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价值白银十万两的人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蓝田县的警钟终于敲响了。

大批的贼寇已经到了潼关以东,来蓝田县投靠亲友的流民们早就把这个消息带过来了。

整个县里并没有出现人慌马乱的场景,每个人都知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所以,也就谈不到惊慌。

该集合起来的团练,默默地放下手里的农具,或者别的营生,穿上简陋的竹甲,拿起早就下发的武器,五人一伙,十人一队,百人成营向里长报道。

然后,就有里长带队将这一百人交给早就选定的百夫长,并千叮咛万嘱咐这位百夫长,希望他能把这些人照顾好,待贼兵退却之后再完整的带回来。

没有哭泣,也没有什么依依不舍的场面,父亲呵斥年幼的儿子滚回家好好干活,丈夫嘱咐妻子看好家园,莫要弄出不好的传闻,只有一些精壮的少年人则没心没肺的希望早日去战场,弄一些首级回来好卖钱。

里长走了,家眷们也走了,百夫长平日里那张和善的脸立刻就变得狰狞起来,将手里的鞭子挥舞的叭叭作响。

一遍又一遍的向这些农夫传达军律。

百人队组建完毕之后,便直接上了大路,这一次蓝田县召集团练的目的地就在凤凰山。

一个百人队上了大路,很快,后面又有一个百人队,当两个百人队汇合之后,就会编成一队,等偏远的咸阳百人队编练成一支三千人的军队之后,就浩浩荡荡的从西安城边上走过。

此时的西安城早就关闭了城门,陕西巡抚孙传庭就站在城墙上亲眼目睹一支支军队从西安城边走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云氏家主为何不来巡抚衙门报备调兵事宜?”

蓝田县团练使云猛躬身道:“县令并不统管团练,某家是团练使。”

“你们要干什么?”孙传庭眼看着又一个千人队从城池边缘走过,两排牙齿已经开始不由自主主碰撞了。

“固守商南,不许张秉忠这个贼寇劫掠蓝田县。”

“为何不去潼关?”孙传庭竭力站直了身躯。

“蓝田县前边还有西安城,有巡抚率领的秦军在,我们去那里做什么?难道巡抚会容忍李洪基贼寇攻破西安城?”

孙传庭将颤抖的双手缩回衣袖,盯着云猛道:“你们集合大军仅仅是为了保护蓝田县?”

云猛笑道:“派蓝田县团练去外地打仗,百姓也不愿意啊。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窝里横的狗,背靠家门的时候就算是老虎都敢狂吠几声,离开家,就只能把尾巴夹在后腿中间发抖了。”

“所以说,你云氏只关心蓝田县?”

“不是我云氏只关心蓝田县,是我蓝田县的百姓只关心蓝田县!”

“天下贼寇纷纷,糜烂千里之地,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

云猛抽抽鼻子道:“蓝田县百姓关心蓝田县就好,长安县的百姓关心长安县就好,陕西的百姓只关心陕西就好,河南的事情是河南小伙子们的事情,自己的家自己都不保护,与我们有多少干系呢?”

“如果人人都像你们一般自私这天下早就亡了。”孙传庭听了这种自私自利的话怒极。

云猛淡淡的道:“如果全天下的百姓都像蓝田县一般愿意建设自己的家,保护自己的家,莫说区区流寇,就算是建奴来了,也只是有来无回而已。”

“你们——”

孙传庭只觉得心痛的厉害,居然想不出合适的话来驳斥云猛地胡言乱语。

“我蓝田县百姓从一无所有直到现在衣食丰足,都是我们用自己的一双手干出来的,我们在冬日里修建水渠,就为了开春有水浇灌庄稼,我们在春日里种下种子,就是为了秋日里能收割到粮食。

前些年遭的罪,让我们不敢相信巡抚这样的人,我们更相信自己,贼寇要来抢我们的粮食,我们就跟贼寇拼命,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农夫不知道别的大道理,没什么不好说的。”

孙传庭努力站直了身子轻描淡写的道:“这就是说你们不许任何人抢你们的粮食是吧?”

云猛瞪大了眼睛道:“粮食是我们种的,别人凭什么来抢?”

“官府征调也不成?”

