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乱局中的一条线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活了两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现在这种大场面。

一天之内,有六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媒婆来家里拜访他的母亲,希望能把自己手头最好的闺女送进云家大宅。

没错,就是送进云氏大宅,她们代表的女方家庭似乎并不在意在自己家的闺女在云氏有什么地位。

只是单纯的想要把闺女送进云氏那座并不算豪华的大宅里。

这些闺女大多是一些小有家财人家的闺女,听母亲说,有几个长得确实很好。

直到这个时候云昭才理解了一些自己以前从史书上看到的事情,比如蔡京家里的专门负责切葱丝的丫鬟,比如严世藩家中专门用来当痰盂的丫鬟。

这很恶心!尤其是严世藩!!!

当然,最恶心的人是这些闺女的父兄!!!

云娘可不这么认为,云氏自己家就有十一个待嫁的闺女,每一个闺女都被她教养的很好。

除过便宜了高杰一个之外,在云昭的坚持下,其余的都没有出嫁。

昔日那些从土匪寨子里出来的带着各种穷酸怪相的小姑娘们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十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

没错,云娘就是这么教导家中闺女的,并且是按照她的想象来教导这些闺女的,毕竟,母亲西安府教谕头目之家,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世家,她的见识不多,只能凭借想象,或者传闻。

在这里,钱多多给云娘出了很多主意……然后,云昭就多了十一个识文断字,会算账,会骑马,甚至还会开鸟铳射击的姐妹。

当然,钱多多极力强调的娇媚模样,被云娘严词拒绝。

女人很麻烦,尤其是念了书,涨了见识之后,再加上云氏并没有禁绝《西厢记》这一类教坏女人的书,这让她们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就是——憨厚的庄稼汉,彪悍的强盗不再是她们眼中的佳婿,她们喜欢瘦的,喜欢干净的,喜欢英俊的,喜欢未语先笑的渣男!

云氏女子选夫婿的模板是现成的,一个是手长腿长,五官端正英气勃勃的——高杰!

另一个就是面貌比她们还要精致的多的钱少少!

至于云昭,没有高杰英武,没有钱少少漂亮,所以从来不是她们认可的佳婿模样。

这让云昭很是受伤,高杰是一个惯于勾引上司老婆的家伙,且恶迹斑斑哪里就是良配了?

至于钱少少,云昭幻想了一下嫁给钱少少的女子,觉得那个女子应该很可怜,女人晚上钻进被子里面前赫然是一张比她还要漂亮的脸,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该如何自处!

云氏还处在蛰伏期,还不到安居乐业的时候,所以,只有玉山书院里的先生们,才是这些女人的良配。

而徐元寿偏偏就不愿意。

没有外人干扰的蓝田县的日子是悠闲地,在这里居住的时日长了,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蓝田县外的大片土地还处在战火纷飞的状态里。

李洪基的大军一直在潼关以东的地界里巡梭,张秉忠的大军也在湖北攻城掠地,广袤的蓝田县正好被两大贼寇给夹在中间。

孙传庭带领自己已经成军的秦军,也留在西安城,不论潼关以东被李洪基弄得如何糜烂,潼关以东的官军如何求救,他依旧坐视不理。

傍晚的时候,云福跟云猛回来了。

张秉忠想要借道商南县!

商南县是陕西的东南大门,穿过多山的商南县之后就能进入富饶的蓝田县。

云昭当然知道张秉忠想要借道商南的军事意义在那里。

自崇祯八年以来,朝廷剿匪作战眼看就要胜利,十三营流寇们在荥阳召开了重要的军事会议。

在这个军事会议上,他们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不再跟朝廷大军正面作战,开始四散逃跑!

李洪基,张秉忠在闯王高迎祥的率领下,向朝廷兵力薄弱的东面突围。

这支东路军的主力就是张秉忠的部队。

他的部队作战勇猛,连破河南的固始和安徽的霍丘等州县,直指大明要地的中都凤阳。

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包围了凤阳城。

不到半天,就全歼了守卫凤阳的两万官军,击毙守将朱国正等人,俘获了凤阳知府颜容暄,并当着百姓的面,历数他的罪行后,当场枭首。

中都凤阳被贼寇攻占,张秉忠与高迎祥等人分兵。

由于带不走堆积如山的胜利品和府库里的粮食。

于是,在谋士的建议下,张秉忠效法当年的万岗寨将带不走的战利品分给当地的贫苦农民,又逼迫四乡百姓,砍光皇陵的几十万株松柏,还拆除了周围的建筑物和朱元璋出家的皇觉寺。

