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可怜的冯英啊……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当云昭还沉浸在自己美好未来的幻想的时候,冯英的生活中却没有半点云昭的影子。

即便是有,也仅仅是一个矮胖的孩子努力装成大人的模样。

这就很滑稽了。

当族人们的食物再一次匮乏的时候,她没有想起那个胖子,而是背上背篓,带着不再滚圆的丫鬟上了山。

在夔州这片地方生活,基本上没有顺利的时候,即便是没有盗贼祸害,贫瘠的土地也无法让全族一百多人获得足够的粮食。

在这里弄食物,基本上就靠三点:地里种一点,水里捞一点,山上采一点……(这是去奉节采访的时候,当地秘书长总结的)。

贫瘠的地方连粮食都长不好,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的馈赠,其中三峡特产树叶最是有名,这种树叶制作成茶叶之后,最大的特点就是清肠胃,刮油!

贪吃的丫鬟小楚吐掉塞进嘴里的树叶子,她一点都不想采集这种可以做茶叶的野树叶子了,这东西泡水喝之后,只会更饿。

“小姐,我们采这些树叶子做什么呢,又卖不出去。”

对于小楚来说,任何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都是没用的废物。

冯英直起腰身,小心的从荆棘上摘下被挂住的衣衫,看看脚下汹涌的长江水道:“放心吧,会有人买的。”

“老祖宗刚刚打跑了张秉忠,把寨子里的粮食都消耗光了,更没有钱,没法子收我们的货物。

小姐,我们走一遭关中吧,把这些货物都卖给那个胖子,他那么肥一定会喜欢这些茶叶的。”

冯英笑道:“我说的就是他!”

小楚闻言立即欢快起来,抱着冯英的腰将脸贴在小姐的背上蹭啊蹭的,这一刻,她觉得小姐就是人世间最英明的人。

“可是,我们没有路费!”

“去飞浪那里拿,我听说他们最近干了几笔大买卖。”

“好啊,好啊,小姐,这一次你不能心软了,他们是贼寇,我们抢劫他们也算是替天行道。

再说了,我们准许他们留在这片山谷已经不错了。”

冯英看看小楚笑着点点头道:“好,这次不心软。”

有了目标,两人就飞快的采完了这片在冬日里还有新芽抽出来的茶树,然后就去了山崖下面的飞浪寨子。

飞浪寨子其实就是一窝水贼的家,这些人以前是在三峡上拉纤的苦力,嫌弃拉纤来钱慢,就转变成了水贼。

依靠自己过硬的水上功夫,专门劫掠落单的船只。

两个农家闺女打扮的人才靠近寨子,寨子的大门就关闭了起来,当冯英跟小楚靠近山寨大门的时候,山寨的大门就开了一条小缝,一个头上缠了老厚一圈白布的瘦弱汉子从门缝里挤出来,朝冯英施礼道:“大小姐怎么有空来我家山寨?”

冯英笑着还礼道:“小女子预备走一趟关中送一批货给我世兄,货物已经备齐就是没有了盘缠,想到飞浪寨最近宽裕,就过来取一些。”

瘦弱汉子闻言,一张本来就抽吧的小脸顿时就抽成了一颗干橘子。

才要说寨子里已经粮草不济这样的话的时候,却看见小楚正兴奋地从竹竿上望下取他们晾晒在外边的腊肉,就顾不得跟冯英说话,跑过去就要阻拦。

才跑了两步,就看见小楚手里拿着一支粗大的手铳正对着他,就只好停下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小楚把所有的腊肉都装进背篓里,神情极为绝望。

“米呢?”

小楚装完了腊肉跟咸鱼,却没有找到米,就来到汉子身边,重重的一脚踹在汉子的腿弯处,让他跪了下来恶狠狠地问道。

“这年头哪来的米哟!”

“你偷我们家的红薯呢?”

“天爷爷哟,自从你们来了,只有你们拿我们的东西,我们何时拿过你们的东西哟。”

小楚见小姐正在看晾晒在竹竿上的蜡染布,就走过去收起来叠好装进背篓里,然后又踢了一脚那个汉子道:“这次是小姐过来,你们要是不给颜面,我们回去之后就让彭叔他们来,把你们这里的人再审一遍!”