“我们缴税了!”

云猛不等孙传庭再说什么大道理,立刻就用话堵住了孙传庭的嘴。

“巡抚来我陕西已经快一年了,你该知道蓝田县从不拖欠朝廷的赋税,哪怕是不合情理的各种派饷我们也从未拖欠过一个钱。

难道说巡抚还不满意?”

孙传庭眼见又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团练从眼皮子底下走过,缓缓坐在椅子上问云猛。

“你们能确保不让张秉忠从商南县过来吗?”

云猛重重的点头道:“如果张秉忠从蓝田县出现在巡抚眼前,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全蓝田县的男丁已经战死了。”

说完话就招招手,他的亲兵就把一个木头匣子放在云猛手中,云猛打开木头匣子指着里面的那颗人头道:“我们已经杀了张秉忠派来的使者,这里面还有张秉忠亲笔信,也一并献给巡抚,以彰显我蓝田县百姓杀敌保护家园的决心。”

孙传庭瞅瞅云猛送上来的木头匣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悲戚之意,接过木头匣子放在膝盖上,对云猛道:“去吧,守好商南县,虽然商南县也有县令,我却知道商南县其实也是蓝田县对吧?”

云猛点头道:“蓝田县人都是一群认死理的农夫,蓝田县的界碑在那里,我们就认为蓝田县的边界在那里。

当然,但凡是界碑以内的人都要给朝廷纳税!”

“这些赋税都要交到蓝田县衙是吧?”孙传庭明显能听到自己牙齿摩擦的声音。

云猛吃惊的道:“不交到县衙,难道交给我家?这可是大逆之罪,我们无论如何都承担不起!

刘参,刘主簿,你快来,巡抚又在质疑我蓝田县的账本了。”

孙传庭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蓝田县主簿抱着一个硕大的木头箱子放在他的脚下傲然道:“请巡抚尽管查验,若是有一处不对,请巡抚当时砍下我的脑袋!

如果巡抚还不解恨,可以将某家剥皮实草!”

孙传庭转过身去看西安府的大小官员,他忽然发现,那些官员并没有注意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个朝远去的团练们指指点点的,脸上并无忧色,西安府知府劳如意甚至在为团练们雄壮的气势赞不绝口。

“巡抚如果没有其它吩咐,卑职告退,四天后的午时若是不能赶到凤凰山卑职的人头不保。”

孙传庭挥挥手,云猛抱拳告退。

目送云猛率领百余骑出了西安城,孙传庭也没了留在城墙上看团练们行军的心情,阴沉着脸回了衙门。

才走进大堂,就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怒吼道:“云氏之害尤胜张李二贼!”

云昭在凤凰山自然是听不到孙传庭的怒吼声,看着一队队的武士走进凤凰山大营,对站在身边的艾能奇道:“告诉你家八大王,死了进入蓝田县的心。”

艾能奇冷笑一声道:“区区一些杂兵,也能挡住我家大王的百万雄兵?”

云昭看看艾能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的艾能奇面红耳赤,这才道:“你家大王裹挟了十几万流民这是真的,手上有武器的人不超过六万三千四百人。

这六万三千四百人中间你们大王真正信任,且可用的人手只有五万一千两百人。

这已经包括你艾能奇,李定国,孙可望,刘文秀手中的四万人,这时候你再说什么百万大军就实在是太可笑了。”

艾能奇瞅着这个比自己小了足足十岁的少年人沉声道:“这些消息你是如何得知的?”

云昭笑道:“你们八大王的军中可不只有你们自己人,云氏也是绿林中人,想要知道一些消息,还是有办法的。

你也知道,总有一些人不愿意跟着你们胡乱流浪……

另外,八大王既然想要借道,为何会派你来?”

艾能奇面无表情的道:“你希望谁来?”

云昭叹息一声道:“李定国啊,我真的很想他!”

“他来的你待如何?”

云昭笑吟吟的看着艾能奇道:“我会把他留下来!”

艾能奇看着云昭道:“看来你打算留下我?”

云昭摇头道:“你想错了,我只想要李定国,你回去问问八大王,能不能把李定国送给我,我将以白银十万两回馈八大王!”

第二十八章 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