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红鸾星动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已经如此厉害了吗?”

冯英低声道。

彭寿冷笑一声道:“我们原本与云福同气连枝,自从云福将武库交给了云昭之后,就不再跟我们谈论云氏密辛,这就足以说明,云福已经彻底投靠云昭了。

老奴知道的这点消息,还是昔日在蓝田的所见所闻推断出来的。

现如今,五年时光已经过去了,天知道云氏如今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不过,就云氏千里迢迢送给小姐的那两支火铳来看,他们已经可以自己制造军械了。

要知道,当年戚帅为了可以自己制造军械,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饶恕了一些倭寇,沟通了一些西人,为此,戚帅付出的代价除过胡宗宪能够明白,余者无不痛心疾首。

云昭小小年纪就做到了戚帅当年千方百计才做到的事情,称一声少年英雄,绝对当之无愧。”

冯英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低声道:“此时,云世兄应该还在蒙古草原与鞑子,建奴作战。”

“哦?小姐如何得知?”

彭寿愣了一下,马上,就用玩味的语气笑道:“小姐见少年英雄便红鸾星动了吗?”

冯英毫无羞愧之意,抬眼瞅着窗外的青山道:“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念诗念到慷慨处,冯英取过自己的长弓,一矢三发,瞬息间便将箭壶中二十四枝羽箭射的干干净净。

这才握着依旧嗡嗡作响的长弓吐一口胸中浊气道:“恨不能随云世兄一起出塞,领千骑,杀尽鞑虏!”(啧啧啧,自夸一下,水的太有水平了)

彭寿笑呵呵的看着冯英道:“喜欢就去夺,我戚家军可以不争天下,好男人却不能不要!”

冯英笑道:“彭爷爷也觉得云昭不错?”

彭寿苦笑道:“能把一个破败的云氏引领到今日这般地步的本事,你彭爷爷可没有,如果有,你们也不至于饿肚子。

人人都说为富不仁,可是这天下白手起家的富人中,就没有一个是白给的,老夫这样的人,上阵杀敌算是一把好手,你要我领着一群老弱妇孺成家立业,这样的本事你彭爷爷连你都不如。”

冯英苦涩的道:“我也不成,以为有了好种子,就能带着大家吃饱饭,结果……结果还是不成,总有贼寇来坏事。

当年我跟云昭说过我要来夔州,他一口断定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信了老祖宗的话,结果……好好地家业被毁了。”

彭寿笑着伸出仅存的一只手抹掉冯英脸上的泪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云昭那种人本就是志在天下的枭雄,当年虽然年纪小,看天下大势已经有了几分本事,咱们是好人家,不跟这样的人比。”

冯英扭捏的挪动一下身子,娇憨的靠在彭寿的肩膀上低声道:“您说,他会不会要我?”

彭寿爱怜的用脸蹭蹭这个孩子的头发斩钉截铁的道:“这是下嫁!”

“真的?”

“集我戚家军万千英灵才诞育出了你,嫁给谁都是下嫁!他云昭何能例外!”

“我想走一遭蓝田县。”

“那就去!”

“我还想多带一些货物去,以交易货物之名!”

“老夫明日就再去巫山大小山寨走一遭,定给囡囡准备一套好配得上你身份的好货物。

还要大小山寨出人手保护囡囡周全。”

冯英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脸滚烫的厉害,垂下头用蚊子哼哼大小的声音应答了一声。

云昭夺路而逃……

徐元寿须发虬张手舞大棒紧紧追赶。

张贤亮双手插在袖筒里白眼望天。

韩度笑呵呵的劝解道:“元寿莫急啊。”

冯奇哈哈大笑,不断地擦拭眼泪。

刘章愕然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元章半生无子,这孩子没说错话啊。”

葛春晖胳膊底下夹着书本匆匆而来,见众人神色各异就奇怪的问道:“元章兄因何事迁怒云昭?”

赵元琪笑道:“无他,只因西安知府劳如意有一颜色殊丽之妻妹,愿与元章兄结为伉俪耳。”

欧阳志笑呵呵的接话道:“确实是好事一桩,不知元章兄为何要发怒呢?”

张贤亮从袖筒中抽出手,挥舞着半截细木棍道:“如此大好时光,居然不说正事,却谈什么风月,实在是不知所谓。”

刘章怒道:“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儿女双全,难道眼看着元章孤老终生吗?”

张贤亮指指远处看热闹的学生道:“百年之后,难道就缺少了披麻戴孝之人吗?”

赵元琪道:“终究是需要有自家子嗣的,否则就是不孝。”

就在几位先生吵闹之时,徐元寿气咻咻的回来了。

韩度惊愕的道:“你居然没有追上?”

徐元寿捶捶腰咬牙切齿的道:“欺我老无力啊!”

冯奇终于喘匀了气,拿着一张画像递给徐元寿道:“画像还在这里呢,从画像上看,确实不错。”

徐元寿一把扯掉画像恨恨的道:“我已经老了。”

赵元琪疑惑的道:“不至于老到力不从心的地步吧?”

“我是说年纪!”

“一树梨花压海棠都是美谈,你才正值壮年,娶妻生子有何不可?”

面对老友调侃,徐元寿长叹一声道:“人家提亲的对象是云昭,他不愿意,就打算丢给我,且不是第一次了。”

欧阳志大笑道:“不知上次又是那家的佳丽?”

徐元寿摊摊手道:“以前蓝田县东乡大户人家刘氏,后来的蓝田县主簿,现在的长安县令何长发的小闺女,有陪嫁一万两纹银的那家!”

冯奇笑道:“不错的姻缘。”

徐元寿也忍不住笑了,丢掉手里的木棒,指着几位老友道:“你们也都想看我的笑话。”

欧阳志用肩膀顶顶徐元寿道:“你其实是动心了是吧?”

徐元寿叹口气道:“羞愧难忍!”

张贤亮闻言冷笑道:“既然起了心思,那就坐起而行,做真人好过做小人,你不好出面,老夫去找云昭,定将此事安排的妥妥帖帖。”

说罢,就挥动长袖朝云昭狂奔去的方向走了过去。

“贤亮兄,且……”

不等徐元寿把话说完,张贤亮已经绕过景教中国流行碑亭走远了。

对于烤红薯,云昭如今闻到味道胃里就会反酸水。

偏偏云杨对这东西吃起来没个够,每天都吃,就差把自己关在红薯窖里了。

“这样的美人儿怎么不留给我?”

云杨嚼着嘴里绵软的红薯,一边问坐在他身边喘粗气的云昭。

瞅着黄不拉几的红薯在云杨嘴里翻腾,云昭强忍住要呕吐的意思冷声道:“你要是少去几次明月楼,说不定就有好人家的闺女愿意嫁给你了。”

云杨梗着脖子道:“我去明月楼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做一笔生意。”

“结果每回都是你给人家老鸨子钱是不是?”

“里面的姑娘可怜……”

“滚啊!”

“哦!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

云杨说着话就起身,晃动着门板一样的身体鸭子一般的回家了。

云昭把身子靠在墙上,无奈的挥挥手道:“没一个愿意听话的,都是为他们好,怎么就不听话呢?”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