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一样的战争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血腥味四散。

一只夜枭悄无声息的起飞,逐渐拔高身形,在月亮的映衬下显得孤独而高大。

“嗡”又一声弓弦响动。

一枝箭穿透了夜枭的身体,夜枭在空中挣扎两下羽毛乱飞,终于一头栽进了深涧。

这是冯英向对方发出的警告。

半月亭对面,刚刚燃起来的火堆散发着明灭不定的光芒,只是这些光芒只能照亮窄窄的栈道,光芒离开了栈道就被黑暗吞没。

“对面的女英雄听着,我们兄弟并无恶意,只是想借道罢了。”

一个粗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话音刚起,一枝羽箭就呼啸着钻进了黑暗中。

“笃”

羽箭似乎被盾牌一类的东西挡住了。

冯英冷声道:“退回去,待道路宽阔之后你再过去。”

“女英雄这是在强人所难。”

冯英冷笑一声道:“那就耗着,待得天明,我看你们还往那里藏!”冯英话音未落,一杆标枪就呼啸着从黑暗中激射出来,冯英缩在柱子后面,标枪准确的钉在柱子上入木半尺有余。

冯英不再说话,眼看着月亮落进后山,反而闭上了眼睛。

月亮没有了,在栈道上燃烧的火堆的光芒反而大盛,一块石头从黑暗中飞出来,砸在火堆上,火星四散,冯英的羽箭循着石块飞来的方向没入黑暗,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而后又归于寂静。

冯英明白,对方畏惧的并不是她的弓箭,而是小楚手中的鸟铳。

云氏新近制作的手铳,本就不是为了打独子用的,因为云氏的工匠们发现,手铳枪管太短,独子出去之后根本就找不到这东西打到哪里去了,所以就加粗了枪管,该用霰弹发射。

如此一来,这东西除过后坐力强大这个毛病之外,就成了近战的好东西。

自己的弓箭虽然犀利,杀人无算,这对一般的盗匪来说有足够的威胁,但是,就刚才交手的结果来看,弓箭对这些人的威胁不大,他们之所以不敢冲过来,完全是被小楚发的第一枪给吓到了,他们搞不清楚对面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会有火枪。

这才僵持到现在。

不管这些人在想什么,有一点冯英很明白,那就是这些人很想早点离开。

如果是走夜路的商贾,他们的人手不少的话,像冯英在路上遇到的无数商贾一眼,派一个人过来打一声招呼,大家前进或者后退到某一个宽阔的地方,相互戒备着也就过去了。

这些人却没有这样做,反而偷偷摸摸的靠近,有什么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眼看着月光已经完全消失,山涧里彻底被黑暗笼罩,栈道上的火堆也渐渐熄灭。

半月亭这个地方过于宽阔,冯英命贼寇们带着货物离开了半月亭,留下最彪悍的八个盗贼跟小楚,散布在半月亭周边,只要听到对面有动静,躲在拐弯处的盗贼就会射一枝火箭出来,吓退对手。

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焦急,摸索着冲了一次,在小楚连续扣动两次扳机之后,他们再一次后退了。

或许,这些人弄错了,以为冯英一方至少还有两杆鸟铳。

天,终于亮了,一个短打扮的中年汉子从对面举着手走了过来,冯英没有放箭,她很想听听这些人想要说些什么。

“某家陈三两,匪号过地鼠,以前在蜀中清凉山讨生活,听女英雄口音也是蜀中人,亲不亲,故乡人,都是蜀中一脉,还请女英雄让开一条路,容许我等过去。”

说着话,就从怀里掏出一锭五十两的银锭子放在道路上。

冯英没有答话,小楚却箭一般的蹿出去,捡起银锭又跑回来,冲着过地鼠道:“不够!”

