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冯英的箭法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长安穿越秦岭入川及到周边地区的道路主要有六条,从西到东依次为——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库谷道、武关道。

其中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属长安入川的古道。

库谷道是长安入金州的一条古道。

武关道是长安入河南以及襄阳的一条古道。

六条古道皆为险要之地。

在古往今来的战争中,它们或被攻破,或被偷渡,唯独子午谷里的子午道,却是一个多次被人谋划偷渡、但却从来没有偷渡成功的古道。

因此才有了“秦岭六道,子午为王”的感叹。

这里的地形,秦将军曾经跟冯英细细的叙述过,所以,这一路走来,冯英心中多了很多感慨。

“到底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冯英拨弄一下腰畔的竹笛,很想在这座简陋的栈道上吹奏一曲,以这里峡谷之幽深,估计会把笛声传出去老远。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蓝田县啊?”

小楚骑在一匹驴子背上,心惊胆战的瞅着栈道下面的悬崖,恨不得肋生双翅,一下子就飞到蓝田县。

骑在另一匹驴子背上的冯英就显得从容的多,连日赶路,即便是她也觉得有些疲惫。

听小楚发问,还以为这个丫头对这条子午道起了兴致,就稍微想了一下道:这条路是专门通往长安的一条古道,我们如果顺利,走出大山之后,就直接到了长安县,也就是蓝田县的隔壁。

当年啊,刘邦与项羽在西安灞桥经过“鸿门宴”后,张良护送刘邦到汉中就任汉中王,走的就是子午道。

为了迷惑项羽,刘邦命张良烧毁了子午栈道。

摩崖石刻《石门颂》记“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下令修凿子午道,并设置子午关,终于让这条路得以复通,以后的历朝历代都对这条路不断地修复,加固,终于成了我们现在走的模样。

这条路沟通蜀中与关中,如果云昭想要做点什么,就一定要控制住子午关!”

“哦,小姐,你说我们到了云氏一进门会不会有条子肉吃?

那个妖艳的女人会不会再给我们做好吃的点心?

我好想吃白米饭,你说他们不会拿糜子饭来糊弄我吧?”

冯英说的一大通学问小楚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随着离关中越来越近,她嘴巴里蓄满了口水,一说话就会不小心流淌出来。

冯英见小楚娇憨的模样心中微微发痛,抬手用手帕擦拭掉小楚不小心流出来的口水微笑道:“即便那个女人不给,我们去找云世兄要,他一定会让你吃个够的。”

“我们快些走!”

小楚跳下驴背,冲着那些赶着驴子,推着独轮车的强盗们大喊大叫。

“到了蓝田县我请你们吃白面!吃条子肉!”

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这群强盗早就摸透了小楚的性子,叫一声好,然后喊着川中号子,嘻嘻哈哈的向关中狂奔。

这些人说是强盗,其实也不过是一群没了活路的人。

见他们跟小楚玩闹的愉快,冯英的大眼睛里也稍稍露出一丝温柔之色。

上一次来关中,她的年纪太小,又有彭爷爷跟着,自然是什么事情都不用理会的。

这一次不同,彭爷爷要看家,只能是她跟小楚出门。

彭爷爷专门挑选了一些有家眷的强盗跟着她们主仆去关中,这应该是最妥当的一种选择。

有家眷的强盗就很难说是强盗,毕竟,一个父亲为了养活自己的孩子去抢劫一下,冯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为了养活族里的那些小崽子,这种事情她不是没有干过。

