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明眼人彭寿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小楚背篓里面装的鸟铳是云昭送给冯英的礼物。

冯英不喜欢火器,就送给了小楚,只是因为火药跟弹丸的缘故,她舍不得练习,现在根本就打不准,鸟铳对她来说最大的功能就是吓唬人。

五年时间过去了,冯英高挑的身材越发的高挑,而小楚则因为营养充足的原因变成了一个丰腴的美人儿。

两个美丽的少女走在山野里,并无半点畏惧,自从冯英感慨了自己的处境之后,就开始打猎。

于是,山里的野兽就遭了殃,她的箭法极准,不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山上跑的,亦或是水里游的,只要落在她弓箭的射程之内,唯一的下场就是死。

当小楚从小河里用竹竿捞出一条中箭的大鱼并开始欢呼的时候,冯英落寞的将大弓背好,等小楚回到她身边,就从小楚满满的背篓里,取出一些猎物装在自己的背篓里,率先大踏步向家的方向走。

行不过五里地,一个幽深的峡谷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小楚从树荫里拖出一个竹筏,冯英跳上竹筏,撑一根竹篙,竹筏就悄无声息的向峡谷漫溯。

两岸猿声啼不住,竹筏进来之后,就悄然无声,冯英阴冷的看看呆立在树干上的猴子,大小猴子便迅速逃离。

竹竿在岩石上点一下,竹筏就在水中转了半个圈,打横钻进了另外一条小溪。

巫山多沟壑,多溪水,竹筏进了山溪走了片刻,就来到了一片乱石滩,小楚从竹筏上跳下来,先用竹竿将竹筏定住,然后就背上背篓随着冯英上了小路。

这一路上风景如画……

先是一座竹楼映入眼帘,然后就有一群孩子欢呼着从竹楼里跑出来,而冯英脸上的寒霜也在一瞬间就消融了。

小楚瞅着一群孩子撇撇嘴道:“带着一群女人真是麻烦,明明没有男人,偏偏还能生出这么多孩子来。”

冯英笑道:“你过几年也会生孩子的。”

小楚道:“我不要!”

话音未落一个圆滚滚的小男孩就一头撞进小楚的怀里,睁着大眼睛急切的看着小楚。

“你看我做什么你看我也没吃的给你。”

“兔子!”

小楚瞅瞅挂在背篓后面的死兔子,在小胖孩子的脸上捏一把道:“烤熟了才能吃。

现在好好地拿着,掉了一根毛就找你算账。”

小胖子小心的捧着死兔子,看着小楚将冯英猎到的小兽一一分给孩子们,直到每个孩子手里都有食物,这才跟其余的孩子呼啸而去。

“这些没良心的东西,拿了东西就跑了。”

小楚恋恋不舍的瞅着离她而去的腊肉跟猎物们,极为不甘心。

冯英笑着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一小块用草绳绑着的肉块,在小楚面前晃晃,立刻就让小楚喜笑颜开。

靠着山包有一个很大的岩洞,岩洞里面有青烟缓缓飘出。

在岩洞边上,有一些用石头围好的山地,此时,地里的玉米,红薯,土豆已经收割,只有一些零零落落的青菜还绿油油的在地里招摇。

小楚从地里拔出两根只有指头粗细的胡萝卜,在溪水中清洗干净,就跟冯英一人一根,咔嚓咔嚓的咬了起来。

这么小的胡萝卜自然是满足不了小楚,遗憾的丢掉萝卜缨子对冯英道:“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去蓝田县”

冯英笑道:“你就不怕云氏那个杀千刀的再把你喂得圆滚滚的”

小楚嘿嘿笑道:“那个女人存着什么心思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不怕吃胖呢,只要她敢给我们做,我就敢吃,反正小姐你怎么吃都吃不胖,这是便宜我,干嘛不吃”

冯英叹息一声,丢掉手里的萝卜缨子,对小楚道:“去把彭爷请过来,有些事总是要决断的。”

