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战略,走西口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钱少少这段时间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平衡卓啰跟鲍承先的力量对比。

当卓啰甲喇的实力远超鲍承先的时候,卓啰就是着这片土地上的主人,即便是鲍承先的官职更大,也是使命的施行者,但是,在建州人眼中,鲍承先就是一个家奴。

卓啰或许明白做事情比谁上谁下更重要,指望他手下的五百个悍卒也同样理解这完全不可能。

在这个时候,钱少少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削弱卓啰的实力,加强鲍承先的实力,最终让鲍承先的实力占优。

当然,削弱卓啰的实力的前提就是要损害蒙古王公们的利益,让卓啰变成大明地界上的李洪基,张秉忠,让鲍承先变成那些被云氏架空权力的大明官员。

然后,钱少少才能借助鲍承先的名义,继续扩建他的归化城,这才是最简单有效省力且隐蔽的扩展方式,同时也能给脆弱的归化城赢得足够多的时间。

此时的蒙古草原上,实力最弱的不是钱少少,自从高杰的大军进入草原之后,他实际上才是草原上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当高杰率领的云氏三千本部人马进入草原之后,他们就以建州人的名义在草原上烧杀抢夺,仅仅进入草原一个月,躲在阴山脚下过冬的蒙古部族就消失了三个。

开春就要重新修建归化城,这是鲍承先的职责,虽然正白旗旗主多尔衮严重反对,黄台吉依旧下达了重新修建归化城的命令。

被‘建州人’劫掠的蒙古人失去了牛羊,失去了帐篷,失去了所有的财产,于是,草原上第一股流民出现了。

更有一些部落畏惧‘建州人’不得不在青草还没有长出来的情况下,开始了悲壮的北行。

找不到更多的可用的蒙古人,鲍承先就只能大批引入流浪的汉人,来开垦土地种植粮食,其中以山西,陕西,河北流民最多。

他们分别从山西杀虎口;陕西府谷口;河北独石口,涌进草原,意图寻找一条可以活下去的生路。

当钱少少通过鲍承先让刚刚成立的“满清”有条件的同意了大明流民进入蒙古为他们种粮食。

钱少少又通过洪福,卢福两大管家,让大明边军不再阻挠流民进入归化城一带。

一时间,“走西口”就成了一股风潮。

这就是云昭期待的一个好结果……改变口外土地上的人口构成。

不论是远在盛京的黄台吉,还是远在北京城的崇祯,他们只知道流民在向口外迁徙,却不知道,玉山书院的一百个年纪过了十五岁的少年人,也早在去年秋日,就已经离开了玉山书院,悄无声息的加入进了移民潮。

这些热情,爽朗,能干,且识文断字,并且能解决流民们一路上遇见的很多麻烦的少年人,很自然的成了流民们的首领。

在他们的带动下,有更多的少年人聚拢在他们身边,发誓要为流浪的乡亲们找到一条活路。

仅仅为了让这一百个少年成为流民中的领袖,云昭将来自草原收益的九成提供给了这些少年人。

然而,流浪的乡民们更加的相信自己的宗族,相信自己的乡亲,不好改变这些流民们的想法,少年人就改变了自己,纷纷通过认亲,拜亲,甚至有几个在路上就娶了人家闺女……

在流民群中,有能力的人很快就能脱颖而出,当这些脱颖而出的简单的流民领袖们见面之后,诡异的发现,大部分的流民领袖似乎都是年轻人。

从大明国土越过长城的过程,也是一个融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年高德劭的长者领袖们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少年人。

少量不是年轻人统领的流民队伍总会遭受很多的磨难,有的会被边军盘问,锁拿,有的会被贼寇劫夺,即便是能勉强来到关外的人,他们才发现,自己面临的困难更是前所未有的大。

年轻人带领的流民团队,很容易找到一块土地居留下来,或者会有朵颜部的人带领他们去归化城工地。

十五岁的张国柱对自己的姓氏非常的不满,自从爹拿了玉山书院八十斤糜子,将他跟妹妹丢在云氏庄子扭头就走以后,他就对自己的姓氏非常的不满了。

当年十岁的他已经开始懂事了,因为长得矮小,爹爹一定要说他才七岁……为的就是能把他卖掉,毕竟,云氏当时说过,只要八岁以下的孩子。

妹妹哭得很凄惨,张国柱却没有哭,却真正的绝望了,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爹不要他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跟妹妹要过传说中很凄惨的日子,没想到,他们来到云氏干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吃饭!