当然,她每一次下手都选择那些无良的富户,只是每次抢劫过后,她总是会偷偷地哭泣一回,她哭泣的模样,就连小楚这个丫头都不曾见过。

蜀中到关中的这条小路上,商贾是不绝于途的。

在大明,商贾这两个字有时候跟盗匪是通用的。

见到大队商贾,大家自然是相安无事,如果是小商贩遇到了大商队,保护商队的刀客们就会顺路做一笔没本钱的买卖。

在这条路上杀了人,只要把尸首丢出栈道,这个人也就从人世间消失了。

成千数百年下来,这条路底下的深涧里的白骨,可能要多过无定河边的尸骨。

在这上千里的路途中,由于主事人是冯英跟小楚这两个标志的大美人,她们被人家抢劫过不下十次。

由于小楚有两支硕大的短铳,这东西在狭窄的栈道上,根本就不用瞄准,开一枪就会把最强悍的刀客打成马蜂窝,更何况她有两支火铳,每一枝可以打出两发散弹。

有冯英拿着长弓在后面为她压阵,左右又有三峡最强悍的强盗为伴,小楚是无所畏惧的。

只要被别的商队抢劫一次,冯英她们的货物就会变得丰富一些,被抢劫过十次之后,他们从蜀中带回来的那些不值钱的货物,已经有大部分被她们丢弃了,换上了蜀锦,蚕丝一类的好东西。

被人抢劫的多了,傻傻的小楚还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其实长得很美!!

她甚至偷偷地认为,自己好像比小姐还抢手些。

当然,这可能跟冯英总带着幕篱,她喜欢光脸有关,而小楚一般是想不了这么深远的。

傍晚的时候,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半月亭,过了这里,明日就能抵达子午关,也就算是正式走出了子午道。

半月亭是一座镶嵌在峭壁上的木头亭子,躺在亭子里,恰好能看见一轮圆月。

“小姐,明明能看见整个月亮,为什么要把这里叫做半月亭呢?”

距离蓝田县越发近了,小楚也就越发的没有了睡意。

“这人世间啊,半月的时候总比满月的时候多,苏东坡尝言,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来这座亭子的人大多是旅人,背井离乡的来到这荒僻之地,心情自然是不好,月亮残缺的时候人悲,月亮齐全的时候人更加悲,所以啊,叫满月亭不如叫半月亭。”

“小姐,你说云昭这时候在干什么?”

冯英抬手捏了小楚的圆脸一把打趣道:“自然是在想那个漂亮的小楚怎么还没有到蓝田县呢,我已经准备好了条子肉……”

“呀,小姐,你又取笑我!”

说罢就往冯英的怀里钻,却发现冯英的身体已经僵硬如铁。

小楚被冯英一把推到栈道里面,她自己已经手握长弓卓身长立,粗着嗓门以男声喝道:“来的是何方朋友?”

黑洞洞的栈道前方并未有声音传来。

一个强盗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着火的木柴奋力向前方丢去,木柴打着转照亮了不远处的栈道。

“嗡……”一声弓弦响动,冯英大喝一声反手抽出长刀向黑暗的虚空里劈了出去,只听叭的一声响,长刀斩断了箭矢,箭矢跌落在冯英的脚下。

强盗们将火堆踢落悬崖,栈道上再无一丝亮光,更寂静无声。

“何方朋友报上名来,免得做了枉死鬼。”

冯英再次大喝一声。

小楚趴在地上,举起了鸟铳,沿着栈道方向轰的开了一枪,一阵惨呼声传来,冯英手中的弓弦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直到对面再次安静下来,她挂在弓弦上的那枝箭也停留不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远处逃遁,冯英冷笑一声,弓弦上的羽箭再次激发,远远地黑暗处再次传来一声惨叫,冯英再次引弓不发。

两个举着竹盾的盗贼,匍匐着向对面摸了过去。

不大功夫,对面亮起了火折子,不一会就点燃了一柄火把,在火把的照耀下,栈道上堆满了中箭的尸体。

小楚趴在地上大喊道:“把他们的货物拖回来。”

“没有货物,这些人身上有甲胄!”盗贼的声音变得凝重起来。

“在那里点一堆火,然后回来!”

冯英果断的下令,两个盗贼迅速的找来了一些木柴,在尸体附近点燃了火堆,就快速的回来。

冯英背靠半月亭,闭上眼睛,一手持弓,另一只手落在箭壶上,不断地摩挲洁白的箭羽。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