匪气,哪怕是混不吝,哪怕是混账,在这个乱世里都成!

如果一个个都活成了绵羊,随意任人宰杀,欺辱,眼见妻女被人糟蹋都没胆子反抗那才是大不幸。

云昭宁愿让这个该死的刘老肥欺负,也不愿意用一通手段打折这里的百姓刚刚胡乱长出来的筋骨。

虽然筋骨长得方向有点偏斜,云昭相信,只要玉山书院里的人学成之后,他们自然会负担起教化地方上百姓的职责。

所以,当云掌柜面对趾高气扬的刘老肥卑躬屈膝的时候,他的心情很好,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骄傲。

这群人,是他一路上见过的人中,最有胆量,最团结的一群人。

只是,他忘了关中人的劣根性那就是起冲突之后万万不能认错,一旦你开始认错了,那么,关中人索取赔偿的手段绝对让人永生难忘。

刁蒲城,野渭南,不讲理的大荔县,金周至,银户县,杀人放火是长安县……

这些脍炙人口的顺口溜,在云昭上辈子的时候就已经耳熟能详。

所以,刘老肥咬死了需要一百两银子的赔偿。

其中,面钱五十两银子不二价!

然后,他被云杨丢出去了摔破了口鼻,需要十两银子的汤药费,然后就是二十两的云昭一干人等偷看他漂亮儿媳妇的费用……云掌柜发誓自己没看,刘老肥却说云掌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眼中没看,心中不知道怎么想呢……

至于另外二十两……这个狗日的准备拿这钱邀请前来助拳的乡亲们吃白面条。

云掌柜苦口婆心的讲了半天的价,最后两人以八十两纹银的价格成交,在最后付钱的时候,又被刘老肥以银子成色不足为由,敲诈了三两银子的火耗!

云杨,云卷以及一干云氏兄弟快要气死了,不管在哪里,都是他们抢劫别人,哪里有被人家抢劫的道理?

只是云昭的心情似乎好起来了,大家不用再小心翼翼的伺候,算起来被人家欺负一下不算什么,云昭心情不好的时候,别人就休想好过,这个更加的难熬啊。

如果云掌柜以为自己付了八十三两纹银就能脱身,那就太天真了。

那个穿着读书人衣衫的家伙等刘老肥跟云掌柜商量完毕之后,他就凑上前来,讨要二十两的中人钱!

他认为如果不是他居中调停,云昭这伙人早就被乡亲们用锄头给埋了……

云昭没有理睬这些烂事,既然认输了,失败者没有人权那是一定的。

所以,他就问了一下旁人,这个刘老肥平日里是不是真的把一碗面条卖到了两百文。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决定把这个刘老肥全家抓去县衙用铁链子锁上示众一个月。

没想到,人家刘老肥还是很有节操的,一碗面对自家乡亲卖五文钱,对外来的客商卖八文钱,至于两百文钱的价格,就是专门给云昭这种面色不善,且身怀凶器,嚣张跋扈看起来像贼寇的人群准备的。

云昭认为这样的价格没有什么好说的,贼来需打!本身就是他对蓝田县百姓的要求。

今天,不能说因为人家按照你的政令执行了,你就把人家全家抓去栓狗一样的栓一个月。

而自己这群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要说不是流贼,云昭自己都不信。

那个该死的中人最终讹诈了云掌柜十七两银子,也就是说,开始刘老肥要的一百两银子一个子都没有短少。

在百姓们的哄笑声中,云昭的车队终于再次向蓝田县进发,他坐在马车里走了好远,都能听见刘老肥的大嗓门吆喝乡亲们吃白面条的声音。

云昭吃多了,被马车颠簸一下,就打了一个饱嗝,问云杨:“你说,这件事能让这些人得意多长时间?”

云杨闷哼一声道:“够他们吹一辈子的。”

“你说,下一次真正的贼寇来了,他们还有没有胆子拦截一下?”

“绝对有,你没看见那个该死的中人跟刘老肥拿到钱的时候,其余人眼中都在冒绿光吗?

以这些人的德行,下一次只会勒索的更重。”

云昭掀开车窗,瞅着窗外一望无垠的光秃秃的原野叹口气道:“人瘦,也要先长筋啊!”