而且是糯香绵软的小米粥……他跟妹子那一天喝粥喝的肚子都要炸开了。

“国柱,刘炳香一家子准备脱离我们。”一个黝黑的少年匆匆的过来,打断了张国柱的思绪。

张国柱露出一嘴的白牙笑道:“狗蛋,他们家为何要脱离我们?”

叫狗蛋的黝黑少年道:“刘炳香家的劳力多,他们不愿意跟我们一个锅里搅和着吃饭。

我劝过他了,他让我滚蛋,还说蒙古老爷为人和善,只要他们一家肯卖力气,过不了多久,就有好日子过。”

张国柱愣住了,过了片刻才道:“蒙古人和善?”

狗蛋点点头道:“刘炳香说了,蒙古老爷对他笑来着,他想给这个蒙古老爷种地。”

张国柱笑道:“你去问问还有谁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愿意直接去找蒙古人给人家当奴仆的。

问清楚之后,就立刻把他们赶出营地,这样的人我们不要,有一个算一个,我们不要。”

狗蛋嘿嘿笑道:“这得你自己去。”

张国柱随着狗蛋回到了营地,此时,营地里已经闹翻天了,刘炳香带着自己老婆跟三个儿子带着自己的家什正在跟几个老汉纠缠,声音大的快要吵破天了。

一个脸上有抓痕的老汉见张国柱来了,就一把抓住张国柱的手道:“国柱,快劝劝刘炳香,他们一家不能走,这蒙古人就没安好心。”

不等张国柱说话,刘炳香就骂开了。

“你张国柱一个怂娃知道个啥,一群人守在一起谁家能雇佣的了这些人?我看蒙古老爷和善的紧,刚才还对着我笑嘞,那个蒙古老爷驱赶的牛羊也多,定是一个富户,我家的大娃,二娃都是放羊的好手,你要是敢坏了我们的好事,我,我跟你拼了。”

张国柱冷漠的瞅瞅跳着脚叫骂的刘炳香,又看看刘爷爷脸上被刘炳香婆娘抓出来的血痕,扶着刘爷爷道:“他愿意去,我们也拦不住,刘爷爷,您就让他走,路好路坏都是自己选的,我们尽到同乡之情就好了。”

刘爷爷一脸的无奈,刘炳香却挑着大拇指道:“到底是读过书的相公,就是通人性,放心,等我们一家站稳了脚跟,也能接济乡亲们不是?

黑娃!我们走,那个蒙古老爷还在等我们嘞。”

眼看着刘炳香一家挑着担子,推着独轮车离开了营地,刘爷爷跺跺脚道:“这是干啥嘞!”

张国柱对刘炳香一家的离开并没有多少惋惜的意思,就是这个刘炳香总是指责他一个外姓人领着一群刘姓人东跑西颠的没赚到好处。

一个集体里有这么一户人家,不如没有。

张国柱的营地里共有流民三百四十七口,走了刘炳香一家七口,正好变成一个整数。

见刘爷爷等一干支持他的老人一个个都有些垂头丧气,就笑着对刘爷爷道:“我刚才已经找到了朵颜部的汉人管事,他给我们划分了一块地,最晚到明天午时,就有种粮发放下来,还有牛!”

刘爷爷吃了一惊,一把拉住张国柱道:“有牛?”

张国柱岔开双手笑道:“十头!就是这蒙古牛不会耕地,还需要刘爷爷你们好好调教一下啊。”

刘爷爷一把扯过一个肮脏的老汉道:“刘二牛,这事还要交给刘二牛,他侍弄牲口可是一把好手,多不听话的牲口到了他手里都会服服帖帖。天爷爷啊,有了牛,我们算是可以在这里活命了。”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