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冯英,冯英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天冷了,云娘就会穿上张家口商贾送给她的那件白狐裘,明明听见儿子的声音,已经跑到门口了,又咬咬牙坐在中堂的椅子上等儿子回来磕头。

没想到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就怒冲冲的出门去看,却看见儿子正揪着钱多多的脸蛋子在那里口沫横飞的痛斥。

“野猪是我带回家的。”

云娘一把打掉云昭的手,仔细看了钱多多的脸蛋,发现只是捏的发白了,这才对儿子说话。

云昭见母亲发话了,连忙道:“孩儿回来了。”

云娘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你回来了,就在中堂上等你来呢,你却为了一头野猪跟多多置气,你看看把她的脸掐成什么样子了。

来人啊,把这头野猪杀了,今晚炖酸菜给我儿接风!”

本来准备大哭一场的钱多多见云娘这样说,连忙在一遍劝解道:“夫人,是我不该给野猪梳理毛发的,少爷回来吼了一嗓子,我就被这头猪给驮出来了。

不怪少爷!是我的错。”

云娘自然不会因为钱多多就把野猪怎么着,这头野猪跟儿子有莫大的关系,怎么可能说杀就杀?

云昭悲愤的看着这头穿着花袄,脑袋上的鬃毛被人梳理成一排冲天辫子再无半点野性可言的大野猪欲哭无泪。

这头猪不仅仅毫无野性,见了云娘还知道露出肚皮上两大排**,张着一张尖嘴哼哼哼的讨要吃食。

瞅着母亲从袖笼里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土豆丢进野猪的大嘴里,而野猪立刻翻过身子吃的咔嚓咔嚓的,就知道这头猪已经完蛋了。

所以,家里的场面极为怪异,云娘在儿子身上乱摸,检查他是否受伤,钱多多在一边冲着云昭无声的说着话,而云昭则悲愤的看着那头正在吃土豆的野猪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一年的思乡之情,在一瞬间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回到家里了,云娘并没有给儿子准备什么大餐,钱多多擀面条,云娘自己调了酸汤,配上几样小菜,又用盐腌了一小碟韭菜对云昭来说,就已经是极好的美味了。

钱多多的手巧,擀出来的面条筋道不说且根根分明,再配上母亲调制的酸汤,相得益彰。

很多时候,这就是云昭梦里的味道。

今天吃的有些别扭,因为他的饭桌底下趴着一头足足有三百斤的大野猪,在吧唧吧唧的嚼着红薯。

“您是怎么把它弄回来的?”

云娘给儿子饭碗里挑了一点腌韭菜,没好气的道:“你看重这头猪,却撒手不管,你也不看看咱家的围墙快要把玉山包裹起来了,这么一来呢,秃山可就被隔离到墙外边去了。

这头猪也可怜,养大的儿子转眼就跑的一个不剩,就剩下这头老母猪一个孤零零的在秃山上讨生活……“

“娘,您不用拿野猪来比喻您自己吧。”

云娘哼了一声道:“娘还不如这头野猪,至少人家知道自己的娃就在秦岭里边,哪像你,说走就走,人已经走到洛阳了,我这个当娘的才知道你已经去了河南。”

云昭喝了一大口汤,尴尬的笑道:“娘,您还是继续说野猪的事情吧。”

云娘恨恨的将一颗剥好的鸡蛋放进儿子的饭碗里继续道:“开始呢,这头猪见着人就跑了。

你娘我就下了大本钱,在秃山上撒玉米,一路撒到咱家猪圈里。

结果,野猪不上当,吃玉米吃到城门跟前就不吃了。

然后,为娘就等一场大雪,期间没给野猪喂食,等大雪下来之后呢,娘又开始撒玉米,吃到城门口的时候,娘就不准庄子上任何人露面,这头猪也就慢慢吃着玉米进了城门。

然后再一步步的吃到猪圈,直到被关在猪圈里,这才惊觉,大吼大叫了两天,你娘我就好吃好喝的供着这头畜生。

没想到五天之后,人家不叫唤了,心安理得的在猪圈里住了下来。

多多说这头猪不适合关在猪圈里,这样做会被别人笑话,它就把这头猪带回来家,当猫啊,狗啊,大鹅一样的养着。

开始,管家云旗天天盯着,生怕这头猪伤了家里的人,时间长了,就发现这头猪已经没有了野性。

跟咱家圈养的那些猪没什么差别,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长成这模样了。”

