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渣男云昭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不管云娘对这头野猪多么的体贴入微,不论钱多多对这头野猪多么的关怀,喂了多少好吃的,云昭回来之后,这头猪就前后撵着云昭哪里都不去。

云昭躺在床上,野猪就卧在窗户底下。

云昭打开了窗户,就看见钱多多从内宅的高墙上翻过来了。

“为什么把我弟弟一个人丢在草原上?”

两人见面,没有半点幽会的意思,钱多多才站定,就开始质问云昭,声音且有些发抖。

云昭淡淡的道:“是因为我们需要有一个在草原上搅风搅雨,钱少少觉得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为什么不能是云杨?”钱多多话一出口,就自觉不对。

“你觉得云杨可以吗?”云昭并未发怒,平静的反问道。

钱多多摇摇脑袋道:“是啊,云杨不合适,他有些傻,这次脑袋上的头发遭了火厄,整个人看起来就更傻了。”

云昭从桌子上拿起一封书信递给钱多多道:“少少比你想的要强大的多,这是他给你的书信,你自己看吧。”

钱多多迅速拿过信,就着烛光仔细看了两遍信函,软软的坐在椅子上对云昭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地过日子吗?

我喜欢每天都看见你们两个,不管有没有钱,有没有权势,我就是喜欢看见你们两个在我身边。

我骂也好,打也好,只要你们在我身边,我就高兴。”

云昭掏出手帕擦拭一下钱多多流出来的鼻涕,这个死女人伤心的时候一般不流眼泪,总是流鼻涕,就像是生生的把眼泪逼回去,却从鼻子里流淌出来一般。

估计这是她以前在青楼里养成的习惯,在那个地方她是不能哭的,一旦哭了,没有了笑脸,人家就会把她弟弟这个吃白饭的家伙丢出去。

“我要是没钱,你不会喜欢我的。”

云昭擦了半天总是擦不干净,就干脆把手帕塞在钱多多的手里。

“你很有本事,是我见过的人中最有本事的人,只要你有本事,我就不害怕跟着你受穷。

哪怕是吃糠咽菜也高兴,前提是你必须有本事能保护我们周全。”

钱多多擦鼻涕擦得烦躁了,干脆就把云昭的手帕卷成卷塞鼻子里,导致她说话的声音变得瓮声瓮气的。

“说白了,你还是喜欢有钱的,因为有本事的人基本上都很有钱。”云昭不太喜欢钱多多跟他说大实话。

“没错啊,我长得这么漂亮,就是我天生的本钱,既然有这么一张脸,你觉得没本事的男人能守的住我吗?

我这样的女人嫁给平民小户人家才是真正害了人家,这个道理我十岁的时候从那些看我的男人眼里看到的。

他们谁都想要我!

为了我,可能会杀人!

你的两个丑丫鬟,春春跟花花晚上做梦都喊你的名字,为什么不见你喜欢她们两个?”

见钱多多抽出堵塞鼻孔的手帕,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熬过了自己的伤心时刻。

“我很喜欢春春跟花花啊,从小就喜欢。”

钱多多对云昭说的这句话并不在意,也不相信,从外边打来水,开始清洗云昭的手帕。

站在月光下清洗手帕的钱多多显得更加美丽了,云昭不得不承认,上天给了这个女人太丰厚的本钱,不论是智慧,还是外貌。

一个简单的清洗手帕的行为,就让云昭看的目不转睛……

钱多多也喜欢在云昭面前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

“你弟弟跟我说,你要是跟了我恐怕没好日子过。”

“少少很聪明,看事情也很准,他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就是,一个女人跟着一个人吃苦都不觉得苦是个什么滋味。

跟着你的这几年里,是我过的最快活的几年,呀,又开始流鼻涕了,我以后要学会流眼泪,这是女人的大本钱,不能丢了。”

云昭靠在窗户前边,对钱多多道:“你不用担心少少,高杰带着三千大军已经离开蓝田县,去支援少少去了。

不出三年,云氏要在归化城建立起自己的独立王国,我要让这个独立王国化作一柄锥子,不断地刺破建奴的血管,让他流血,云氏大军也会不断地轮换去归化城,从实战中接受检验,日后好承担更加重要的责任。”钱多多仰起脸,让月光照在自己的白皙的脸蛋上,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低声道:“不出三年,徐先生说你需要的第一批学生就能出师,那时候,你该派他们离开关中,去你需要他们去的地方。

所以啊,你到时候需要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才能完成这个布置,并且让这些布置发挥真正的作用。

光凭你做强盗可弄不到这么多的钱。”

云昭认真看了看钱多多那张美丽的脸低声道:“你要干什么?”

钱多多闭上眼睛,将云昭的手帕覆盖在自己的脸上轻笑一声道:“天下最富庶的地方就是东南,我这样的女人你不该放在家里给你擀面条吃,给我一队人马,一笔钱,我去东南!”

云昭冷哼一声道:“去赚钱吗?用你的美丽?”

“咯咯咯……”

钱多多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在云昭居住的小院子里弥漫开来,她猫一样走近云昭,将自己湿漉漉的脸贴在云昭脸上,再把云昭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咬着云昭的耳垂低声道:“很好呢,还以为你不会吃醋,还以为你依旧能以大局为重,派我出东南为蓝田县开拓新的财源呢。

你不是一向自诩冷静吗?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没了权衡利弊的能力呢?”

云昭转过头,钱多多香甜的呼吸扑在他的脸上,痒痒的……他努力让自己声音变得平静。

“母亲希望我能救援一下冯英!”

钱多多的笑声又起。

“基本来就该去帮助冯英,她苦心经营四年的山寨遭遇了张秉忠的大队人马,不得已离开山寨,我还听说那个女人带着一群孤儿寡妇在夔州的深山老林里流浪,吃尽了苦楚。

你云氏的根基本身就是戚家军的底子,你要想有所作为就离不开冯英的支持。

现如今,戚家军子弟遍布天下,多得是统领兵马之人,他们虽然已经与戚家军遗孤不再是一条心,可是,一旦天下有变,你若峰起,你说那些人愿意跟着别人走呢,还是愿意跟着你走?

你说这话的目的,不就是想让我吃醋吗?

告诉你,这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为男人吃醋的,我在青楼里见过太多吃醋拈酸之人,她们毫无例外的没有好日子过。

你放心去找冯英,我喜欢你,跟你喜欢冯英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要我喜欢的就足够了。”

说完这些话,钱多多就把手帕拍在云昭的手里,笑着朝云昭摆摆手,就狸猫一般灵活的爬上了墙,然后纵身一跃,就进了内宅。

大野猪抬起头看了云昭一眼,就继续躺倒睡觉。

云昭却没了半点睡意,就来到大野猪跟前低声道:“给我让点位置。”

很奇妙,大野猪居然真的给云昭让出来了一块空地。

云昭坐了下来,抓着野猪的大耳朵道:“我好像成了渣男啊!”

大野猪哼哼一声,似乎对云昭这句话表示赞成。

云昭点头道:“好像就是这个样子,多多还不至于在我跟前卖弄心机,这么多年下来,她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你说,它刻意表现出来的坚强是在给谁看呢?

我才提到冯英,她就已经明白冯英对我的重要性了。

你说,关于冯英,多多到底想了多久?

你说,多多突然提出要去东南为我们敛财,你说,她是不是已经有了跟冯英一较长短的想法了呢?

啊!两个这么优秀的女人,你让我如何选择呢?

要不,等我成年之后再选择如何?”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