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乱世中的静水湾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冯英第一次放下了她手中的弓箭!

她平生第一次拿到的玩具就是一把小弓箭。

她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用小弓箭射鸟了。

她七岁的时候秦将军送给了她一张适合她手臂的弓箭。

她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了箭无虚发。

她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使用了一担弓!

她十五岁的时候可以连开两担弓二十四次!

今天,她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拿起小楚的手铳愣愣的出神。

小楚很忙,顾不上自家开始发傻的小姐。

地上有十七具尸体需要处理。

尽管有些人还活着,小楚还是带着蜀山贼把他们当做尸体丢进了深渊,这些人留不得!

这一次作战很亏,除过有两锭不能在市面流通的凤阳府官银,以及一些碎银子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些破旧的甲胄。

小楚不喜欢,因为她胸太高穿不上,蜀山贼们却很喜欢,有了这东西,致命的地方就有了保护。

虽然这些甲胄算不得好,也聊胜于无。

半月亭被毁掉了一半,变成了真正的半边亭,小楚多少还是有一些愧疚的。

身为山里人,她连深山里猎人留下的茅屋都没有破坏过。

“轰!”冯英开了一枪。

中弹的是一段光滑的岩壁,铅弹没有钻进岩石里,而是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铅饼贴在石壁上。

小楚偷偷看了小姐一眼,就催促众人快些离开,她很想尽早到达玉山,尽早吃上条子肉。

冯英抱着一柄手铳坐在驴子背上彻底进入了静默状态。

小楚背着小姐的长弓,挎着小姐的箭壶很得意。

这是她每一次与小姐的弓箭做最亲密的接触。

“云氏还有一种长的鸟铳是吧?”

冯英突然问跟在一边的小楚。

小楚道:“是啊,太长了,我不喜欢。”

“哪一种应该打的更远,甚至会超过弓箭是吧?”

“不知道,等我们到了蓝田县,小姐可以问云昭,他应该知道。”

冯英叹口气道:“放弃了一半武库的继承,是我的错。”

小楚惊讶的道:“你以前不喜欢鸟铳的。”

冯英摇摇头道:“我以前总是说你傻,其实,最傻的一个人是我。我苦练了十余年的弓箭,在战阵上却比不过火铳跟手雷。

我自诩武功高强,如果遇到鸟铳,手雷一类的武器,满身的本事还没有施展出来恐怕就会一命归西。

所以,小楚,我后悔了。”

小楚小心的看着小姐木讷的脸道:“好像有些晚了。”

冯英道:“不晚,只要我能把这个弯转过来,什么时候都不算晚。”“云昭不会再给我们分武库里的东西了。”

“我不是说武库里的东西,我说的是我们对火器的了解。这次到蓝田县,我应该好好地了解一下火器。

小楚,我们快走!”

日头偏西的时候,冯英一行人终于看见了大片的平原,不过,一座不算高大的城关矗立在子午谷口。

这就该是子午关了。

小楚本来很高兴,可是来到城关之后她就不高兴了,那个老不死的家伙居然问她要税银。

“十五税一,别想逃掉,如果不愿意,可以折返蜀中。”

一个眼角还糊着眼屎的老吏睡眼惺忪的抬起头,说完一句话之后又把头埋在桌子上睡觉。

“天底下哪来这样的规矩?”

小楚愤怒的大叫。

老吏抬起头见面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就擦掉眼屎笑呵呵的道:“进入蓝田县不交税可不成。”

“休想骗我,这里是长安县!”