云昭低头瞅瞅桌子底下那头圆咕隆冬的野猪,长叹一声,长成这样,莫说是一头野猪,就算是一头猛虎也早就废掉了。

“儿啊,你真的跟这头野猪有事?”云娘犹豫一下还是问出来了。

云昭郁闷的看看母亲道:“我倒是很想成为一头野猪,我发现当兽中之王,比当上人中之王简单。”

听儿子在抱怨,云娘立刻就忘记了野猪的事情连忙问道:“你在外边干的事情不顺利?”

云昭摇摇头道:“不是不顺利,而是我们的这个天下实在是太糟糕了,你孩儿很想救人,却发现无从救起。

这大明的天下,就像是一件泡在水里很久的烂衣服,看似完整,手一碰就散了。

现在,也就是还有一些人竭力用自己的血肉在弥补这件烂衣服,等这些人的血肉耗干之后,等平静的水开始流动了,这件烂衣服迟早会被撕扯的粉碎。

娘,你以前总说,咱们我运气不好,没赶上咱家的兴盛时代。

说实话,这一点你儿子是不在乎的,您生了我,云氏也就进入了最辉煌的时候,这是必然的。

在过去的五年中,云氏的触角已经遍及关中,玉山书院这些年也陆陆续续的出来了一些能用的人手,他们已经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假以时日关中必然会大变样。

我以为我弄好了关中的民生,这个世界说不定能安定一些,走到河南地界我才发现,河南又烂了,走到山西发现,山西也烂了,从张家口沿着长城走了一路,发现九边也快废弛的差不多了。

其余的地方孩儿没有走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就孩儿从邸报上看到的消息来看,也好不到那里去。

现如今,东南一地的财赋正在衰竭,而那些王公贵戚,豪门大户依旧在疯狂的吸取民脂民膏。

已经有人提出放弃北方,固守长江以南,他们似乎忘记了,不管长江以南的国度多么的强大,在失去北方屏藩之后,就很难有什么作为了。

他们总拿孟子的那句‘固国不以山河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为自己找借口。

今日如果丢了辽东,明日就能丢弃山海关,丢弃了山海关,京师也就守不住了,没了京师,大平原上一马平川正好适合蛮族人骑马放牧。

等京师没了,淮河就守不住,淮河守不住的时候,敌人也就饮马长江了。

如果连长江都挡不住敌人的步伐,他们还能退到什么地方去呢?

难道要像陆秀夫一样背着小皇帝跳海不成?

我觉得他们没有这个跳海的胆量!”

云娘见儿子神情落寞,就捏着儿子的手道:“我儿的志向远大,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娘不会阻拦你的。”

云昭重重的点点头道:“自然是要做的,在这个烂糟糟的天下里,儿子总要给自己杀出一片天来,给那些不愿意被人践踏的人杀出一片天来。至于后果,我们就不要论了。”

云娘点点头道:“是这样的话,不过,儿子啊,你要帮帮冯英,听福伯说,冯英她们的日子过的很艰难。”

云昭皱眉道:“两年前,她们好像已经自立了,日子好像还过得下去。”

云娘摇头道:“张秉忠进了蜀中,夔州首当其冲。”

云昭冷漠的摇头道:“当年,我劝告过她,夔州四战之地,不是一个好的藏身之所,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云娘笑道:“我儿可以去信告知冯英,请她带着族人来我蓝田县选一处好山好水的地方过活。”

云昭苦笑一声道:“她不会来的!”

云娘不解的道:“为什么?”

云昭道:“冯英!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屈居人下的女人!”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