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诸事不利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小姐,我们把家搬到蓝田县来吧!”

小楚说着话就拿着一枚火晶柿饼就要塞进冯英嘴里,冯英轻轻地咬住柿饼,殷红的嘴唇上沾了一层白霜。

小楚从食盒里拎出一个肥腻的猪肘子,也不用刀子切,狠狠地咬了一口,吃的满嘴流油。

不等第一口咽下去,嘴巴又咬在肘子上。

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肥腻的肘子下肚,小楚打了一个满是酱肉味道的饱嗝又对冯英道:“小姐,我们搬来蓝田县住吧。”

冯英掀开窗帘瞅瞅外边正在春播的农夫,叹口气道:“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小楚道:“我们就没有家,哪里待着舒服我们就把那里当家成不成?要不,把我嫁过来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

冯英看着呆呆的小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你想嫁给谁呢?”

小楚爽快的道:“不管嫁给谁,只要能把咱们全族带来这里就好,瘸子拐子,瞎子我都认。

我不想让九儿,小欢他们再跟我一样,只要见到吃的就没命!更不想让曹婆婆她们眼睛都快要看不见了,还在山上挖地。”

冯英笑着将小楚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可以卖个更好的价格。”

小楚摇摇头道:“不行,太亏了。”

冯英笑道:‘怎么就亏了?”

小楚摇头道:“我说不上来,总之就是很亏,就算嫁给云昭那个胖子也很亏,他太胖了。”

赶车的云甲听见了这主仆二人的谈话,强行抑制住眼中的泪水,仰着头抽挽马一鞭子,马车迅速就快了起来。

灞桥上杨柳依依,一些换上春衫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在河堤上踏春,有些人家甚至用青色布幔将空地围起来,隐约能听见里面有歌声传来。

小楚从行囊里取出笛子放在冯英的手里道:“小姐吹奏的笛音最好听。”

冯英举起笛子轻轻用舌头湿润一下笛膜,而后,一曲《灞桥柳》便款款而起,如同一个虚幻的美人儿,在灞桥柳垂下的绿丝绦之间轻歌曼舞。

云昭走下高高的山坡,山脚下六百名黑衣火枪手持枪肃立,枪管上的枪刺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云寿的战报总是轻描淡写的让人生气。

什么贼寇今日叩关,遂退却!

贼寇掘地道三百尺,火炮轰击后地道塌陷,遂退却。

贼寇深夜大哗,起身视之,抛掷火焰弹,遂退却……

也就是说,直到现在,被割了舌头已经发疯的艾能奇所部,连武关城墙都没有摸到。

期待中的大战没有到来,云昭练兵的目的没有达到,艾能奇从来就没有大规模的进攻过。

这让云福的大军没有多少用武之地,云昭留在凤凰山的后备兵员,更加的显得多余。

艾能奇狂怒的结果就是在武关城丢下两千多具尸体,然后灰溜溜的撤兵了。

根据云福来信说,这两千多人大多是艾能奇裹挟的南阳流民……

云昭其实很希望他能继续愤怒,能够真正的与云福大战一场,如果再把李定国吸引过来那就太好了。

如果连李定国都来了,云昭就敢将派人钻过小路,断了他们的后路,然后再用围困的手段逼降李定国。

可惜,张秉忠没有疯,艾能奇兵进武关,他就带着其余贼寇替艾能奇守着后路。

甚至有那么一丝以艾能奇为诱饵,引诱蓝田县大军出城的意思。

艾能奇也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冲击试探几次之后,也就退出了武关道。

云昭见这些本部人马全部都以渴望的目光瞅着他,就很不好意思的挥挥手道:“回营吧,贼寇走了,我们的仗打完了。”

这些黑衣人在第一时间换掉了身上黑色的衣衫,小心的包裹起来,然后又把枪械交还给了军械官,换上自己平日里穿的蓝色衣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军营。

这一次,他们有十天的假期。

“蓝田县团练在武关阵斩两千贼寇!”