想到独臂彭寿的模样,精瘦汉子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当初就是这个独臂汉子带着两百多白杆军横扫了长江三峡上的所有山寨,被他灭掉的山寨不下二十座,端的是杀人如麻。

明眼人都知晓,这是秦良玉在筹措出兵的军资,每过几年就会出这样的事情,川中大小贼寇都明白,所以,只要白杆军小队人马出动了,很多山寨就会关门大吉,或者星夜逃窜。

只是没想到两年前,他们居然会找到夔州好汉们的头上,并且留下一支人马固守三峡。

石柱马氏乃是官身,虽然夔州并不隶属石柱土司管辖,地方官员对石柱土司这种过境绞杀贼寇的行为历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张秉忠进蜀中的时候,飞浪寨子可是帮过大忙的,现如今张秉忠又跑去了湖北,飞浪寨子里的水贼们却没有胆子跟着走,于是,只能被冯英一伙人时时敲诈。

那个小丫头说的没错,冯英大姑娘来了还好说,她一般并不会很过分,如果是彭寿那个杀人恶魔来了,飞浪寨子上下百十口想要活人就很难了,精瘦的水贼韩金咬咬牙就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双手奉上。

“只有三两银子?”

小楚拿到钱立刻就暴怒起来。

冯英阻止了暴怒的小楚,对韩金道:“我看你寨子里出产的蜡染布不错,能不能组成一批货,我带去关中交易,如果价钱好,你们以后也就不用在水上讨生活了,大家一起做蜡染布也能过活。”

韩金陪着笑脸道:“大小姐,这都是寨子里的婆娘闲的时候做的活计,真的能入大小姐法眼?”

冯英叹口气道:“这样的手艺我们夔州可没有,你们把人家好好地云南女子从船上劫掠过来,也不怕遭报应。”

韩金连忙道:“大小姐,这你可就冤枉我们了,过峡口船上不准有女子阴人,好些嫌麻烦的客商就把买来的女人丢在渡口,或者贱卖,我们寨子里的女人都是这么来的。

您还别说,多数是云南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冯英闻言叹口气道:“还不是当年奢崇明叛乱的时候造的孽,男子死光了,这些女子无法谋生,只好离开故土,人离乡贱这是必定的。

韩金,你去告诉别的山寨,如果他们信得过我,就组织一批货物,就拿给我,我带着去关中交易,回程再给你们筹备一些坯布,好吧这门生意能继续下去。

咱们夔州经过张秉忠贼乱之后,已经没有一样好营生了。”

韩金道:“大小姐的话小的自然是信得过的,不瞒大小姐说,这水上的生意越发的难做了,十天半月见不到一艘船,有时候船来了,却是成群结队的不好下手。

如果那些吃白饭的婆娘们能做蜡布,山寨里也多一口吃食,小的这就去准备。”

“顺便告诉那些混蛋,小姐可不能白白帮忙,怎么着也要把盘缠给小姐凑足了。”

小楚在一边敲着边鼓,韩金连连答应,不敢违抗。

回家的时候,小楚也算是满载而归,不但有肉,有鱼,还有一小袋子白米,这都是韩金送的。

她恨不得一步就回到家里开始做饭吃。

“小姐,那个胖子现在很有钱!”

小楚对云氏的条子肉念念不忘。

“别一个胖子一个胖子的叫人家,云世兄是一个有本事的,听彭叔说,云氏已经在关中开始称王称霸了。

以前的时候我看不上这些,以为带着族人们在山里找一块空地,自己种田织布就能过活,还特意选了夔州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

当时,云世兄就说夔州不是一个好选择,当时还以为他想吞并我们,现在看来,云世兄的话是对的,夔州这地方是进入蜀中的门户,只要有枭雄垂涎蜀中,我们夔州就安定不了。

两年间,我们的寨子接连搬家三次就是明证,每搬家一次,我们就损失一次,到了现在我们已经近乎山穷水尽了。

这一次去关中也算是我最后努力一下,看看这片地方到底还有没有救!”

“怎么就没救了,小姐这么聪明,我们还会种玉米,土豆跟红薯,到哪里不能活?”

小楚对小姐自轻自贱的话很不满。

冯英捏捏小楚的脸道:“再不成,就要把你嫁给云氏换粮食吃了。”

小楚嘿嘿笑道:“如果小姐嫁给那个胖子,我们所有人岂不是都有肉吃了?”

小楚说的露骨,冯英并没有扭捏的模样,轻声道:“我如果不嫁给马家人,就只有嫁给云家人,就这两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小楚,看样子你比较看好云氏是不是?”

小楚犹豫片刻,最后低声道:“云氏的条子肉好吃!”

冯英苦笑一声,抬头看着三峡上空灰蒙蒙的天空低声道:“可怜的冯英啊……”

小楚摇着头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没有错。”

冯英道:“你不明白啊,我想活的更快活一些,不想只为了吃饭就把自己卖给谁。”

小楚道:“是我们大家拖累了小姐。”

冯英没有回话,却快如闪电的将背上的长弓取下来,搭弓射箭一气呵成,一声弓响,一只岩兔就从悬崖上翻滚下来。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