如果云昭以为刘老肥的事情已经彻底翻篇了,他就太天真了。

才从矮小,破旧的咸阳城外经过,五六十个拿着水火棍,铁链子,铁尺,以及腰刀的衙役们就出现在路上。

他们认为云昭一干人需要接受检查,如若不然,他们就呼唤团练们出来剿匪。

云昭本来还想着怎么舒缓一下兄弟们的情绪,不等他发令,云杨就狞笑着带人冲了上去。

听着马车外边乒乒乓乓的揍人的声音,云昭对云掌柜道:“我就不教你怎么做事情了。

你那个大儿子在书院里学的不错,徐先生一众人都在夸他,你要把路上的所见所闻跟你儿子说清楚,让他好好地想想。

你是云氏的老人,犯了错我能容你,你儿子是在书院里学过的,他如果犯了错,可没有这么简单被放过的道理。”

云掌柜陪着笑脸道:“老奴老了,陪不了少爷了,回去之后就向大娘子请罪,以后就专心侍奉大娘子,管点家里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好。

至于犬子,请少爷放心调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打得骂得,若是犯了大错,老奴斗胆请少爷给他留一口气,好让他死在老奴面前。”

云昭瞪了云掌柜一眼道:“滚出去,净说一些恶心话。”

云掌柜笑眯眯的下了马车,一脚踢开一个被云杨痛殴过后,想要钻进云昭马车底下避难的衙役。冲着还在不断打人的云杨吼道:“回家喽!”

云杨哈哈大笑一声,就上了马,打一个唿哨,其余云氏子弟也就纷纷上马,直奔西安城。

云氏的货物需要进西安城,云昭一行人却没有进城的意思,虽然一年没有去西安城了,众人却没有半点想要进去的想法。

目送云掌柜带着车队进了西安城,云昭一行人就骑着马沿着西安城墙向蓝田县方向狂奔。

西安走蓝田县的大路上人来人往的,过了灞桥之后,冬日里原本空旷的大路上人流变得越发的密集。

这一次来往的人挑着的担子里不再是幼小的孩子,而是各种各样的货物,鸡公车上也同样如此,更有沉重的马车在官道上缓缓行驶,人们脸上也没有了昔日的恐慌模样。

云昭的马队所到之处扬起了大片的灰尘,自然也招来了各种腔调的咒骂声,云昭听得清楚,居然以河南一地的口音骂的最是猛烈。

这该是来自河南的流民,他们很聪慧,一年时间就在关中这片土地上扎下根立足了。

也只有蓝田县的主人,才有这么大的胆量咒骂一群骑士,且不用压低声音。

于是马上的骑士就用更加大声,更加污秽的语言回击这些咒骂,好好地一条路顿时就被他们弄得沸腾了起来。

云昭看到田地里堆满的冰块,眼神就变得温柔起来,这一幕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尽管蓝田县的水利工程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旱灾带来的隐患。

可是,蓝田人依旧担心天灾,在冬日里事情相对少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往田地里丢冰块,等待这些冰块融化,为春日里的禾苗增加一点墒情。

当玉山出现在云昭视线里的时候,他发觉自己的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了,并且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母亲的意思。

胯下的枣红马似乎知晓云昭的心意,跑的越发的兴奋。

远远地看到背着褡裢骑着驴子的云旗,云昭哈哈大笑着从云旗身边飞驰而过,惊醒了正坐在驴背上打盹的云旗。

“狗……啊少爷回来啊!”

“哈哈哈,你儿子在后边,骂人找他,不许骂我。”

云昭的坐骑快捷如风。

也不知道云旗看见出去一遭变成秃脑壳的云杨该是一副什么心情。

云氏牌坊就在山谷口,高大的石墙已经变成了一座城池的模样,不仅仅护住了云家庄子,高大的石墙还向两边延伸出去,将玉山谷口封锁的严严实实。

一路上有数不清的人向云昭施礼,云昭胡乱应付着,转眼间就来到了家门口。

家门口只有几个年轻的伤残人士靠着围墙在晒太阳,云昭跳下战马,丢下缰绳,就一脚踹开大门朝着家里大吼道:“娘,我回来了。”

然后,云昭就看见一个美的如同仙子一样的女子偏腿坐在一头巨大的野猪背上,捂着嘴巴从西跨院里跑了出来。

云昭定睛一看,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揉着胸口好半天才喘匀了气,用平生最阴冷的声音咆哮道:“钱多多,它好好地在秃山活着,你折腾它做什么?”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