银子被拿走了,过地鼠却没有恼怒之意,脸上反而有了笑容,又从怀里取出一枚银锭放在更远的地方道:“再加一倍。”

小楚怒道:“你把银子丢过来,放那么远,不就是想要我上当吗?”过地鼠嘿嘿笑道:“都是绿林道上讨生活的人,某家已经拿出了诚意,女英雄也该有所表示才对。”

小楚眼巴巴的看着冯英道:“小姐,我想要这锭银子。”

冯英哼了一声,羽箭再次激射而出擦着过地鼠的胸膛正中地上的那枚银锭,银锭被羽箭撞击之后,便撞在悬崖壁上,不等银锭落地,冯英羽箭连发,每一枝羽箭都撞击在银锭上面,三转两折之后,银锭子就滴溜溜的向小楚飞了过来。

小楚探手捉住银锭,笑颜如花。

过地鼠惊魂未定居然还能挑起大拇指道:“好箭法,我们兄弟急需过去,既然女英雄已经拿到了银子,是否能让出一条路来?”

冯英道:“你们后退!只要离开栈道,就准许你们过去。”

过地鼠皱眉道:“我等有要事在身耽搁不得,不如请女英雄后退如何?”

小楚躲在半月亭的台阶底下怒道:“我们身后三十里地全是栈道,怎么退?还是你们退的好。”

过地鼠怒道:“不可欺人太甚!”

小楚却把银锭子丢出来愤怒的道:“小姐,这些人是贼寇,他给我们的是官银!

凤阳府的官银!”

冯英吃了一惊,瞅瞅小楚举着的另外一枚官银发现银锭子上赫然有凤阳府印鉴。

“你们是张秉忠的人?”

过地鼠冷笑道:“既然已经知道了,还不给爷爷让出一条路?”

“毁我家园者死!”

羽箭激射,过地鼠却从后背上取过一面圆盾将身体蜷缩成球,向半月亭滚了过来。

与此同时,半月亭对面也有六个大汉一手举盾,一手持刀,呐喊着冲杀过来。

“轰!”小楚扣动扳机,一大蓬铁砂便向过地鼠喷射过去,铁砂镶嵌在过地鼠的盾牌上,也镶嵌在他露在外边的腿脚上,过地鼠惨叫一声,丢弃盾牌不退反进,小楚再次扣动扳机,又一声巨响过后,过地鼠烂糟糟的身体站在道路中间,挥舞着手臂呼喝不休,他的脸上全是血洞,一双眼睛也被铁砂打的稀烂。

蜀山强盗们乱箭齐发,对面的贼寇们却并无退意,举着盾牌继续向前冲,箭雨落在盾牌上叮叮当当作响。

一枚黑色的铁球冒着烟滴溜溜的沿着栈道滚进贼寇群中,贼寇不以为意,眼看着就要与持刀待战的冯英撞击,一个个极为兴奋,为首的贼寇甚至丢掉了圆盾,一柄长刀左劈右砍,蜀山盗的羽箭竟然不能伤他分毫。

又一枚黑铁球被小楚丢了出来,冯英大骇,呼喝一声就躲在半月亭后边,其余蜀山盗也纷纷趴在地上,顾不得就要冲过来的贼寇。

两声巨响几乎是同一时间炸响,一瞬间半月亭边上就黑烟滚滚,尘土飞扬,强劲的气浪冲散冯英的发髻,让她满头黑发笔直的向后飞扬。

几声惨叫从深涧里传来,冯英看去,才发现有三个贼寇的身体正手舞足蹈的向深涧摔落。

峡谷强风带走了烟尘,地上七零八落的倒着六七个身着甲胄的汉子,他们捂着耳朵,痛苦的在地上翻腾,每翻腾一次,地上就会出现大片的血渍。

冯英看看倒塌了一半的半月亭,再看看对面的栈道,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等蜀山盗们将这些贼寇全数绑起来,冯英才检查了一下这些贼寇的伤势。

手雷的杀伤力自于爆炸碎片,而两声巨响也彻底的震聋这些人的耳朵,虽然双耳流血,遍体鳞伤,这些人却没有死,即便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也不过是断掉了半条腿。

小楚从乱石堆里找到了她丢出去的那枚银锭,又亲自搜查了倒在地上哼哼的过地鼠,没有发现银锭。

冯英走遍了这个小小的战场,衡量过得失之后对小楚道:“这是一场不一样的战争。

如果云氏军队全部如此武装,天下就要变了。”

小楚不解的看着小姐,在她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应该赶快毁尸灭迹,然后上路!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