在中都凤阳招收了大量人手之后,为了断绝这些人的后路,张秉忠赫然下令掘了皇帝的祖坟,同时将凤阳富户杀的一干二净。

消息传到京师,皇帝得知消息后,立即穿上丧服,跑到太庙放声大哭。

并下令朝廷官员素衣素食办理公务,表示哀悼。

盛怒之下的崇祯帝撤了兵部尚书的职,砍了凤阳巡抚和巡按御史的头,又把早已革职闲住的五省督师拉出来定了死罪。

尽管如此严厉,官军仍然无法将张秉忠所部全数歼灭。

张秉忠攻下凤阳后,又挥师南下,接连攻克庐州、安庆、和州、滁州,一直沿长江打到江苏仪征,一路所向披靡。

面对江南士绅们组织的大批团练,张秉忠严格遵守在荥阳制定的策略,没有正面强攻,选择回师向西。

经英山、霍山,同马守应部会师于湖北麻城。

接着,从湖北进入河南,现在,又准备从商南重新进入关中,从而达到他与潼关以东的李洪基合流的目的。

张秉忠与李洪基合流不合流的云昭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张秉忠想要从商南一路经过蓝田,华县潼关以西的地区,才能跟李洪基在潼关汇合。

“让张秉忠的十余万人马从蓝田县经过,我们还有的剩吗?”

云昭听了云福跟云猛地汇报之后,就笑着摇头。

“如果我们全军出动,固守商南,那里地势险要,我们又是兵精粮足,火器众多,张秉忠是过不来的。

可是,如此一来,我们的实力也就彻底的暴露了。”

“张秉忠的信使说什么时候过商南?”

“他们的大军还在南阳,来我商南至少要过襄阳府,就算他攻破襄阳府,抵达商南也是明年四月间的事情了。”

“张秉忠的信使还说了什么?”

“他们保证大军过商南,蓝田,确保秋毫无犯。”

听云猛这样说,云昭瞅瞅云猛笑道:“你信吗?”

云猛干脆的摇头道:“不信!”

“既然不信,那就砍掉使者的人头,让张秉忠彻底打消这个念头。”

云福笑道:“我们这几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人家已经把我们真的当成一头猪了,所以啊,人家觉得可以传檄而定。”

云昭摇头道:“这些年不论是一心想要把关中当做老营基地的李洪基,还是满世界流窜的张秉忠,他们对我蓝田县的试探从未停止过。

不论是乾县,还是扶风,亦或是商南,这五年以来我们从未停止过战斗,每一次的战斗都是以我们的胜利告终。

高一功是李洪基的心腹之人,艾能奇更是张秉忠麾下能战之士,他们一在乾县,一在商南都碰的头破血流。

云氏火器之威他们应该已经知晓。

所以啊,张秉忠不可能不知道蓝田县是我云氏的根本要地,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他借道,想要从我蓝田县经过,只有杀掉我云氏所有人才能做到。

所以说,他派使者来我云氏做什么?”

云福皱眉道:“难道说这是人家的反间计?”

云昭笑道:“一个使者怎么玩反间计?我们家里可没有人能让他们离间的人。”

“我是说孙传庭!那个刚刚击杀了高迎祥,成为我陕西巡抚的孙传庭,你就不担心人家张秉忠把我们跟他来往的事情告知孙传庭,从而让我云氏不得不反,不论他借不借道,只要云氏反了,龟缩在西安城里的孙传庭就岌岌可危了。”

云昭闭着眼睛想了片刻,摇摇头道:“这种事情需要很精妙的衔接才能奏效,张献忠以及他的部属们还玩不出这么一出。”

云猛见云昭跟云福都不怎么说话了,就低声道:“难道说张秉忠真的要借道?”

云昭烦躁的挥挥手道:“不是张秉忠要借道,是孙传庭在试探我们是不是有跟流寇们合流的可能。

毕竟,张秉忠现在在南阳府,距离襄阳府近在咫尺,一旦我们跟张秉忠合流,汉中就成了沟通湖北跟关中的大通道,再加上潼关以东的李洪基,关中沦陷就在翻掌间。

如果我们封闭了汉中通往陕西的要道,他就能一心一意的对付潼关以东的李洪基,不至于腹背受敌。”

“小昭,你认为使者是孙传庭派来的死士?”

云猛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了。

云昭叹口气道:“有八成的可能是这样的,到了我们现在的局面,不管哪个使者是谁派来的,猛叔,你去把他的脑袋砍掉,然后敲钟,召集蓝田县团练,进驻商南县,无论如何,关中是我们的,不允许张秉忠进来。”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