小楚哦了一声就匆匆去了竹林处。

冯英回到岩洞,将背篓里的野茶叶交给了一个妇人,自己就来到岩洞最边缘处的一座小竹楼里,背靠着竹子编织的墙壁坐了下来,无力地将头靠在墙壁上,微微的闭上眼睛,显得疲惫而无奈。

从八岁起,彭爷就说自己是所有人的头,那个时候,冯英只是觉得有趣,当彭爷将所有的钱粮都交给她的时候,冯英甚至有些兴奋。

当她在最短的时间里把食物消耗光,结结实实的让伙伴们吃了一个月的饱饭之后,她忽然发现,米缸空了……

于是,她一次次的去找最爱她的老祖宗,老祖宗总是不会让她失望,一次次的满足她的要求。

直到——老祖宗也面露难色的时候,年幼的冯英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过日子。

去蓝田县见那个自称是野猪精的胖子,是冯英平生获得的最大一笔外来资助。

当她兴高采烈的带着这批珍贵的种子,以及那套珍贵的首饰回到石柱的时候,老祖宗认为她们应该离开石柱了……

直到这个时候,冯英才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其实都是老祖宗的安排,从彭爷交权直到去蓝田县见云昭,都是老祖宗安排好的。

慷慨的老祖宗还把两百白杆军借给冯英三个月……然后冯英就带着这群人在奉节安了家……张秉忠来了。

老祖宗带着白杆军击败了张秉忠,可是,奉节成了废墟……冯英不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带着一群老弱妇孺离开奉节的,只记得那一天的太阳显得格外的大。

“囡囡,累了吗”

彭爷低沉的声音响起,冯英慢慢睁开眼睛露出笑脸道:“今天瞌睡多。”

“累了就多睡会,别把自己逼迫的太紧。”

彭爷坐在冯英对面,笑吟吟的看着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眼中满是宠溺之意。

“彭爷爷,马氏为何容不下我们这些妇孺呢”

“那是因为我们这些人对皇帝不敬!”

“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石柱宣慰司不仅有马氏,还有朝廷,甚至还有宦官,陛下待秦将军恩比天高,秦将军也只能以死相报。

先是杨应龙,后是奢崇明,朝廷不会不防着马氏自立,秦将军多次说过,她一介妇人此生只能为这大明天下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们留在石柱,只会落人口实,让秦将军更加难做,以后也不一定就会有好结果,鉴于此,秦将军认为,姑娘你还不如带着这群人离开石柱。

在外边,说不定还能过上好日子。”

冯英低头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彭寿道:“戚家军已经到了神憎鬼厌的程度了吗”

彭寿苦涩的道:“当所有人觉得对不起你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干出更加对不起你的事情。”

“这就是说,有人不愿意看到我们还能抱团活着是吧”

“他们希望我们泯然众人。”

冯英缓缓站起身,站在窗前看着眼前隐隐青山道:“彭爷爷,我们还能联络到多少可怜我们这些妇孺的原戚家军部众”

彭寿摇摇头道:“不可能有很多,自称是戚家军的人,已经全部战死在辽阳了。”

“如果我自称是戚家军后人,这个名号还值钱吗”

彭寿看着冯英道:“那要看谁了,如果是贼寇拿到这个名号,天下十三营贼寇中,必定会出现一支冠以戚家军名号的贼寇。

如果是朝廷,一文不值,且有些腌臜。”

“你觉得云氏会对这个名号感兴趣吗”冯英重新坐了下来,双手叠放在膝盖上,神态端庄。

彭寿看着冯英的眼睛道:“这天下的大贼寇中,没有将云氏罗列进去,实在是朝廷中人眼瞎!

云氏如今虽然看似良民,开沟渠,活百姓,接纳流民,以良善之名收拢民心,实则暗中蓄养死士,操练军队,建学堂培育人才,以民意为由侵吞关中。

云氏族长更是包藏祸心,以野猪为号,看似憨厚,实则大奸大恶,坐看大明日益破败,不发一言,不出一策。

以老夫看来,那个少年人如同深渊之龙,一旦天下大变,就是他潜龙腾渊之时。

那个时候,国朝破败,群寇疲敝,一旦他云氏携重兵出关中,立成秋风扫落叶之势!”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