云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已经在回蓝田县的路上。

瞅着背着旗子的军汉一路跑,一路宣告好消息的兴奋模样,云昭非常的欣慰。

这个消息很重要,能极大的提高蓝田县百姓对团练的信心,也能让很多总是认为云氏要造反的人安心一下。

至少,孙传庭听到这个战报之后就松了一口气,再三要求云昭拿首级上报巡抚衙门,确认首级数目之后,他将向朝廷报喜。

至于派亲卫走一遭武关亲自检点人头的事情他没有做,他选择相信云昭,相信云昭不会杀良冒功!

云昭当然不会杀良冒功,他甚至连砍下战死贼寇的首级报功这样的事情都懒得做。

回到蓝田县县衙处理了两天公务之后,就重新把大印挂在大堂上,准备回家。

这一战,云昭唯一出手的机会,就是在县衙门口狠狠地踹了一个屡教不改的小偷一顿。

这股怒气的来源不是这个小偷又偷东西了,而是来自高起潜这个该死的阉人。

原本说好了,用一万担粮食跟他换铅一万斤,火药十万斤,结果,这个该死的阉人在听说这些东西都要拨给宣大总督卢象升之后,就狮子大张口,不但要一万五千担粮食还要黄金一千两。

这让作为中人的秦王很是为难,也让云昭怒气勃发。

这一批东西原本就该拨给卢象升,云昭为了尽快促成此事,宁愿拿出粮食跟他交换,高起潜算是占尽了便宜,他居然贪心不足!

暴怒的云昭不好砸烂自己的公堂,只好将怒火发泄在那个被拴在门口的贼偷身上。

好在知府劳如意来信了,让云昭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点,劳如意在信中说,高起潜对卢象升本来就非常不满,原本,宣大总督该是给他使了钱的原兵部尚书梁廷栋的,不知怎么的,皇帝居然把宣大总督的位置派给了卢象升。

卢象升在得到职位之后,不仅没有给他钱,还处处质疑他的战略,在屡次弹劾卢象升不果之后,就只能用这些下三烂的伎俩来为难卢象升。

看信看到这里的时候,云昭面前总是浮现出卢象升惨笑的那一幕,指望一个连家眷都照顾不周的官员来行贿,亏他高起潜能干的出来。

现如今,能平息高起潜怒火的人只有高起潜身边的两个宦官——张云汉与韩赞周!

皇帝派高起潜监督西北边镇的时候,曾经下发了三千个记功牌,任何将领如果拿到了记功牌,也就有了升迁的希望,这三千记功牌由这两人掌管。

张云汉一向是高起潜的心腹,而韩赞周此人却颇有一些节气,多次顶撞高起潜,为卢象升鸣不平。

劳如意认为,只要能将张云汉拉进关中这个大圈子,高起潜就会孤掌难鸣,这时候再向高起潜施压,卢象升就能得到这些炮子跟火药了。

劳如意还特意告知了云昭,这个张云汉在南京娶了妻子,还有两个儿子,如果给前任西安知府现在的南京吏部侍郎张道理去一封信,他就能帮助云昭牵上张云汉这条线。

以后再跟高起潜打交道就能顺利百倍!

虽然云昭对张云汉这个太监居然能当得可以娶妻生子感到奇怪,不过,他还是冷静下来了,决定按照劳如意的办法去做。

如果张云汉此人不能收买,他就决定干掉张云汉,让皇帝再换一个宦官,看看能不能收买一下。

回到玉山,云昭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尤其是看到正端着碗吃条子肉的小楚,心情就变得更好了。

“哇,你变瘦了!”

云昭矜持的点点头,故意挺拔了一下腰身。

“你还变得漂亮了!”

云昭立刻就露出一个合适的笑容让小楚好有更多的土味赞扬的话说出来。

“能不能让你那个漂亮的小妾再给我做一些点心?”

云昭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了,看看似笑非笑的瞅着他的钱多多,伸了一个懒腰,轻咳一声道:“该去给母亲请安了。”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九章