老吏并不生气,子午谷虽然重要,县里却不是很看重这里,平日里也寂寞的很,跟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拌拌嘴也是难得的消遣。

“这里就是蓝田县。”

“胡说,这里是长安县。”

“这里就是蓝田县,不信,你看,界碑就在那里。”

小楚随着老吏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一个茶水棚子里看到了一面似乎刚刚雕刻好,簇新,簇新的蓝田县界碑。

“闺女哟,想要找长安县啊,你要进西安城才能找到,长安县县尊把县衙都搬进西安城里去了,这一带全是蓝田县所属。

时候不早了,快些把税核算了,快快去草市子占个好位置,明天就是开市的日子,千万别错过了。”

小楚瞅瞅那个界碑总觉得自己像是遇见了骗子。

老吏似乎看穿了小楚的心思,笑眯眯的道:“闺女,你就放心吧,进了蓝田县就没有骗子。

想要找骗子你得去县衙门口看看。”

这一幕全部落在冯英眼中,她心中也是极为疑惑,不过,当她看到老吏桌子边上装满碎银子跟铜钱的箩筐,她就对小楚道:“按他说的办。”

小楚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熟人。

眼珠子转了转,就从包袱里取出自己藏起来的那两锭凤阳府官银拍在老吏的桌子上。

她以为老吏无论如何都会吃惊的跳起来,一定会大喊大叫。

可惜,老吏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吃惊,取过那锭银子仔细检查了一下,满意的道:“嘉靖十一年的凤阳府雪花官银啊,好东西,看不出来,你一个小姑娘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既然小闺女豪爽,老夫也便宜你一次,就不除你的火耗了,给你换成碎银子你也好方便花用。”

别看这个老吏似乎眼花耳聋,清算起税务来却精神抖擞,那边的少年差役禀报货物的数量,他这边就把算盘珠子拨得啪啪作响,等少年差人禀报完毕,他这边已经算好了账目。

“十六两七钱五分。”

说完话,就从旁边的竹筐里麻利的数出一堆碎银子,往小楚面前推过去道:“找头!”

小楚这时候才发现这个老吏身边的竹筐里堆满了铜钱跟碎银子,再左右看看,这个小小的税所居然只有两个年级不超过十五岁的小差官,至于这个老吏在小楚看来,算不得人手。

“你就不怕有人抢你的钱?”

老吏嘿嘿笑道:“小闺女如果起了歹意,银子尽管拿走,留小老儿一条老命就好。”

“你们真的不怕银子被抢走?”

“不怕,要不,小闺女可以试试,老夫闭上眼睛,就当没看见。”

小楚惋惜的瞅着被老吏随意丢进箩筐里的雪花官银,摇摇头道:“小姐不许。”

老吏笑道:“能拿得出凤阳府官银的人抢劫一下小老儿守着的税所没有问题。

只是啊,在蓝田县抢劫税所,是真的会被砍头的,以前不是没有人打过税银的主意,没有一个人能跑掉,都被我家县尊砍了脑袋,没有一个例外的。“

“我给你的是官银,还是凤阳府官银,你就不问问?”

老吏笑道:“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单雄信还截过皇杠呢,只要你拿来的银子没有灌铅,我蓝田县就敢收,反正拿回去之后又要融掉,钱就是钱,不能因为有了记号就不能用了。”

“小楚,走了!”

冯英远远地呼唤小楚一声,这个心思简单的丫头才跑回来,一把抓住云甲的手道:“我要吃条子肉!”

云甲笑的开心连连点头道:“福伯让我来接你们,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还以为你们最快明天才能到。”

冯英笑道:“都是为了这个馋丫头。”

云甲打量一下冯英他们带来的货物,对那个老税吏道:“老张头,这些货物就交给你了,去草市子换成钱派人送到府上。”

老张头笑着挥挥手,就算是应承下来了。

云甲邀请冯英跟小楚上了他带来的马车,其余的蜀山贼却被另一个小厮带着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对于蜀山贼去哪里小楚不关心,反正来到这里不会有差错,就是那些值钱的货物……

“云世兄安在?”

“张秉忠要借道蓝田县,我家少爷不答应,这不,就带人去了凤凰山,算算日子,这两天也就该回来了。”

小楚趁机插话道:“长安县为什么也成了蓝田县呢?”

云甲笑道:“如果我家少爷觉得需要,蜀中也会被称之为蓝田县!”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